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罕见暴雨,农产品受影响几何? 

2021-07-22
 

东证衍生品研究院

黄玉萍资深分析师(油籽&豆菜粕)

7月17日以来,河南省普降暴雨、大暴雨,局部特大暴雨。中央气象台今天上午8点公布的信息显示,昨日08时至今日06时,河南中北部出现大暴雨,郑州、新乡、开封、周口、焦作等地部分地区出现特大暴雨(250~350毫米),郑州城区局地500~657毫米;河南郑州、新乡、开封、周口、洛阳等地共有10个国家级气象观测站日雨量突破有气象记录以来历史极值。预计今天,强降雨中心将有所北移,河南北部、河北南部的部分地区将有大暴雨或特大暴雨,中央气象台继续发布暴雨橙色预警,预计本轮降雨将于明天结束。

河南生产的主要农作物有花生、玉米和小麦,我们接下来将分别分析暴雨对各个农产品的影响。

首先,是对花生的影响,2019年河南花生产量577万吨,产量位居全国各省市榜首,占比32.92%。花生种植遍布河南全省各县市,黄河冲积平原(安阳、新乡、开封、商丘、周口、许昌),豫南丘陵盆地区(淮南和南阳),淮北豫中平原区,豫西北山地丘陵区。其生长周期分为播种出苗期、幼苗期、开花下针期、结荚期和饱果成熟期五个生育期。对产量形成影响较大的时期是开花下针期、结荚期、饱果成熟期。目前正值河南夏花生的开花下针期和春花生的结荚期,正常情况下这两个时期花生生长需要大量的水分,高温干旱和异常低温容易导致减产。但是洪涝灾害对花生的不利影响同样不能忽视。在花生成熟之前,水分过多会造成作物根系呼吸困难,影响作物对氮、磷、钾的吸收,如果洪涝灾害导致作物长时间在水下浸泡,则花生可能烂根死亡。故此次暴雨对花生的生长与供应影响较大。而对玉米来说,2019年河南玉米产量2247万吨,占到了全国玉米产量的8.6%。而目前河南春玉米处开花期,夏玉米处于七叶拔节期,均不是最重要的生长关键期。这么大的洪涝灾害对拔节期的玉米肯定会影响一些产量,造成倒伏,但预计其影响持续时间不长,比较有限。

而小麦方面,河南2020年小麦产量3753万吨,位居全国各省市榜首。不过河南种植的全都是冬小麦,即9~11月播种,来年5月底6月初收获,生长期220~270天。因为已经收获完毕,所以不用考虑此次暴雨对小麦的影响。豆类方面,2020年我国国产大豆产量分布为黑龙江920万吨,内蒙古234,安徽97,河南96。河南排名尚可,但总量不大。种植区域包括许昌、漯河、新乡、濮阳、驻马店、周口、商丘等。从种植季节看,我国大豆主要分为春播、夏播。春播大豆一般在4~5月播种,9~10月份收获,东北地区及内蒙古均种植一年一季的春播大豆。夏播多为小麦收获后的6月份播种,9~10月份收货,黄淮海地区种植夏播大豆居多。大豆喜涝怕旱,大豆生长先后经历出苗期—开花期—结荚期—鼓粒期—成熟期。大豆需水量前期小—中期大—后期小,结荚鼓粒期的干旱少雨对单产损害最大。

至于进口大豆压榨豆粕和豆油,河南2021年压榨产能约600万吨左右,全国压榨产能超过1.6亿吨,压榨量则在全国省份中排名更加靠后(200万吨左右)。强降雨影响到道路交通,但是随着雨势减缓,对进口大豆压榨和豆粕豆油的影响很小。

油菜籽方面,春播菜籽主要集中在内蒙古、青海、新疆、甘肃等西北省份,面积和产量占全国比重7~8%。其余都是冬菜籽,和冬小麦的种植生长期基本一致。冬菜籽主要集中在长江流域(江苏、浙江、安徽、湖北、江西、湖南、重庆等)和西南地区(四川、贵州、云南等)。河南南部地区也种植冬菜籽。2019年全国菜籽播种面积655万公顷,其中河南17万公顷,占比2.6%,无需考虑暴雨对菜籽的影响。

而对于棉花来说,2019年河南棉花产量2.71万吨,产量过小,不需要特别考虑,不过,河南纺织产能较大,暴3电话会议纪要雨将令河南棉纺企业受到一些影响,其中郑州纺企影响较大,其他地区据了解相对有限。仓库方面,据了解,豫棉仓库(郑商所和全国棉花交易市场指定交割库)今日正常上班,没有进水,不受影响。由于此次暴雨灾害持续时间不长,对生产及物流影响预计均有限。

水稻方面,2019年河南水稻产量500多万吨,中国总产量2亿吨以上。河南水稻集中在信阳,占河南省的70%多,单双季稻并存,籼稻、粳稻、糯稻并存。受暴雨影响较小。

而对苹果而言,2019年陕西生产了1136万吨苹果,山东950万吨,陕西420万吨,河南410万吨。河南苹果主产地灵宝,是河南省三门峡的下辖市,河南省西部,受到暴雨影响较小。而对红枣来说,河南产量30万吨,全国产量720万吨,占比仅有4.2%。无需过多考虑暴雨的影响。鸡蛋方面,河南蛋鸡存栏占全国10%左右,产量周转量都比较大,但是没有大的交易市场,因此市场话语权相对有限。主要养殖县包括新乡市原阳县、焦作市博爱县、安阳市汤阴县、安阳市滑县、洛阳市孟津区。河南以小型养殖场为主,养殖水平较低,暴雨和洪涝可能对存栏和物流有小幅影响,但预计总体影响不大。

故总结而言,本次河南暴雨对正值生长关键期的河南夏花生影响最大,对拔节期的玉米影响有限,而对其他的农产品的影响皆不大。

河南生猪出栏量历年来保持全国前三位,由于本省内消费能力有限,当前生猪及白条产品市场消化大量依靠外调,每年外调活猪和猪肉合计折合生猪在1700万头以上,流通到浙江、上海、广东及四川等地区,故本次灾情对全国猪肉及其制品市场的影响需重点关注。接下来我主要从受灾面与养殖面的重合情况、前线的灾情反馈以及后市观望三个方面展开。

从省内养殖分布来看,河南地区养殖企业主要位于驻马店、周口、南阳和商丘等南部地区,而此次河南强降水主要集中在西部、北部和中部地区,郑州及其周边受灾较为严重,因此可以看到的是,在受灾区中,除了北部的新乡、洛阳存栏量稍大以外,其他均非主产区。据气象台预计,到22日,预计河南等地强降雨趋于结束,情况有所好转。因此从整个灾情的走向和养殖分布看,主要养殖场户距离主灾区有一段地理上的安全距离,短期内生猪减产影响较为有限。

同时,根据养殖户那边的最新反馈,豫东豫南区域降雨影响很小甚至没雨,成为省内主要供应地,今天上午屠宰场的反馈是不缺猪源供应,非涝区的厂家现在也在被动接收其他地区猪源;相比下来,豫北涝区重灾区的屠宰场明显缩量,主要是这边生猪调运和屠宰受到高速封路、道路积水和城市内涝等影响较大(一方面供应商高速上不去无法到厂,另一方面销售订单发不出)。比如位于北部的洛阳地区调运商已经暂停发车,等雨后2-3天恢复。上市公司这边根据牧原股份和双汇的反馈来看,目前没有受到暴雨影响,牧原股份总部在河南南阳,属于非涝区,当前公司各场区正常运营,现已成立应急指挥部。双汇这边说对他们影响没有太大,降雨主要是在郑州的周边,郑州周边的猪场不是特别多,主要关注大雨过后的疫情会不会大幅的蔓延。

首先,从受灾重合度和前线反馈来看,灾情和养猪主产区重合较少,目前郑州及豫北新乡一带受灾较为严重,具体猪源的死伤程度不明,豫南暂无影响。虽然因涝灾不可避免造成主灾区部分猪源损失,(虽然猪会游泳,但是目前救灾工作重点在当地居住民),但从直接损失的量上,即使没有得到具体数据上的反馈,但我们相信占全国的比重还是不太大的,直接影响有限。当前灾情带来的影响主要是地区间转运受阻导致的物流难度加大,短期内重灾区的供应存在一定问题,但是主产区这边分流向其他市场的大结构没有受到影响,随排涝工作展开,后续市场供应恢复正常,或造成阶段性的供应小高峰。

其次,对于后市给出的建议是关注短期内调运难度增加造成的近日局部供应缺口和后续的阶段性供应高峰;今日期货盘面的反应属于市场的短期合理反映,根据猪疫情的传播规律来看,地下水源的流通以及积水排涝过程中造4电话会议纪要成的疫情地区性扩散短期内变数是较大的,养殖户抛售风险升高,或导致供应的前移,对省内猪价产生进一步打压,后续市场走势仍然需要去持续关注非瘟疫情的发展。短期国内现货价格下跌驱动叠加较高的估值预计使得近月承压,期价可能震荡偏弱。但对于未来淡季中后期的基本面我们一直不那么悲观,远月若回调了底部可能也在逐渐抬升,维持远月逢低做多的长线思路。

以上是我们关于河南地区灾情农产品的最新反馈及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