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生期货首个合约交割顺利完成

2021-11-23
 

期货日报11月23日报道:花生期货于今年2月1日在郑商所上市。根据花生集中上市时间,今年10月为花生期货首个交割月份,目前花生期货首个合约交割已顺利完成。

据期货日报记者了解,花生期货上市以来,整体运行稳定,市场交易理性,产业企业有序参与,交投初步活跃。

市场整体运行平稳

从市场规模来看,截至10月29日,花生期货共运行178个交易日,总成交量1239.2万手(单边,下同),日均成交6.96万手,日均持仓5.53万手。

具体来看,花生期货的市场运行可分为五个阶段:第一阶段为2月1日至3日,此阶段为新品种上市“红利期”,市场关注度较高,交投较为活跃。第二阶段为2月4日至10日,随着春节临近,市场热度逐渐减弱,量仓逐步回落。第三阶段为2月18日至6月4日,受企业备货充足影响,现货贸易提前转淡。同时,花生期货挂牌合约与现货处不同生产年度,期货市场缺乏内生逻辑指引,市场交投清淡。第四阶段为6月7日至9月30日,随着旧产季结束,市场热点与交易逻辑逐步转向新产季,产区种植面积、天气及生长情况开始成为影响期现价格的重要因素,花生期货量仓稳步增长。第五阶段为10月8日至今,花生期货首个合约交割顺利完成,提振产业企业参与信心,市场规模进一步扩大。

期货价格有效反映市场供需

今年以来,受下游企业原料库存高企、市场消费疲软、终端走货不畅影响,花生现货市场贸易清淡,导致花生价格整体呈现振荡下行趋势。花生期货主力2110合约从2月1日9350元/吨的挂牌价跌至10月29日的8194元/吨,跌幅12.39%。同期,花生现货价格由9500元/吨跌至8100元/吨,跌幅14.74%。整体来看,花生期现货价格走势基本一致,期货价格较好地反映了现货市场供需格局及预期。

期货日报记者发现,随着交割月临近、市场交易逻辑的转变以及产业认知程度的不断深化,花生期现货市场逐步融合,价格相关性由上市首月的0.49提升至目前的0.93。花生期货已逐步成为产业企业生产经营与管理风险的重要工具。

益海嘉里集团是花生期货的亲历者,该公司从前期花生期货的合约规则设计阶段便深度参与。在益海嘉里粮油原料事业部总监房彦江看来,花生期货上市后起到了两方面作用:一是给花生产业企业提供了有效的套保工具;二是有效反映了市场供需关系,发现了远期价格。“花生期货价格已与现货价格完全趋合,不仅体现了市场对花生期货合约规则制度的认可,也反映出花生期货市场参与主体的成熟度。”

产业企业积极拥抱花生期货

据期货日报记者了解,花生期货上市后,产业企业对花生期货的热情较高,并有序参与进来。

“花生期货上市后,我们便积极参与期货交易。”房彦江告诉记者,从他们集团总部管理层到具体管理与操作人员均对花生期货进行了认真研究与仔细分析,“花生是一个非常好的品种,中国是全球花生产量最大的国家,也是需求量最大的国家,我们要共同努力用规范的交易维护好这个期货品种,促进花生产业健康发展”。

作为一家长期从事花生贸易的企业,青岛鲁星食品有限公司(简称青岛鲁星)综合存储能力达2万吨,日分选加工能力超过400吨,年贸易量超过16万吨,其中进口量超过10万吨,是国内多家大型压榨企业和食品加工企业的核心供应商。该公司总经理李喜清对记者表示,随着市场规模的不断扩大,花生价格的波动风险日益成为制约企业发展的重要因素,“花生期货的上市如同‘雪中送炭’,为产业带来了全新的解决方案”。

“花生期货上市前,我就积极关注其上市进程,也有幸参与到可行性分析的调研工作中,与交易所、期货公司等进行了深入的交流,逐渐意识到利用期货及其衍生工具进行风险管理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期货市场为实体企业生产决策、风险管理提供了有力的抓手,使企业的经营不再是靠感觉、赌市场,而是看依据、有决策。”李喜清说。

“今年在花生现货销售压力较大的情况下,我们利用期货套保很大程度上降低了库存现货价格波动的风险。”在招远金城花生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少彬看来,花生期货已经成为相关实体企业有效的风险管理工具,可以增强企业在产业链中的主动性,打破现货市场传统经营模式的限制,构建产业链竞争优势。

据记者了解,截至10月31日,全国已有500余家产业企业开户并参与花生期货交易,在全国花生贸易和消费前十的企业中,分别有7家和8家参与花生期货。产业龙头企业的有序参与,增强了市场对花生期货有效运行的信心,促进了期现货市场的有机融合,为引导产业企业进行套期保值奠定了坚实基础。

鲁证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简称鲁证资本)农产品事业部总监吕衠表示,花生期货的上市给产业带来了巨大变化,为产业发展及产业企业风险管理打开了新思维、提供了新模式、拓展了新渠道,越来越多的产业客户开始积极拥抱期货,特别是在利用期货及其衍生工具进行套期保值、期货交割、拓新业务等方面不断作出探索。

首个合约交割配对1020手

期货交割是连接期货和现货的关键环节,是期货服务实体经济的“最后一公里”。

青岛鲁星参与了花生期货首个合约的交割。2021年6月,青岛鲁星就与境外贸易商签订花生采购合同,采购5000吨,预计9月份到港。进入7月,随着压榨企业逐渐停收,花生价格进入低迷期,青岛鲁星采购的进口花生很有可能在到港后出现亏损,而此时的花生期货价格依然维持在9000元/吨以上的位置运行。花生期货2110合约反映的是新产季花生价格,当时因受到河南以及部分主产区降水影响,青岛鲁星考虑到花生产量、品质以及推迟上市等因素,预计新产季花生价格将维持较高水平。

“期现市场因交易逻辑的问题出现一定的价差,这个价差为产业企业的风险管理提供了契机,一方面是可能亏损的现货,另一方面是给出利润的期货,我们通过与期货公司的风险管理子公司沟通,制订了交割套利的合作方案。”李喜清告诉记者,青岛鲁星发挥现货优势,组织货源,把控质量;风险管理子公司发挥期货特长,在制度和流程上做好落实,最终实现顺利交割。

王少彬表示,通过参与花生期货交割,企业拓展了采购和销售渠道,提高了贸易灵活性。

鲁证资本在市场培育、产业服务等方面深入挖掘,积极服务花生产业,解决企业需求,与龙头企业开展深度合作,在花生期货2110合约上共实现交割2000吨。

在吕衠看来,花生期货顺利交割实现了期货与现货的有效匹配,也意味着期货交割品完全可以满足现货产业及贸易商的要求,促进期货与现货的互为补充、互为协调。同时,得到市场认可的花生期货将更好地发挥功能,在价格发现、风险管理等方面发挥更大效用,吸引更多产业企业参与。

“通过此次交割实践,鲁证资本进一步加深了对花生产业和期货合约的理解,对交割制度和流程也有了进一步的认知,为日后继续深入参与花生期货,做好为实体企业服务打下重要基础。”吕衠表示。

中粮山萃花生制品有限公司(简称中粮山萃)是花生期货交割厂库和车(船)板服务机构,该公司期货交割部负责人关均均表示,花生期货让中粮山萃的业务发展迈上新台阶,“花生期货现货相结合,可以帮助企业更好地把控成本,增加营收”。

关均均介绍,交割服务机构接到交割预报后,需提前做好交割准备工作:一是准备好专用的交割仓库和场地,划分出交割检验区域和样品存放区域,要注意样品存放区的环境和温度,以及扦样过程需要的场地设施。二是流程上墙,交割细则、指引、流程图等挂在墙上明显部位,方便客户查看。三是准备录像机和花生铲、缝包机、花生筛子、5kg样品编织袋、样品铅封等必备用品。四是交割品入库过磅、检验、贴垛位卡后安全存放(垛位存放时注意30吨一垛,每垛隔开)。之后是确认交割预报,接下来是具体交收环节,待抽样完成后,买方持样品检验时间为3个工作日,要出具花生期货检验数据确认单和数量质量确认单,出单后24小时要求拉货,库区按照装卸能力与买方沟通安排车辆入库拉货时间,出具磅单和出库单。最终货物全部拉走至买方场地,完成花生期货车(船)板交割。

“通过此次交割,我们了解了期货交割业务中买卖双方、会员机构以及车(船)板服务机构的性质,明确了各环节所需要进行的工作,避免以后做无用功。”关均均表示。

记者了解到,花生期货首个合约交割配对1020手,折合现货5100吨,均通过车(船)板方式交割,共涉及39对买卖客户,目前已全部顺利完成货物交收。具体来看,本次花生交割共涉及6家卖方会员的10个客户、14家买方会员的24个客户和3家车(船)板交割服务机构。花生产业中的生产、贸易及消费等市场主体,以及期现公司等机构客户均积极参与。值得一提的是,在配对的1020手中,有913手由卖方客户主动提出交割申请,占比为89.5%。交割主体的多元化及产业链企业的积极参与,为花生期货的功能发挥奠定了坚实基础。

房彦江表示,花生期货首个合约交割顺畅,各项流程严谨科学,买卖双方均比较满意。通过交割,各参与方对花生的特性以及花生期货各项规则制度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也为下一步继续深度参与花生期货奠定了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