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生物燃料或迎变局,但豆油需求不确定性仍存

2021-10-03
 

中信建投期货 石丽红

今年上半年,拜登政府的减碳目标及对可再生燃料的支持令美豆油经历了一轮波澜壮阔的上涨行情,在政策支持及行业扩张预期下,市场对美豆油的可再生燃料需求前景十分看好,在此驱动下美豆油主力一度升至 73.74美分/磅高位,刷新2008年能源危机炒作时72.69美分/磅的高点。

1、可再生柴油扩张预期助力美豆油起飞

美豆油的生物燃料需求炒作成为价格起飞的引爆点。美豆油主要用于生物质柴油的生产,而后者除了大家耳熟能详的生物柴油之外,还包括可再生柴油。相比于生物柴油,可再生柴油不受混合比例的限制,且原料来源多样,除了植物油及动物脂肪外还包括农作物秸秆等纤维素原料,具有更强的碳减排效果,成为未来生物质柴油的发展方向。在减排目标及税收抵免政策的支持下,石油巨头及大粮商们纷纷入场布局可再生柴油产能扩张,据了解2021-2024年的在建产能超过40亿加仑/年,几乎是现有产能的5倍。

虽然可再生柴油的原料并不只来源于植物油,长期来看其产能扩张将引致豆油投料占比下滑,需要密切关注原料变动带来的豆油需求减量。但可再生柴油在建产能的投产需要时间,市场预计在新建产能大量投产前,可再生柴油产量增长为美豆油带来的需求增量将足以弥补豆油投料占比下滑带来的减量,近两年仍将是美豆油需求增长的重要窗口期。因而,在5月的新季平衡表中,USDA将2021/22年度美豆油的生物燃料需求放到120亿磅的超高水平,较2020/21年度的95亿磅大增26%,也在美豆油如火如荼的涨势中浇了一把油。

2、但现实比理想骨感,豆油市场在修正中前进

然而,再好的题材总有交易完成时,此前的高期待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对美豆油价格的透支。高通胀及利益集团游说下,拜登政府对可再生能源政策出现一定摇摆迹象,且植物油价格高位令生物燃料性价比下降,生产企业盈利压力增大,导致可再生柴油产能增长偏慢。根据EIA数据,截至2021年6月的可再生柴油年产能不足9.11亿加仑,较年初产能增长仅小超1亿加仑。按此扩产节奏,2021年很可能完不成年初可再生柴油产能翻番的目标,生物质柴油中占比超过70%的生物柴油仍将是美豆油需求变化的主导因素。

然而,伴随着疫苗接种率的提升及美国经济逐步放开,汽油需求恢复令生物乙醇需求增长,玉米油产量随之回升,而外出就餐增多也令餐饮回收油产量增加,让生柴原料拥有了更多的选择。在可再生柴油题材炒作下,美豆油价格大幅上涨令其投料性价比下滑,叠加玉米油及回收油供应增长,挤压豆油投料占比从高位回落。豆油高于原油的价格涨幅也令生柴生产商也感受到明显的盈利压力,导致过去几个月的生物柴油产量同比回落,进一步拖累了豆油用量的增长。

3、拜登政府态度摇摆,为中短期市场增添不确定性

不仅如此,来自政策方面的变动可能也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虽然拜登政府希望加快可再生燃料的发展,但当前的生物燃料大多以玉米、大豆等粮食作物为原料,对可再生燃料的支持往往会推高粮食需求及价格。而美联储放水及粮食紧张供应已令大豆、玉米价格升至多年高位,面临高企的通胀压力,拜登政府不得不重新思考对可再生燃料的政策调整,因而此前最高法对中小炼油厂的豁免解读才令市场成为惊弓之鸟。此外,拜登政府对可再生能源的态度也在不同利益集团间摇摆,政府自身内部分歧很大,导致EPA新年度的可再生能源掺混方案迟迟没能推出。虽然近几个月美国农业部根据生柴产量及投料情况数次修正调降对美豆油需求预估,但缺乏EPA对生物质柴油掺混量要求的指引,令市场对当前美豆油生物燃料需求预估究竟该放多少感到迷茫。

根据近期路透报道的匿名人士消息,因疫情冲击燃料需求,EPA可能调降2021年可再生能源掺混量至186亿加仑,并追溯调降2020年掺混量至171亿加仑。此外,2022年的可再生能源掺混量可能落在208亿加仑,对比2019年底提出的2020年200.9亿加仑的掺混目标,增幅仅有3.5%,或难支撑新季美豆油25%的生物燃料需求增幅。不过,也有分析人士指出,可再生能源掺混量的减量可能将主要来自生物乙醇,而为弥补总掺混量的下滑,对生物质柴油的掺混量要求可能不降反升。但这也仅是猜测无实际依据,只能继续等待EPA公告落地。

但面对USDA最近两次对美豆油生物燃料需求的调降,以及路透知情人士对EPA可能调降掺混量的曝光,市场已经对美豆油生物燃料需求增幅不及预期有所交易,美豆油价格也从70美分以上的高位跌至60美分下方。若EPA可再生燃料掺混方案公布后,掺混量要求的调降幅度不及预期,美豆油盘面或将出现修复反弹空间;但若降幅超预期,即便生物质柴油掺混量上调,美豆油走势也可能难免受到玉米市场下跌的外溢拖累,因美国农户可能调整新季种植结构。总体来看,中短期美豆油需求的不确定性依然存在。

4、长线可再生燃料或迎变局,奠定美豆油需求格局

但长期来看,美豆油的需求增长方向要更清晰。美国国会在2007年通过的《能源独立与安全法案》中,明确了燃料供应中生物燃料的逐年添加要求,设定的2022年可再生燃料总掺混目标为360亿加仑。其中,纤维素燃料掺混目标160亿加仑,生物质柴油不低于10亿加仑,高级生物燃料为210亿加仑,这仍是目前的最终要求。

从目前各类别可再生燃料的合规掺混量完成情况来看,除了生物质柴油之外,包括纤维素燃料及高级生物燃料在内的可再生燃料掺混量远未达到此前设定的目标。具体来看,可再生燃料总量在2020年达成2022年目标的55.8%;纤维素燃料距离目标最远,2020年的合规掺混量仅为5.9亿加仑,距离之前的设定的160亿加仑的目标仅完成3.68%;高级生物燃料完成率折中在24.2%,但也存在较大差距。

2021年结束仅剩3个月,距离2022年越来越近,14年前制定的《能源独立与安全法案》中的规划也面临到期,预计美国政府将重新审视过去十多年以来的可再生燃料发展,并随后对未来的可再生燃料的发展方向作更进一步的长期规划。完成率超出预期的生物质柴油可能将成为其中的发展方向,其中兼具成本及减排优势的可再生柴油或迎来加速发展的契机,将奠定美豆油长期需求向好的格局及价格的整体强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