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林大华:华东油脂油料产业链调研

2021-07-13
 

格林大华期货 刘锦

华东地区油脂油料产业链调研第一天

江苏南通A企业

企业情况:位于江苏省南通市,A企业属于中小型压榨企业,设计产能2000吨/日,实际产能1600吨/日,双线压榨。由于民企资金比较少,目前不采购海外大豆,主要从事代加工,所有产品统包销售,加工费在80-160元/吨。销售区域主要在华东地区和西南地区,华东地区到场自提车辆较多,西南地区船运较多,江西和湖北地区也有销售,目前西南地区销售增多,因为背靠背利润好转。

销售情况:目前销售节奏比较缓慢。首先,目前刚刚出梅(出了梅雨季节)发船活动比较受限,其次进入7月高温天气,港口工人开工作业时间缩短,主要是高温避暑,装车和卸货都比较慢,第三,下游养殖企业动物采食量减少,等一系列因素造成豆粕库存处于高位,库存压力较大。该企业6月10日开机,运行2周后停机,目前尚有1.1万吨库存,在6月24日停机后,原计划500吨/日的出货量,16-17车/天出货,20天左右能消化完库存,截止到7月9日,出货量只有原计划的一半,走货缓慢。但是这一周开始销售情况有所好转。

压榨利润情况:作为代加工企业,该企业不太关注压榨利润,更多关注的是加工费。据了解,目前主要大型油厂的压榨利润虽然阶段性处于亏损阶段,但是拉长了时间周期来看,从2020年以来到2021年3月份之前,油厂都是赚钱的,再加上大型油厂都在期货盘面有一定的保值交易,期现结合起来,今年的油厂整体压榨利润估算还是有盈利的,所以不会轻易停机,因为大型油厂开停机一次的费用成本粗略在20万左右,并且重新开机后新产品的品质稳定性不佳,因此不会轻易采取停机手段,更多的会通过洗船或者以船代库,让货发出去,飘在水上,1元//吨/天的滞纳金,一个月也仅是10多万左右的费用,可以避免油厂停机,还是比较划算的。

对未来的基差预判:对后续的基差销售不太看好。国内豆粕基差一年三次,2-5月份,6-9月份,10-1月份这三次,在2020年,这个时间,油厂都已经开始售卖2-5月份的基差,但是今年也就是上周市场上才开始放出来一些10-1月份的基差。主要是企业6-9月份的基差销售情况就不太好,导致市场比较悲观,对后市的行情不太看好。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猪价跌的太多,市场担忧后续的养殖企业补栏跟不上,那么豆粕的需求会比较差。

江苏南通B企业

企业情况:位于江苏省南通市,企业90年代起开始经营大豆压榨,年度压榨大豆7-8船,约50-60万吨左右。该企业产业链完善,上游具备自由码头,中下游有自己的压榨厂和销售途径,延伸产业链也比较广。目前在建的有两个新企业,一个在重庆,一个在九江。南通,重庆,九江三家企业后续的产能1.5万吨/天,重庆新厂预计2022年上半年开始投产,目前南通厂区工人有500人,产能2500吨/天。

企业目前的采购大豆能用到年底,采购的大豆多为巴西和阿根廷大豆,美豆不采购,因为政策和手续比较繁琐。

海外采购情况:该企业采购的船已经陆续到港,后续到港的一共有5条船,目前3月船期的船已经到了一条,4月船期还有2条船,采购成本比较便宜,主要是前期低点买的比较多,相当于花2船的钱买了3船的货量,并且2020年就提前买了2022年的船。但是今年4季度的采购没有进行,因为对后市比较悲观,还要观察,如果行情好,立刻下单买船,如果不好可能推迟采购甚至会洗船来降低成本。

销售情况:对于豆粕不存在胀库现象,库存随着市场需求压榨,也不存在负压榨利润,经营状况良好。出货量:粕1000吨/天,油500/600吨/天,主要是一口价为主,上周末一级豆均价8800元/吨。

套期保值方面:主要是海外采购以后再CBOT进行点价,在国内盘操作的比较少,主要的点价决策和操作公司董事长和总经理进行决策。

油脂库存情况:目前该产区有22个油罐,一个罐大概是1万吨的容量,油罐大概有40%的使用率。相比较2020年11月份来说,油脂的存储增加40%,去年几乎没有油在罐里,生产出来都立刻销售。

关于油脂代采代储:由于有自有码头,目前该企业存储的有代存菜油5000吨,也有阶段性一些品牌企业采购他们的豆油进行中小包装用途,但是他们自己不做中小包装,主做散油和大包装油。

关于期权和含权贸易参与:期权做了一些,主要是在美盘做了美豆的期权,含权贸易几乎没有,主要是集中在一口价和少量基差销售。

对后市油粕的看法:对未来美豆价格不太看好,预计很难再上到1500美分之上,对未来的粕的基差看弱,对油脂的基差看弱。对于豆粕接下来的销售情况,预计市场三季度环比下降,四季度环比看好,油十月份之前的也基本卖完了,同行业的销售进度大企业销售情况没有那么悲观,但是小企业销量不乐观,全行业的利润今年不大好,今年豆子的价格上升太高了,19年开始榨利就一直很好,转折点的出现就应该是今年年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