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消费品涨价:谁在浑水摸鱼

2021-11-29
摘要:

从上游的大宗商品到中游制造业企业直至如今终端消费品涨价潮,成本驱动的涨价潮是企业被动行为。不少消费品公司收入增速下降甚至负增长,提价后能否以价换量呢?

证券市场周刊

酱油醋涨价、榨菜提价、面条涨价、水饺鱼丸提价……进入10月份以来,大众消费品迎来涨价潮。在滞胀隐忧下,成本驱动的涨价潮能否成为相关公司业绩的救命稻草呢?消费品提价并不稀奇,但像本轮如此密集的涨价就非常鲜见了。

由于上游原材料涨价的传导,下游产品涨价有充分的理由。不过与以往涨价不同,本轮消费品涨价面临经济滞胀的隐忧,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和城镇居民人均收入增长也在降速,疫情对消费的影响远没有结束,相关上市公司的业绩绝非一涨了之。

消费品涨价潮

11月19日,三全食品公告称,由于成本持续上涨,公司决定对部分速冻米面制品及速冻鱼糜制品的促销政策进行缩减或对经销价进行上调,幅度为3%-10%。

三全食品是大众消费品本轮涨价潮中最新的一家。自10月中旬海天味业宣布提价以来一月有余,已经有包括安井食品、恒顺醋业和克明食品在内的10家上市消费品公司宣布提价,产品涉及酱油醋、冷冻食品、面条和豆奶等多个日常消费品,幅度少则3%-7%,多则15%-20%。

除了通过公告宣布提价外,部分消费品公司侧面透露提价信息。金龙鱼在调研记录中表示,公司在2020年年底和2021年3-4月份调整了不同油种价格,整体涨价幅度约为10%-15%;雪天盐业和苏盐井神则在投资者互动平台透露了涨价信息。

而且,本轮提价并非部分公司最终涨价结果。金龙鱼就表示,目前价格上涨幅度尚未完全覆盖原料上涨的幅度,后期需要关注原料的走势以及消费情况。正如金龙鱼所言,2021年前三季度,公司毛利率为8.75%,上年同期为12.1%,前三季度个位数的毛利率也是金龙鱼三年来毛利率的最低值。

与金龙鱼类似的消费品公司不在少数。由于上游原材料涨价等影响,下游企业不得不做出调价的决定。不过在涨价公司中,也有部分公司“浑水摸鱼”。公司毛利率越来越高,涨价似乎成为牟利手段。

涨价众生相

在调研记录中,金龙鱼表示涨价没有完全覆盖成本,公司2021年前三季度创下新低的个位数毛利率也说明了部分问题。而且,按照新收入规则,运输费用应计入营业成本中而非销售费用,2021年上半年,公司销售费用中“运费”为12.41亿元,基本没有明显下降。

毛利率下降是主要消费品公司调价的直接理由。在发布提价公告的10家上市公司中,其2021年前三季度的毛利率同比都有不同程度的下降,部分公司的毛利率下降超过10个百分点。

以三全食品为例,2021年前三季度,公司毛利率为26.12%,比上年同期的36.73%下降超过10个百分点,即使向前回溯,三全食品的毛利率也基本都在30%以上,目前已经是公司毛利率的谷底了。而且2020年,三全食品已经将运费由销售费用调整至营业成本,不存在运输费用影响导致2021年毛利率异常下降的因素。

其他部分涨价公司前三季度毛利率也下降10个百分点左右。无论是上游原材料、运费等涨价,或是社区团购等新兴渠道冲击,这些毛利率明显下降的消费品公司有十足的提价理由。

作为对比,部分消费品公司提价的理由似乎没有这么充分了,毛利率早已登上历史高位,三季报也没有明显的下降,宣布涨价到底真的是成本上涨还是借机提价呢?

涪陵榨菜就是典型的代表,其公告称,由于成本持续上涨等原因,公司决定对部分产品出厂价格进行调整,各品类上调幅度为3%-19%,且已经在公告前开始实行。

榨菜的主要原材料是青菜头。根据重庆涪陵区政府网站,2021年青菜头均价达到1200元/吨,创历史最高;2019年和2020年青菜头均价在690元/吨、730元/吨左右,公司的主要原材料确实有了明显的上涨。即便如此,2021年前三季度,涪陵榨菜57.05%的毛利率与上年同期的57.88%、2020年全年的58.26%相比基本没有下降。

单看三季度,2021年三季度,涪陵榨菜的毛利率为51.64%,同比下降超过7个百分点,环比二季度也是如此,公司毛利率似乎有了不小的下降。中信建投表示,主要原因在于下半年公司用新收购的青菜头较多,2021年收购成本相对较高,对毛利率影响较大。

中信建投表示,2021年青菜头市场供给紧张,价格大幅提升,2022年青菜头预计供需趋缓,价格有望回落至正常水平,公司毛利率有望回暖。且不论青菜头涨价能否持续,超过50%的毛利率仍是涪陵榨菜毛利率的历史高位。

作为一家“网红”公司,上市以来,涪陵榨菜的毛利率可以分为三个阶段:2013年之前公司毛利率基本在40%以下,2014-2017年在40%-50%,从2018年开始都在55%以上,即上市后每隔3-4年公司的毛利率就要迈上一个更高的台阶。

这自然离不开涪陵榨菜不断的提价,2016-2018年,公司每年都发布提价公告,2019年和2020年虽没有提价公告,但公司榨菜单吨收入分别为14440元和14565元,依然涨势不减。

与高端白酒、珠宝等奢侈品不同,大众消费品与民生息息相关。企业为了弥补原材料涨价等带来的经营压力而调价在市场的承受范围内,一旦涨价成为企业牟利的手段,那么企业终究难逃涨价反噬,尤其是在滞胀阴影的当下。

滞胀忧虑

根据《证券市场周刊》远见杯对11月份的预测,“滞胀”忧虑的市场主流认识继续保持。

统计局数据显示,2021年前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82.31万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9.8%,两年平均增长5.2%,比上半年两年平均增速回落0.1个百分点。其中第三季度GDP增长4.9%,略低于市场预期。

央行行长易纲日前表示,预计中国全年增速在8%左右。国盛证券据此推算,若全年GDP增速8%,四季度同比增速仅3.6%;若全年8.1%,四季度仅3.9%。换言之,若全年8%左右,预示四季度可能“破4%”。

经济增速在逐季而下,与大众消费品息息相关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同样不乐观。10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4.5万亿元,同比增长4.9%,两年平均增速为4.6%。1-10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5.85万亿元,同比增长14.9%,两年平均增长4%,增速有所回暖。

即使稍有回暖,与疫情前相比增速也有明显下降。2018年和2019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分别为38.1万亿元和41.16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了9%和8%。随着规模的扩大,增速有所下降并不奇怪,2018年之前几年社会消费品零售增速已经在小幅下降,2018年和2019年降速已经开始明显扩大,说疫情以来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平均增速“断层式下跌”并不为过。

一方面是GDP和社会消费品零售增速降幅明显;另一方面则是涨价链条不断“传染”。从上游的大宗商品到中游制造业企业直至如今终端消费品涨价潮,成本驱动的涨价潮是企业被动行为。不少消费品公司收入增速下降甚至负增长,提价后能否以价换量呢?

在近期发布涨价公告的10家消费品公司中,仅有两家公司并未出现季度收入增速下降的情况,其余公司在2021年的收入增速都在明显下降甚至负增长。以海天味业为例,2021年二季度公司收入51.74亿元,增速同比下降9.39%;三季度收入为56.62亿元,增速仅有3.11%。

季度收入负增长是海天味业上市以来首次出现,收入增长不到5%同样是首例,却在2021年二、三季度同时出现。在收入难以保证增长之下,本就有成本压力的净利润增速自然表现更差。

企业增长最佳表现之一是量价齐升。当下大众消费品公司的收入增速要么明显放缓,要么呈现负增长。“量”难以持续增长,以价换量是否好办法呢?尤其是在经济增速放缓的当下,居民收入亦受到明显影响。

2021年前三季度,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6265元,同比名义增长10.4%,两年平均增长7.1%;扣除价格因素,两年平均增长5.1%。2018年和2019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为28228元和30733元,比上年名义增长8.7%和8.9%;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6.5%和5.8%。

可支配收入增速逐年明显下降势必会影响人们的日常消费。尤其是在经济低迷、物价上涨之时更是如此。中金公司认为,疫情对于需求侧偏长远的负面影响可能在逐步体现,2022年中国需求可能继续偏弱,并且可能成为海外需求回落的预演。


最新商机
  发布商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