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油也卖碳、零碳工厂......粮油加工业新竞逐开局

2021-09-30
 

oicn油讯

20211001/7c436e4cf12260178454e7d40fbe991f.png

经历过贸易战、新冠疫情的千难万险,粮油加工企业又将进入新一轮的产业竞逐赛。

我国承诺在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一场广泛而深刻的经济社会变革呼啸而来,粮油行业已置身其中。

也许你还不明白“碳中和”究竟是什么,(点击查看:食用油与碳中和),不妨了解行业内正在发生的一些事儿。

大豆压榨厂因限电停机

20211001/c6ff4d75f9f5de0de1cbcf7e99c25b8f.png

近期多省出台限电、限产措施,波及各行各业,天津、江苏、广东等省的一些大豆压榨厂也因当地限电,不得不缩减运营规模,出现停产或减产现象。

本轮限电主要原因是电煤短缺,还有部分地区是为了完成“能耗双控”年度目标。在“碳达峰”“碳中和”的目标下,各地、各行业都在寻求转变经济发展模式,走出一条低碳发展道路。

另一方面,世界各国为了完成“碳中和”目标,纷纷推行绿色能源,玉米、豆油、棕榈油、菜籽油等被用做生产生物燃料,已把食用油价格推升到历史高峰,也使得粮油企业的原材料成本居高不下。

面对节能减排、原料成本上涨的双重压力,粮油企业既要求生存,还要谋发展,一些实力薄弱、技术落后的企业不可避免会被淘汰出局。

卖油翁也成卖碳翁

“碳中和”不仅有减法,还能做加法,这也将给一类油企带来新机遇。

实现“碳中和”有两个路径,一个是碳减排,比如上述的限电节能、使用生物燃料等;另一途径是增加碳汇,也就是能够固定空气中的二氧化碳从而减少空气中的碳浓度,比如植树造林。

种植茶树、油橄榄、核桃等的木本油脂企业不光可以卖油,还可以“卖碳”,种树增加的二氧化碳吸收量在经过林业碳资产管理公司和金融机构特定程序认定后,可以在碳市场出售,从而获得相应的收益。

20211001/686435ff8023a3d1a462e701dd6a475d.png

今年6月,中国农业银行十堰分行向当地一家种植油橄榄、生产橄榄油的企业成功发放全国农行系统内首笔“碳林贷”900万元,以植树造林产生的碳汇收入作为还款来源,以预计可实现的碳汇收益权作为质押。

7月16日,全球规模最大的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在中国正式启动,碳排放权作为一项商品可以进行买卖流通。

随着碳汇交易市场市场的升温,茶油、橄榄油、核桃油等木本食用油的“绿色竞争力”将能变成真金白银,真正体现出应有的生态价值。

“零碳油厂”在路上

我国制造业产生碳排放仅次于能源行业,工业和信息化部已提出加快制定工业领域“碳达峰”“碳中和”重点实施方案,推动绿色低碳转型升级,中国首批先锋“零碳工厂”已面世,包括欧莱雅集团苏州尚美工厂、松下能源(无锡)等。

20211001/912fdac1c12c2188d83934325d27d4e7.png

所谓“零碳工厂”,并不是不排放二氧化碳,而是通过设计方案节能减排,达到碳的净零排放,即碳中和。

我国的粮油业拥有较长产业链,业内“零碳工厂”目前还未现身。减碳实践比较积极的多为外资企业、龙头企业和上市公司,因为很多跨国企业的国外公司已经取得进展,资本市场对上市公司也有碳管理和碳排放披露要求。

今年8月,美国粮商ADM宣布面粉加工业务已实现碳中和,拔得行业头筹。ADM通过提高能源效率、使用可再生能源、以及通过碳捕获和在储存设施中封存二氧化碳,使得其旗下22家面粉加工厂全部实现了净零排放。

20211001/e820ed028097ccdde30a7536757256e8.png

我国粮油加工业一直倡导的适度加工、循环经济、绿色工厂实际上都是在践行低碳减排,“零碳工厂”将成行业实现碳中和的终极目标。

随着各地的碳达峰、碳中和目标陆续落地,对企业来说,一场马拉松式的“大考”已经到来,必须要找到边降碳边发展的道路,粮油企业是否做好了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