巨头围攻,玉米油出圈进行时

2020-06-12
 

oilcn油讯

20200613/a6f59f85e0ad97be2f02ee47f8032df4.png

随着疫情逐步稳控,食用油巨头们纷纷加速推出新品,为复苏蒸腾的人间烟火添薪加油;并且,不约而同地祭出了玉米油。

20200613/d560d6c526c9b374a8e09dd30a503981.jpg

——4月中旬,“金龙鱼金滴零反玉米油”率先亮相,主张零反式脂肪酸概念,成为金龙鱼玉米油系列高端代表产品;

20200613/360ccfd2cf2a558d985f2209d5332954.jpg

——4月下旬,中国女排助阵中粮福临门新品发布,“营养家活粒鲜胚玉米胚芽油”正式亮相,主打“营养家,健康加”的饮食理念;

20200613/1b8e9804e4867a85ccb2f0534760e96f.jpg

——4月末5月初,南顺集团推出“刀唛金装玉米油”新品,源自黄金玉米带,为高端消费群体提供新选择;


20200613/a5d3d2f0823302016d902b31a714d577.jpg

——5月,特别香的“鲁花压榨特香玉米胚芽油”上市,运用“鲁花留香技术”,打造与众不同的、香味浓郁的玉米油;

20200613/a24e63f1cc113c44ab407137278e17a0.jpg

——6月,多力发布新品“多力黄金3益玉米油”,关爱呵护心脑眼健康,是多力主打营养健康领域的又一王牌产品。


原本不温不火的玉米油风云再起,大有出圈之势。巨头的动向往往代表着趋势,玉米油为何成为油企密集发力的目标?

此番情势的出现,大抵与两个背景有关。

首先,玉米油王位之争,有机可乘。

20200613/1981cc43200342ec9c9f8967f5115e0c.jpg

谁是玉米油老大?长寿花、西王你追我赶20年,一路领跑。玉米油的发展,离不开西王和长寿花多年的坚持和经营。

但在过去的一年,两者所属的集团都遭遇了债务及资金困局,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发展,业绩也不太理想。

年报数据显示,西王食品和长寿花食品2019年包装油销量均为17万吨左右,仍停留在2018年的水平;西王食品已不是一家纯粹的食用油企业,营养补给品收入超过了油品,而食用油的收入规模仍在25亿元左右浮动;2019年长寿花食品营收为30亿元,较18年下降一成多。

霸主地位的动摇给了竞争对手可乘之机,加之巨头们在各自专长的油品类别已摸到天花板,布局多元化势在必行,玉米油于是成为寻找的业绩增长点。

其次,玉米深加工行业规模增势不减,玉米油仍具发展空间。

20200613/5cfb4202831f32dd40037eac4dcb309e.png

食用油是一个资源主导的行业,玉米油的蛋糕最终能做多大,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原料的来源。

玉米本身不是油料作物,含油率非常低,所以一直以来,玉米都不是中国人主要的油料来源。

玉米油只是在近20年,随着我国玉米深加工业的快速发展而兴起。

玉米油的压榨原料并不是一整粒玉米,而是玉米粒中的一小部分——玉米胚芽,是玉米在加工制成酒精、淀粉、味精等过程中分离出的副产品,玉米油厂家用的玉米胚芽基本上是从这些玉米深加工工厂采购。

因此,你会发现,玉米油企业多集中于我国玉米深加工产业带,如山东、河北等华北地区、黑龙江、吉林等东北地区。专业的玉米油品牌,也往往出自深加工大户,如生产玉米果糖的西王集团,生产玉米淀粉的诸城兴贸、生产味精的阜丰集团。

我国是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玉米生产和消费国,年产玉米2.6亿吨左右,主要用作饲料,玉米深加工是第二位,剩下的是做种子和食品。

按此估算,至少可生产250万吨玉米油,而目前玉米油产量约130万吨左右,意味着约有一半的玉米胚芽并未提炼成油;产销规模仍有扩充空间,离行业发展的天花板还很遥远。

2019年我国玉米深加工产能仍在扩大,约达1.4亿吨。

中粮集团整合旗下燃料乙醇、酒精、果糖等玉米深加工业务,整体注入上市公司中粮科技,产能达到700万吨,成为国内最大的玉米深加工企业。

2020年嘉吉中国在吉林松原、益海嘉里在黑龙江富裕县分别有百万吨级的玉米深加工项目将投产。

深加工产能的稳定和扩充,可以提供充足的玉米胚芽、玉米油毛油原料,尤其对于福临门和金龙鱼来说,更占据了全产业链的优势。

虽然食用油整体消费增速在放缓,但含有高“不饱和脂肪酸”和“植物甾醇”的玉米油等健康油种越来越受到消费者青睐,有望从小油种走向大众油种;加之巨头们纷纷入局玉米油的产品升级和创新,品类龙头长寿花和西王目前也出现了转机向好的迹象,新一轮明争暗斗已经开始,玉米油市场规模有望逐步扩张,同时也将带来重新洗牌的机会。



最新商机
  发布商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