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运成本上升,国际粮价下半年料高位震荡

2021-07-13
 

中国证券报

随着海运运费上涨,国际粮食运输成本已较去年同期翻倍。

以大豆为例,据新纪元期货统计数据,截至7月9日,进口美国大豆的国际运费为81美元/吨,创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新高,较去年同期增长108%;进口南美大豆国际运费为68美元/吨,较去年同期增长134%。

分析人士认为,去年8月以来,粮价开启上涨行情,海运费上涨起到一定支撑作用,但不是影响粮价的关键因素。在其他利多因素弱化背景下,国际粮价下半年或将高位震荡,建议投资者重点关注软商品投资机会。

国际粮食运输成本翻倍

“今年上半年,全球大宗商品物资需求逐步复苏,海运需求随之增加,但海外疫情对港口正常运营造成冲击,船只压港现象严重,船舶周转次数降低、紧缺现象加剧,导致运费进一步上涨。”南华期货农产品分析师边舒扬表示。

去年7月10日,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为1810点,今年同期为3281点,涨幅达81.27%,改写11年新高。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涨势更甚,从864.72点涨至2698.83点。

新纪元期货研究所所长王成强分析,波罗的海干散货运价格指数大涨主要是由于需求旺盛。“航运业是周期性非常显著的行业,2021年二季度我国航运景气指数(CSPI)达121.96,为2010年三季度以来最好水平。因为疫情影响,一些主要港口运营出现问题,造成集装箱拥堵利用率偏低,带来集装箱紧张并推升运价。”

粮价有望高位震荡

一般来说,海运市场的强弱反映了当前全球经济现状,全球经济景气度好,大宗商品物流频率就高,运费就贵。

“运费作为成本构成的一部分,其价格波动主要体现在进口商品价格中。”边舒扬表示,粮食海运价格与全球农产品价格是正向关系,运费会直接反映到价格中。

本轮国际粮价上涨始于去年8月。国元期货农产品首席分析师姜振飞分析,首先是去年疫情导致各国流通防控措施增加,出口受限;其次是各国粮食储备普遍增加,下半年南美干旱天气成为炒作题材,玉米、大豆、小麦价格在货币宽松大环境以及资本推动下一路走高,纷纷创近七八年新高。

国际运费成本对粮价攀升起到了支撑作用。王成强表示,运价与农产品价格之间存在正相关关系。运价上涨往往是农产品牛市的体现。海运价格是粮食进口成本的重要组成部分,运价涨势延续,粮食进口商抬升终端粮食销售价格的压力随之加大。不过,海运价格向来以高波动性著称,海运价格能否维持上涨,取决于需求能否持续扩张。一旦疫情干扰因素解除,海运价格涨势将趋向衰减。

不会影响整体供应

在海运价格走强背景下,国际粮价何去何从?

边舒扬认为,海运运费上涨态势还会持续一段时间,对买家影响很大,但不会影响农产品整体供应,只是在节奏上形成干扰。

值得一提的是,其他支撑因素弱化或抵消运费上涨带来的不利影响。

姜振飞表示,当前全球市场的小麦、玉米、大豆均面临干旱天气,但盘面已经消化了大部分预期,目前旱情有缓解迹象,近期降雨也有利于农作物生长。从收割进展来看,巴西、阿根廷的玉米产量超出市场预期,因此美玉米、美豆价格近期持续回落。“整体看,粮食产量呈现增加趋势,需求端则呈现下降趋势,全球主要粮食库存将在底部初步复苏。预计2021年下半年全球粮食价格呈现下降趋势。”

“海运运费不是影响农产品价格的关键因素,我们关注农产品价格主要看供求结构变化。”边舒扬称。

从投资角度看,价格处于高位的农产品是否具有投资价值?边舒扬表示,市场对于供应端变化比较敏感,在估值偏高的情况下再度做多,风险收益比明显不高,而且缺乏天气炒作可能性的品种也不适合做多。

王成强分析,今年上半年农产品价格表现显著弱于工业品,较弱的金融属性和季节性天气市缺失,供需形势限制了价格表现。尤其是软商品白糖和棉花,绝对价格水平偏低,远期供给存在赤字或赤字扩大风险,多头机会在增加。豆油、棕榈油价格近两个月震荡下跌,随着下半年需求增长和东南亚季节性增产高峰过去,上涨机会仍值得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