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毒株现世,豆类油脂承压

2021-11-29
摘要:

若将新型毒株的影响抑制在可控范围内,本次新病毒的恐慌性炒作对于国内豆类油脂市场或仅为短线利空题材,后期仍将回到交割前逼仓和修正豆棕价差的逻辑上来。

中国粮油信息网 辛显明

自本月中旬以来,国内豆类油脂市场持续走箱体震荡格局,时常横盘,缺乏足够指引市场的炒作题材。说啥来啥,感恩节刚过,11月26日晚间,全球资本市场便经历了“黑色星期五”,股市、商品期货等金融产品齐跌,尤其原油跳水幅度较深,因为一种新冠病毒新变异毒株被发现了。

以豆油为例结合现货市场参考,截至11月26日午间,国内沿海主要厂商一级豆油现货平均报价约10225元/吨,大连地区约9950元/吨、天津地区约10070/吨、日照地区约10100元/吨、广州地区约10290元/吨左右,防城港地区约10100元/吨左右,各地较一周前降约180元/吨。那么关注这轮新型毒株出现对国内豆类油脂市场有何影响?

“奥密克戎”令金融市场一晚齐跌

11月26日周五,据新华社消息,南非卫生部门11月25日宣布该国发现新冠病毒新型变异毒株。南非国家传染病研究所25日发表声明称,已在南非检测到一种新型新冠病毒变异株B.1.1.529。除在南非发现了新变异毒株引发的病例,还在博茨瓦纳、以色列以及中国香港发现了少量感染病例。虽然总体数量很少,但是由于新变异毒株的突变数量是德尔塔病毒的两倍,科学家们担忧大量突变可能使其耐受疫苗,比其他变异毒株更容易传播,引起市场恐慌。新型毒株被命名为“奥密克戎”。

由于担心这种新毒株可能遏制经济增长以及燃料需求,投资者避险心理占据上风,争相逃离高风险资产。截至26日收盘,纽约商品期货交易所(NYMEX)的西德克萨斯中质原油(WTI)1月合约下跌10.24美元或13.1%,报收68.15美元/桶,这也是布伦特原油有史以来第七大单日暴跌行情。也因原油跌幅较大,此前美总统不断吹风的原油抛储计划或有延缓可能。

此前不少银行和机构都对原油后市看涨,比如上周美国投行高盛称四季度布油平均价格预估为85美元/桶,因此周五的变异毒株消息打了资本市场一个措手不及。除对经济复苏反应敏感的原因外,周五晚间全球金融市场集体受挫,各国股市、商品期货均出现抛售而齐跌,甚至美元指数也跟随下行,外围氛围走弱,也将令国内豆类油脂商品承压。

连盘油脂临交割前的矛盾仍在

此前笔者多次提到连盘豆油、棕榈油期货在交割换月前的矛盾状态,即高基差下01/05合约有逼仓拉升的空间,但豆棕基差为负值出现背离需要修正的纠结。

一般临近交割时,因采购现货和持有仓单的择低选择,油脂现货价格将与期货逐渐趋近。截至11月26日,沿海省份一级豆油基差在Y2201+400~950,沿海省份进口24度棕榈油基差在P2201+400~700。高基差给了资金机构一个拉升期价的空间。

而一般豆油价格会高于棕榈油价格,自11月16日起,连盘豆油棕榈油主力合约价差已出现负值,22日当天盘中豆棕01价差达到-370点极值,豆棕价差背离严重,往年偶然出现棕油价格高于豆油的情况时,只需几天便可修正,但今年持续时间较长。这意味着,要么需要连豆油补涨,要么需要连棕油回调,但后期会配合什么消息题材,是豆油补涨还是棕榈油回调暂时无法预判。

综上所述,经过外围金融市场黑色星期五恐慌性齐跌后,本周需要着重关注国内市场对于本次出现新型毒株的反应和应对情况。从宏观上来说,我国在抗疫方面的防控和响应效率已经走到了世界前列,面对新型病毒时将会更加从容,上周五晚间A50指数跌幅小于欧美各国倒也能体现投资者对于我国防疫的信心。因此笔者认为,若将新型毒株的影响抑制在可控范围内,本次新病毒的恐慌性炒作对于国内豆类油脂市场或仅为短线利空题材,后期仍将回到交割前逼仓和修正豆棕价差的逻辑上来。

盘面上,笔者维持观点,同品种01/05以及跨品种豆棕价差需要时间调整。Y2201合约继续观察9300-9700点箱体,上方9700点有多头回本离场的抛压阻力,若真能站稳9700点,则有机会回摸万点,而万点上方切忌追高;下方参考9400/9300/9000点支撑参考,现货经销商逢低适当补充刚需即可,现货上暂无太好的操作策略,随用随采。后期继续关注新毒株传播情况、坊间时有时无的抛储传闻、马棕高频数据、美豆装船和到港情况、中美关系等政策引导消息。


最新商机
  发布商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