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 菜籽油,“疫”中突起!

2020-02-17
 

20200219/416e451568fd4731a29d231bb0eb4cca.png

往年春节过后,菜籽油将进入阶段性消费淡季,突如其来的疫情令今年形势一反常态。

20200219/40e0972e300e7eac6c4bc584d70037a7.png

在重庆,红蜻蜓油脂公司工厂从年初三(1月27日)就开始复工,至今已全力开启24头全自动灌装生产线,日产量可达6500件。2月14日外采的2200吨原料菜籽油到港卸油,未来半个月时间,还将有4船合计近1万吨外采原料油陆续到港。

20200219/7e6195d3bbf0396731cb6f67f68a0be0.png

在贵州,菜籽油龙头企业安顺油脂2月3日就已复工,生产线满负荷全开,一天生产的包装菜籽油达15吨,源源不断地运送到应急单位和超市。公司菜籽油产品比去年同期增产了20%。

为保证菜油供应,年后部分地区计划扩增应急储备。

20200219/843c1fe4e0aac05d282d1de5113afa23.jpg

贵州首先启动了省级、县级菜籽油收储采购,上周三(2月12日)贵州省储备粮管理总公司成功采购了8万吨菜籽油;最高成交价达9100元/吨。各县级储备菜籽油采购仍在进行中。

20200219/8a6ae182267969c953b6bc619434fd1a.jpg

与火热向好的现货需求相呼应,节后菜油期价表现亮眼,一度连续大幅上涨,相对豆油、棕榈油保持强势。

对于国内菜籽油的后市需求,各分析机构普遍看好:

受疫情影响,各地居民深居简出,餐饮行业遇冷,中包装油消费遭遇明显冲击,相比之下,随着家庭烹饪情况增多,小包装菜油销量反而将出现增长。

特别在西南、西北及长江流域等菜籽油主要消费区,小包装菜籽油,尤其是国产浓香菜籽油的需求相对刚性,品牌厂家更不会轻易更换菜籽油配比,其他油脂替代的空间并不大。

但在供给方面,国内菜油库存持续下降,进口菜籽到港极少,且应急储备扩容可能进一步缩减菜油库存规模,将令菜油供应相对紧张。

机构预测:短期受疫情的影响,市场并未感觉到菜油可流通量的偏紧,但随着疫情逐步得到控制,菜籽油中下游的灌装厂大面积复工,对菜籽油的补货需求也将增加,将令菜油偏紧的供应现状进一步体现。

长期来看,全球植物油供需格局正在发生转变,菜籽油成本难有大幅回落,小包装菜籽油消费需求将稳步增长。

如果国内菜油价格继续上涨,那么进口非转基因菜油更具明显价格优势。而事实上,去年以来,自俄罗斯、乌克兰等国家的进口菜油已呈现爆发式增长。

今年春节前,1月9日,满载着41个集装箱的首趟俄罗斯非转基因菜籽油进口专列在成都开箱,进口菜籽油被成都红旗油脂等公司进一步精加工。

20200219/760c428683ce4f356a3ef2fb61c1476c.jpg

1月19日,内蒙古东新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从俄罗斯进口首批菜籽油1500余吨,成功抵达二连浩特。

20200219/1c5f5827efc974439b9a05fbc875468f.jpg

1月22日,重庆红蜻蜓油脂推出了系列新品,其中包括"红蜻蜓欧洲非转基因压榨一级菜籽油", 采用欧洲进口原料。

20200219/7cfc041c845b940264e3f521d5e64d37.jpg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挑战与机遇,菜籽油厂商及品牌应主动调整经营思路。

可以看到,不少菜籽油厂商积极投入到保供稳价的战疫中,并捐款捐物。雪中送炭胜过锦上添花,大家会“愿意花更多钱购买有社会责任感的品牌”,在这样危机时期下赢得的口碑将能够长久地支持品牌的发展。

另一方面,疫情带动了小包装菜籽油的消费,菜籽油品类迎来长期机会,厂商应提前布局,规划盈利创新途径。

疫情过后,菜籽油有望扛起食用油增长大旗,新一轮市场机会已然摆在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