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生物柴油政策调整对美豆油消费影响测算

2021-06-29
 

期货日报 吴晓杰

在美国可再生能源政策中,2005年颁布的《能源政策法案》授权美国环保署(EPA)制定并实施可再生燃料标准(RFS),要求汽柴油炼制商或进口商在运输燃料中掺混可再生燃料,且每年需到达EPA公布的各种可再生燃料的最低用量标准。6月25日,美国最高法院周五裁定,EPA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豁免炼油厂在汽油和柴油中混合可再生燃料的联邦规定,这对寻求突破这些要求的石油公司来说是一次胜利。

美国生物柴油政策分析

可再生燃料类别

在美国可再生能源政策中,2005年颁布的《能源政策法案》授权EPA制定并实施可再生燃料标准,要求汽柴油炼制商或进口商在运输燃料中掺混可再生燃料,且每年需要达到EPA公布的各种可再生燃料的最低用量标准。2007年颁布的《能源独立与安全法》(ELSA)对内容进行了扩充。涉及的可再生燃料类别及具体情况如下:

20210629/b03ef623f1707406b58577ef29a0e121.jpg

表为可再生燃料类别及具体情况

重要概念

RFS:为要求责任商(汽柴油炼制商或进口商)在运输燃料中添加可再生燃料,RFS会规定各类可再生燃料的最低用量标准。每年年底由EPA公布第二年的目标使用量标准,2021年度拟议规则计划于7月发布,最终规则在12月公布。

RVO:独立企业每年必须实现一定的可再生燃料配比责任量即RVO,在RFS报告中反映。

RINs:可再生燃料识别码,即用来证明RVO完成的标识。可再生燃料生产商每生产一加仑可再生燃料时会产生RIN。在合规年度结束时,责任商(汽柴油炼制商或进口商)需要RIN来证明合规,即证明其已完成规定的RVO。RIN可以在各方之间进行交易。责任商可以购买加有RIN的可再生燃料,还可以在市场上购买直接RIN。责任方可以在合规年之间结转未使用的RIN,可以存在赤字,但第二年必须弥补这一赤字。

EV值:每加仑可再生燃料产生的RINs量。例如,生物质柴油中的酯交换柴油对应的EV值为1.5,即每生产1加仑的生物质柴油会产生1.5个相应的RINs,各个类别的EV值不相同,但总体EV值范围在1—1.7之内。

相关政策及规则

20210629/5060edcddceb35c3e2c09ec4de727e3e.jpg

表为EISA制定的用量标准

注:*法规规定最低要求为10亿加仑,但EPA可能会提高要求;“常规”生物燃料没有法定的体积要求,表中的常规量是计算得出的(总计-提前量),并且是某些不符合提前量标准的生物燃料

20210629/e0c9f0b13202f388ac7e7a7db1d7ef02.jpg

表为EPA每年设定的RFS标准

2005年8月8日,美国颁布《2005年能源税收政策法案》,规定2006年可再生能源燃料的使用目标为40亿加仑,2009年目标为61亿加仑,2012年目标为75亿加仑。

2007年,美国国会通过《能源独立与安全法案2007》(EISA),确立了美国燃料供应中使用可再生生物燃料的数量应逐年递增的要求,到2022年总体目标为360亿加仑,这仍是目前的最终要求。具体地,D3到160亿加仑,D4从2012年起每年不少于10亿加仑,D5到210亿加仑,D6到360亿加仑。

与EISA制定的标准用量相比,四类可再生燃料只有EPA设定的生物质柴油体积标准是高于EISA目标的。

关于小型炼油厂豁免(SRE)的说明

美国政府生物柴油政策态度转变

特朗普任职期间,EPA大幅扩大了对美国炼油厂的可再生燃料标准豁免。尤其是2016—2018年,给予了较高豁免数量。但2020年1月,美国第十巡回法庭撤回并退回了3份EPA决定,并提出以下满足批准的条件:

一是证明现有的豁免。法院裁定EPA无法扩大或增加小型炼油厂的豁免,除非该豁免“存在”,即“以前没有寻求或接受延期的小型炼油厂没有资格进行延期”。

二是证明由RFS遵守引起了严重的经济困难。呈请的经济困难都必须由RFS遵守“引起”。法院还裁定,EPA偏离了先前的立场,即精炼厂通常不会因在公开市场上购买RIN而导致严重经济困难,因为精炼厂“将大部分或全部RIN购买成本转嫁给了客户”。

拜登上台后,EPA改变态度,宣布支持第十巡回法院对可再生燃料标准小型炼油厂条款的解释。

目前,美国最高法院关于小型炼油厂豁免仍无最终定论。且EPA也延长了小型炼油厂的2019年合规证明报告提交的最终期限,根据此前的RFS规定,有义务的当事方必须在次年的3月31日之前提交每个日历年的合规报告,并在次年的6月1日之前提交相关的认证报告。2019合规年的最后截止日期由2020年3月31日延长至2021年11月30日,相关的证明参与报告提交时间延长至2022年6月1日之前。

小型炼油厂豁免情况统计

目前没有提交新的SRE请愿书,还有70份未决SRE请愿书仍在审理中,其中以2020年和2019年为主。

20210629/ec029bbf844c8dbbe54bcf54a940a42b.jpg

表为小型炼油厂豁免情况统计

根据EPA更新数据来看,截至2021年6月17日,2019年和2020年暂时没有豁免。且每年被豁免的RVO占实际完成RVO总量的比例较小,即使是豁免较为集中的2017—2018年,被豁免的小型炼油厂RVO也只占实际完成总量的3%—5%。

根据拜登上台后的新裁决规则以及清洁能源计划,预计2019年和2020年最终的豁免申请比例将下降至2013—2015年水平,即1%左右。依此推测,2019和2020年豁免的RVO总共达6.12亿加仑。

20210629/0cad2bb692d0e8bb12d12299c3c48ff7.jpg

表为每个合规年度豁免的汽油和柴油情况

20210629/8c467b4defd2e4be3f4b129cc2d23bd6.jpg

表为2019和2020年豁免的RVO总量

此次炼油厂申请掺混减负事件对美豆油影响

本轮生物柴油驱动行情回顾

4月至今的油脂行情的主线是美国生物柴油炒作。

3月中旬,基于拜登执行绿色新政的决心,市场预期绝大部分小型炼厂豁免申请可能遭到拒绝,为之后的生物柴油炒作埋下了伏笔。考虑到生物柴油的生产成本较高,小型炼厂能承担的生产量有限,只能通过市场交易购买RINS达到掺混义务,从而拉升RINS价格,也直接推动了生物柴油需求。豆油作为美国掺混原料的主要来源,也迎来大幅上涨,3月22日晚CBOT豆油达到涨停板。

20210629/7fd2958c7bb15a0ac298d68bd2933540.jpg

表为各类可再生燃料实际每年完成的RVO

4月中下旬,生物柴油炒作进一步发酵,拜登组织召开气候峰会,释放绿色新政信号,市场对生物燃料的看好情绪愈演愈烈,从而促进美国豆油需求强劲。6月初,受原油带动,美豆油达到本轮上涨行情的顶点72.32美分/磅。

总体来看,前期美豆油上涨是在美国大量释放流动性、通胀超预期的宏观背景下,叠加全球植物油供应偏紧以及上游美豆旧作库存处于历史低位,由生物柴油炒作推波助澜共同完成的。

6月11日,有消息称美国部分小型炼油厂正向政府提出诉讼,豁免掺混义务。市场担忧美豆油生物柴油需求或难兑现,生物柴油炒作有所转向。叠加近期美联储提出QE退出时间表,市场预期美元缩表,货币刺激政策减弱,以及基金在高位的抛售行为,驱动盘面出现连续两个交易日跌停。

小型炼油厂豁免比例调整对豆油生物柴油需求的影响

每年EPA设置的各类可再生燃料的RVO体积标准与实际完成情况并不完全吻合,因为还有出口和上一年的赤字。根据历史数据,生物质柴油的实际完成情况基本都高于EPA设定的标准,具体实际RVO完成情况见下表。其中,近几年生物质柴油占比在11%—12%。

假设拜登政府放松对于豁免的态度,极端假设回到特朗普执政期间水平即4%左右,则预测2019和2020年豁免的RVO总量达24.5亿加仑,与之前的预测相比,增加了18.4亿加仑的豁免RVO。

20210629/1909181d56a69972671fb7c570adfae9.jpg

表为2019和2020年豁免的RVO总量预测

根据上文计算的生物质柴油在总的可再生燃料的RVO占比为11%—12%,且生物柴油在生物质柴油中的占比约为70%,则每年需要的生物柴油将减少约155百万加仑。

根据EPA2011—2020年的数据,豆油在生物柴油中的掺混比例在0.17万—0.2万吨/百万加仑范围内,取均值0.18万,则相应的豆油在生物柴油中的消费量将较预期下降约28万吨。

20210629/920313cc84324db3e0efc38d434e324d.jpg

表为豆油在生物柴油中的消费量变化

假设进口需求小幅下调,美豆油生物柴油需求下降将导致期末库存环比增加30%。且若不调整进口规模,期末库存或累至96万吨水平,重回2017/2018年度水平,对标美豆油期价在30美分/磅左右波动。

但目前看来,拜登执行绿色新政的决心较为坚定,且有消息称美国立法者对于豁免炼油厂的生物燃料强制掺混责任持反对意见,美国对整个能源政策格局不太会改变。

对于政府是否会减缓炼油厂掺混负担以及以何种方式还尚未可知,仅USDA有向生物燃料生产商提供7亿美元援助的计划,后续可关注7月发布的年度RVO的拟议规则计划中关于2021年和2022年RVO设定标准以及EPA对于2019—2020年豁免申请的审理情况。(作者单位:中州期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