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东莞卖油郎:疫情之下,油脂行业都经历了什么?正在发生哪些变局?

2020-06-01
 

20200602/d02095b65403dff20dfd7c7f50f813cc.png

广东东莞,中国油脂行业的前沿阵地,全球粮油企业最密集的地方;不仅有中粮、中储粮、嘉吉等油脂巨头坐镇,还有众多砥砺奋进的中小油企。

面临疫情的大考和冲击,油脂行业究竟经历了什么?近日,财经媒体和讯农金专访了一位东莞卖油郎——他自小“浸泡”在油罐里,家族三代从事油脂行业,2000年南下东莞创业,经过20年打拼,从大宗油脂的贸易商转型为专业油脂生产企业,并创立了自己的包装油品牌。

他就是广东华星油脂董事长张贺才。“有些事情都是被逼出来的......整个行业都在变我们也要跟着......”关于市场行情走势、关于代工模式、直播销售等等,张总都做了开诚布公的分享。

剧烈的产业变局正在放发生,春江水暖郎先知,有料专访,不要错过!

20200602/c55948ae1dd82e26a8620077e034a43a.jpg

产业危机与机遇共存 油脂市场将迎新变局

主持人:今天我们节目邀请到的嘉宾是广东华星油脂的董事长张贺才先生。他是我们去年4月第一期节目的嘉宾,大家有兴趣可以回看去年的采访。(采访链接:农金专访 | 张贺才 : 中国卖油郎  东莞“有才哥”的故事)他今天再次做客我们的访谈间。你好,张总。

张贺才:你好,哲哲,各位网友,大家下午好。

疫情骤降引波动 市场严峻辟新径

主持人:我们看到今年尤其是受疫情的影响,从春节以来油脂的价格波动还是非常明显和剧烈的,产业企业的风险也在一直的加大。您觉得疫情对油脂市场产生了哪些影响,又对国内油脂市场的供给价格带来了哪一种变化呢?

张贺才:各位网友,大家下午好。去年也是在这里跟大家分享,去年是4月份,今年是5月份,一年零一个月了。今年的情况因为受新冠疫情的影响,像这种行情也是多年来没有的。对于产业的冲击大家也能感受得到。

从去年的六七月份开始启动行情,棕榈油一路从6月份4000(元/吨)多开始涨到6000多,涨到1月份。豆油从5000来块钱一直涨到7000多块钱,棕榈油上涨的幅度也是比较大。

年前将近快过年的时候,春节之前整个的形势还是一片大好,没想到过年转变很大。当然这种情况也是很多年来没有过的,所以应对这种情况特别是对我们这个行业产业的人士来说经验也是不足的。

第二,对于疫情的这种恶化,快速的爆发也是我们始料未及的。这种对于我们整个的油脂市场的影响就是整个消费断崖式下跌,基本上就是消费猛降。再加上因为食用油跟原油也是接轨的,所以说对我们年初第一季度产业的影响还是蛮大的。

疫情影响超预期 危机与机遇共存

主持人:张总,我们都知道在2003年的时候咱们国家面临了一次比较大的疫情考验,也就是SARS。张总深耕油脂行业很多年,当时您做出了怎样的一个选择和应对,可不可以跟我们分享那个时候的疫情的情况跟现在的疫情情况、还有之后的走势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呢?

张贺才:2003年那个时候我也是从安徽刚到东莞才两三年,我2000年到的东莞,那个时候我们的企业的体量还是比较小的,所以说那个时候感觉压力也没有现在那么明显。区别在哪里?区别在于非典在我们国内来说也就是北京、广州这几个城市比较严重一点,它不像今年的新冠这一块的影响是全国性的。

还有一个就是说它不但是全国性的,还是全球性的,这种体量包括疫情事件的发生它是很大的一个质的区别。

主持人:今年可能我们各行业都会面临着一个更长周期的考验,您做好了准备了吗?怎么样面对这样一个大周期的疫情的情况?

张贺才:每个人都会做好准备,只是说像这种事件来了你躲也躲不掉的。当然我们是根据自身的一些情况,有很多的应对的预案。同时我认为对于企业来说也是一次压力测试。在这种情况下你怎么样去应对,怎么样去让企业在未来有更多的转机,我认为这个也是给我们不同行业的这些企业家也好,一些企业老板也好都是一个很大的课题。

产业融合渐加速 多元合作展未来

主持人:是的,张总,我们也发现了自从这个疫情的冲击之下它首先就是对餐饮还有用油行业的需求是最大的一个打击。因为大家都不出来吃饭了;今年现在已经是5月份了,在上海可以看得出来像这种一线的大城市有一些商场才在逐步地复苏的阶段。

像这样的情况大概会一直延续到多久,也是对油脂行业的一个非常大的考验了。请您结合贵公司的生产情况谈一谈这样的疫情影响下油脂市场的现状,作为华星油脂又是经历了什么,你们采取了哪些措施应对呢?

张贺才:整个餐饮包括学校这两块是消费占比是比较大的,对餐饮业来说慢慢地在复苏,基本上现在目前它的复苏按百分比来看也就是五成、六成左右。当然这块好的现象就是学校现在开学了,学校里面的需求量也慢慢上来了。对于我们来说真正说因为我们是做原材料流通的,中小包装现在大家的开机率,厂里供应也不是很多,量也很小。

我们其实今年做的对我们企业来说前期压力蛮大的。后期我们还好,今年跟一些大的油脂公司还有产业,包括一些电商更多的走了一些新的渠道,对我们的总量来说现在基本上都恢复了。我们整个的道销售渠道包括我们的中小包装的量加大了一些,还有一些基础建设。包括我们生产线增加了几条,我们就把我们中小包装和代工就做起来了。

对我们的企业目前来看疫情在前期有点影响,后期反而给我们带来很多的一些机遇。因为我们又去尝试做了一些新市场,包括网上的一些营销,还有一些电商的营销,我们团队也都建立起来了,特别是代工这一块我们现在跟金健米业合作给他做OEM代工。

主持人:通过疫情的影响反而让公司的创新更加的多元化了对吗?

张贺才:对的,也是被逼出来的。

主持人:刚才我们有听到张总也有说今年公司有打算和一家上市公司叫金健米业对吗?有一个新的合作。您从行业长远发展的一个战略角度,准备具体的怎么样去合作和转型,有哪一些规划和亮点也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

张贺才:我们现在就是从大宗油的供应贸易现在转为生产型,生产的话因为市场对于我们来说是我们的短板,刚好有一些像金健米业,包括他们也有品牌,同时也有大米,米面油也一体化了。对于我们来说就是作为他的一个代工,同时也等于是为这种企业做服务。

所以说我们还是跟一些行业的比较有实力的,比较有规模的寻求一种更深度的合作。现在不都是说行业都是要强强联手,大家做产业的融合。我就把我的服务做好。他们市场有品牌,市场做大了我们也跟他一起成长。

产业套保降亏损 期现结合成常态

主持人:油脂作为期货市场较为熟悉的产业之一,油脂油料产业企业因为深度参与期货市场积极利用衍生品工具进行风险价格管理,可以很好地规避价格波动的风险,从而实现稳健经营,我们都知道期货市场有这样的一个功能。请您介绍一下贵公司今年在期现结合利用衍生品进行套期保值方面采取了哪些操作,也取得了怎样的效果,能不能具体跟我们聊一聊这方面呢?

张贺才:对,我们做大宗商品,如果体量大了肯定是要做套期保值,这是一个。

第二个你如果不跟期货接轨的话也做不了生意了,因为现在很多都是基差交易,盘面点价。对于我们来说对套保这一块我们团队做得还是比较好的,当我们发现疫情来的时候,我们第一个动作就是减头寸。

第三个我们现在感觉到市场非常弱的时候我们就采取期盘上卖出套保。当然唯一今年做得不够好的完美就是也没有想到这个周期那么长,所以说套保的单量就没有做得百分之百套保,可能套了70%。

主持人:结果怎么样?

张贺才:结果就是亏损的东西单子该处理的要处理,但是其他的产业这一块,我们还有其他的产业能弥补目前的这个亏损。整体还是不错的。

主持人:有一些同行的人士表示现在油脂压榨企业运营已经离不开期货等衍生品市场了,这样的一个观点您是怎么看呢?

张贺才:这是一个常态了,我刚才不是说了吗?你如果做现货的交易在产业上如果不跟期货接轨的话你就根本做不了。你要是不懂期货你基本上连这个生意这个圈子你就搞不懂,所以说未来整体行业的话做现货的慢慢地也会与时俱进,也会去通过学习,特别是要跟农金频道,多看你们的节目也就学会了。

供需两若需等待 市场回暖迎新机

主持人:感谢。我们看到在去年12月份到1月份棕榈油的整个行情可以说是创下了历史的新高了,随着今年1月份以后又实现了一个大幅的下滑。您是怎么样判断像油脂的一个后期的走势的情况呢?

去年12月份那个时候的新高,我们看到很多的研究报告还有市场的一些专业人士的说法是因为棕榈油在印尼的天气因素还有人工成本的上升以及各种综合因素导致了当时的减产以及成本上升和开工率的下降。

像这样的一个基本面的情况它可以持续到很长时间吗?现在您对整个市场的需求又怎么看呢?

张贺才:你问这个问题其实我更多的有一个发言权。因为去年棕榈油在10月份的时候我们就预感到了棕榈油因为天气问题还有一些种种原因到后面会出现这个问题。所以说我们六七月份就开始做了一些头寸。后边我们做了头寸之后眼见为实,我们跟一帮朋友我说我去产地去看了一下,到新加坡到马来那边转了一下,事实情况我们第一站就是在新加坡跟中粮的交易员邱总,也是我老朋友了,包括还有棕榈油产业的一些朋友交流,基本上都跟有一些文章包括研发的写得基本上差不多。但是最后我们还是看到了一些问题,因为它是前几年棕榈油一直都是产业比较低迷,农民在资金方面也不是很宽裕,投入回报比比较低。后面就在化肥上的投入减少了差不多一半,施肥这一块。

第二块就是说刚好那年的天气厄尔尼诺影响的干旱。还有一个就是他那边每一年棕榈园都要去烧那些原始森林扩种棕榈园或者把那些老树也是用焚烧性的烧掉,对于当时的几种因素,一个是天气的雾霾。一个是干旱。还有一个化肥的肥料的减少。其实这几种因素集结在一起造成后面整个挂果就减少了很多。后面造成了减产,因为它可能要通过3到6个月才能反应出来。周期差不多从去年的7月份开始一直延续到今年的1月份,这几个月连续的减产,后面把油价推起来了,推到高点了。

对于后面的棕榈油的产量慢慢地通过周期性修复它,市场一旦出了问题目前的一些行业的人士、专家们纠错的功能很强的,现在慢慢地你看数据棕榈油的产能又慢慢地恢复了。

主持人:产能在恢复,可是它的需求你觉得现在恢复了多少了?

张贺才:需求主要是新冠病毒影响过之后呈现的区域性,这一次疫情是全球性的。对于棕榈油这么巨大的一个产业品种影响是蛮大的。

主持人:可能还要再等一段时间?

张贺才:目前来看还不能说是最坏的时间点,只是说你从棕榈油目前4300多的位置,到等于是从去年怎么涨上去的又怎么回来了。目前来看因为原油打下来之后,慢慢地价格也起来了,再加上欧佩克、俄罗斯、沙特、美国可能也达成了一定共识,对原油的减产计划,如果能持续主要还是看原油。

主持人:还是要原油,大宗商品之王。

张贺才:原油如果目前能去库存,或者新冠这块整个的疫情慢慢地会减弱的话,缓解的话。

主持人:关键是疫苗要出来。

张贺才:我感觉还是要看原油,同时要看市场的一个需求能不能好起来。当然我目前来看价格还不是太悲观的,目前的价格判断市场为短期趋势,底部区域向上的反弹行情。

主持人:我们也是这么认为的。油脂油料行业也是我们国家比较开放较早的行业,国际化和市场化的程度也比较高,但现在也面临着非常复杂的经营环境和国际形势的一些困扰。尤其是中美贸易战还有很多不确定因素的影响,您认为产业企业如何该应对这种国际的贸易不确定性?

张贺才:国际的贸易不确定性就是规则,你做这个东西的话你首先把规则要弄清楚,读懂规则。

第二个,根据你自己的企业的一些情况,你如果涉足于国际贸易的话你要备足功课,同时要有专业的团队去操作。主要还是根据自己的企业情况。

灵活多元应冲击 电商直播来试水

主持人:确实是这样子,在这种复杂多变的环境背景下所有的企业都要选择灵活多元化的发展来应对这样一个冲击、这么大的行业大洗牌了。对于任何企业来说品质的把控也是非常重要的,请问您作为华星油脂董事长,是怎样把油脂的产品来把控到最好,今年在油脂的品种上又有些创新?

张贺才:我们对品质的把控是一直以来要投入和做的一些工作。我们的研发部门,包括我们对于品质的管控的环节都是有流程,不断地去完善,不断地去创新。未来还会对这一块投入更大的资金、人力、物力、财力,我们后面也做了油脂的研究院,随着人的对生活水平的提高,还有功能化食品的一种发展,我们对油品开发包括一些功能油的油品也会不断地增加,也是会跟一些专家、一些院校都在寻求更多的合作通道。

主持人:我想补充一个问题,还是谈谈这个疫情,以前我们也知道在油脂的供应跟销售层面上会分为东西南北几大地域,张总您觉得油脂销售跟过去比,疫情带来了哪些变化,有没有哪一些关键点是我们需要用心去克服的?

张贺才:所谓的市场变化,就是小包装油在增加,家庭用油在增加。而且市场变化的话就是对于我们企业来说是立足于珠三角,广东、广西包括湖南、江西,后面我们今年重点开发可能云贵川,这一块就是往主销区去拓展业务。

整体来说今年的油品变化就是小包装非常的流行,有卖相。同时一些小包装也通过油品的研发、行业的助推,玉米油、葵花籽油这些新的油品也都在市场上很受消费者的欢迎。

主持人:如果不是专业做油脂行业的话,可能并不了解以前的油是什么样的销售比较广。以前大桶的桶装油几乎是销售到很大的工厂的食堂吗?还是学校食堂这种?

张贺才:我们就说前几年,前几年更多的是用散油的销售流通,主要是散油拉到一些农贸市场,再批发。给一些餐饮业包括一些工厂、学校。因为这个散油卫生质量达标市场很难去监管,所以说造成了很多的油品确实出了问题也不知道找谁。

通过国家的这种对食品的规范现在基本上取消了散油,全部是做包装油,包装油毕竟说它有厂牌,而且有品牌,往品牌上发展。现在对消费者来说是件好事。最起码他现在吃的都是一些健康油了,同时有问题的油的话一旦发现问题可以追溯。所以一般的厂家真正有一点品牌意识和实力的厂家也都不太去会做这些事情。

主持人:我们可以理解疫情前一般是散装油供往农贸市场的是非常广泛的,现在从散装油变成了家庭的这种小型的桶油,可以这样理解吗?从销售的成本价格上有哪一些差别?现在是比以前价格是持平还是说下降还是说有所升高呢?

张贺才:因为油品不同,现在很多的油品就像棕油、豆油包括这些调和油,它的相对价格还是比较实惠和偏低的。因为像我们工厂如果做这些东西的话基本上就是等于散油加个包装,根本没有利润可言。反而做一些风味油,像菜籽油、花生油这些小榨油,他们整个的卖相还是比较好。这几年量慢慢地也是在增加。

未来我们主要的开发包括市场的一些投入、拓展还是主要以小包装为主,大包装就是跑个量,说白了就是干搬运工的活。

主持人:就是未来从大包装会逐步变成小包装了。在销售上面有没有其他好的一些经验可以跟同行分享的呢?

张贺才:有些事情都是被逼出来的,如果在这个行业上能挣钱做得比较好的话也没有想这去太大的改变。像这种情况下整个行业都在变我们也要跟着变,特别是我们现在对于互联网的销售和一些社区的电商直销是我们看到的未来的一个大的发展方向。

主持人:就是通过线上销售,就像很多现在抖音跟一些自媒体平台比较火的网络带货?

张贺才:对。

主持人:您觉得试水下来这种模式怎么样呢?好推广吗?

张贺才:因为网络带货这个产业也是刚刚出来一年多两年,你看现在一些领导都在去带货。当然我看完之后其实我有想法的,就是也存在响应政府号召的这个方面,促进线上的社会消费的回复,另外也是跟着社会发展的脚步去前进。

主持人:您可以为自己代言。

张贺才:所以说我认为以后未来的企业可能包括格力的董老大她也是自己带货。我自己也想着是不是未来我也可以为我的企业做做带货。这种都是一种尝试,至于能不能做起来,怎么做只能说走一步看一步了。如果效果好的话我们就去做直销带货,去中间环节,没有中间差价。

主持人:去中间环节,利用线上来选择,以直播直销来带货这样子的模式把中间商的利润尽量压到最低,等于每一个人都可以开一个微店了。

张贺才:对,这样的话实际上未来的企业就是要把产品做好,如果直接能跟消费者通过互联网的面对面的这种直销,我认为这是未来的一种发展的方式。因为现在物流都打通了,整个的体系都比较健全了,对于未来这种直播平台的发展,包括大家对互联网直播一种参与我认为这个市场还是蛮大的。

主持人:感谢张总的分享。今天我们的节目到这里也要跟大家说再见了,大家可以关注我们和讯农金的微信公众账号。在这里我们祝福广东华星油脂在张总的带领下有蒸蒸日上的业绩,也祝愿整个油脂行业可以能够应对这一段时间的行情的冲击,未来的前景也是越来越好,给我们更多的老百姓带来更好的食用油和安全放心油。

张贺才:感谢哲哲,感谢各位网友!


最新商机
  发布商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