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我国油脂油料进口特点及2021年进口展望

2021-06-24
 

国家粮油信息中心 张立伟

2018-2019年受中美经贸摩擦、国内爆发非洲猪瘟疫情、国家调整蛋白粕进出口政策等因素影响,我国食用油籽进口量连续两年下降。2020年随着国内生猪养殖持续快速恢复,蛋白粕消费需求不断增加,食用油籽和蛋白粕进口量大幅增加,并创下历史最高纪录。随着临储菜籽油去库存结束,国内植物油供应出现下降,进口量不断增加,2020年食用植物油进口量连续第二年创历史最高纪录。在油脂油料进口量增加的同时,进口品种结构发生较大变化,进口渠道来源日趋多元化。预计2021年我国油脂油料进口量继续保持较高水平,国内油脂油料供应相对充裕,保供稳市具有较好的物质基础。

一、食用油籽进口量创历史最高纪录,渠道来源增加

2020年我国食用油籽进口量达到10614万吨,较2019年的9331万吨大幅增加1283万吨,连续第二年增加,并创历史最高纪录;在食用油籽进口量增加的同时,进口品种结构不断优化,进口渠道来源日趋多元化。

2020年我国食用油籽进口量最大、增加量最多的品种是大豆,当年大豆进口量首次超过1亿吨,达到1.0033亿吨,创下历史最高纪录,占我国食用油籽进口量的比重为94.5%,较2019年的8851万吨大幅增加1182万吨,占食用油籽进口增加量的比重高达92.1%。

2020年我国大豆进口来源发生较大变化,大豆进口增加部分主要来自巴西和美国,两国合计大豆进口增加1556万吨,超过了1182万吨的当年大豆进口增加量。其中,进口巴西大豆6428万吨,较上年的5767万吨增加661万吨;进口美国大豆2589万吨,较上年的1694万吨增加895万吨。受多种因素共同影响,2020年我国进口阿根廷、加拿大、乌拉圭、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大豆数量减少,但从乌克兰进口增加。其中,进口阿根廷大豆745.6万吨,同比减少133.5万吨;进口加拿大大豆24.5万吨,同比大幅减少202.1万吨;进口乌拉圭大豆165.7万吨,同比减少40.9万吨;进口俄罗斯大豆69.3万吨,同比减少3.8万吨;进口哈萨克斯坦大豆0.7万吨,同比减少0.8万吨;进口乌克兰大豆6.5万吨,同比大幅增加4.3万吨。

2020年我国进口油菜籽311.4万吨,较上年的273.7万吨增加37.7万吨,进口增加部分主要来自澳大利亚;由于从进口加拿大油菜籽中检测出有害生物,2019年3月海关总署暂停了加拿大理查森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和维特拉国际贸易公司对我国出口油菜籽,导致我国进口加拿大油菜籽不断减少。2020年我国进口加拿大油菜籽231.6万吨,较上年的235.8万吨减少4.2万吨,连续第3年减少,较2017年的历史最高值451.3万吨减少219.7万吨,减幅48.7%;进口澳大利亚油菜籽43.9万吨,较上年的13.3万吨大幅增加30.6万吨,增幅高达230.1%,连续第2年增加。2020年我国进口俄罗斯油菜籽33.1万吨,较上年的18.8万吨增加14.3万吨;进口蒙古油菜籽2.9万吨,较上年的5.8万吨减少2.9万吨。

2020年我国花生进口数量?品种和渠道来源都发生较大变化。从进口数量看,当年花生进口量达到108.5万吨较上年的51.5万吨大幅增加57万吨,增幅高达110.7%,创历史最高纪录,也使我国再次成为花生净进口国。从进口品种看,当年未去壳花生进口量32万吨,较上年的7.4万吨大幅增加24.6万吨,增幅高达332.4%;花生仁进口量达到76.5万吨,较上年的40.5万吨大幅增加36万吨,增幅88.9%。从进口来源国看,花生仁进口量最大的国家是塞内加尔和苏丹,增幅最大的是美国、印度和苏丹。其中,从塞内加尔进口花生仁32.3万吨,同比增长22.4%。

第四大进口食用油籽品种是芝麻,2020年我国进口芝麻达到101.6万吨,较上年的81.5万吨增加20.1万吨,远高于45万吨左右的国内芝麻产量。我国进口芝麻主要来自非洲地区国家,占比高达97%,其中,从苏丹进口23.1万吨,从尼日尔进口17.7万吨,从坦桑尼亚进口13.7万吨,从埃塞俄比亚进口11.9万吨,从多哥进口11.2万吨,从莫桑比克进口10万吨,从马里进口5.2万吨,从乌干达进口1.5万吨。

除进口上述四种食用油籽外,2020年我国还进口亚麻籽37.3万吨,较上年的42.7万吨减少5.4万吨,几乎全部来自加拿大、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三国。进口葵花籽8.1万吨,较上年的30.3万吨减少12.2万吨,全部来自哈萨克斯坦、俄罗斯和保加利亚三国;进口棉籽0.56万吨,略低于上年的0.57万吨,主要来自美国。

二、食用植物油进口量持续增加,品种结构发生变化

2020年我国进口食用植物油(含棕榈油硬脂)1169.5万吨,较上年的1152.7万吨增加16.8万吨,连续第四年增加,连续第二年创历史最高纪录。在食用植物油进口量持续增加的同时,进口品种和结构发生较大变化,具体表现在:棕榈油进口量明显减少,葵油、豆油、菜油等进口量持续增加。

1998年以来,棕榈油一直是我国进口量最大的食用植物油品种。2020年我国进口棕榈油646.1万吨,较上年755.2万吨减少109.1万吨,是进口食用植物油中唯一减少的品种。2020年我国进口棕榈油减少的主要原因:一是主产国棕榈油因干旱减产,全球供应偏紧,国际市场价格大幅上涨,内外价格持续倒挂。二是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国内餐饮、团体行业食用油消费减少,加上国内外豆油与棕榈油价差大幅缩小,不利国内棕榈油消费和进口。我国棕榈油进口几乎全部来自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2020年从印度尼西亚进口棕榈油375万吨,占进口总量的比重为58%;从马来西亚进口棕榈油270万吨,占进口总量的比重为41.8%。分品种看,2020年我国进口24度棕榈油461万吨,较上年的552万吨减少93万吨;进口棕榈油硬脂181万吨,较上年的194万吨减少13万吨;进口初榨棕榈油及棕榈油分离品5万吨,较上年的7万吨减少2万吨。

最近两年,我国葵花籽油进口量持续大幅增加,2020年我国进口葵花籽油195.4万吨,较上年的122.9万吨大幅增加72.5万吨,增幅高达58.5%,连续第二年创历史最高纪录,一跃成为我国第二大食用植物油进口品种。2020年我国共从10多个国家进口葵花籽油,但进口最最大的国家是乌克兰和俄罗斯,共从两国进口葵油189万吨,占进口总量的比重达到96.7%。其中,从乌克兰进口115万吨,占进口总量的比重为59%;从俄罗斯进口74万吨,占进口总量的比重37.7%。

2020年我国进口菜籽油193.2万吨,较上年的161.5万吨增加31.7万吨,连续第四年增加,连续第二年创历史最高纪录。近几年,我国菜籽油进口渠道来源多元化趋势明显,尤其是从欧洲和前苏联地区国家进口非转基因菜籽油数量不断增加。2020年我国共从18个国家进口了菜籽油,但进口量最大的国家仍然是加拿大,其次是阿联酋和俄罗斯,三国合计菜籽油进口量155万吨,占进口总量的比重超过80%。其中,从加拿大进口102万吨,占进口总量的52.8%;从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进口32万吨,占进口总量的16.5%;从俄罗斯进口21万吨,占进口总量的10.9%。

2020年我国进口豆油96.3万吨,较上年的82.6万吨增加13.7万吨,连续第二年增加,但仍然远远低于2007年282.7万吨的历史最高纪录。最近几年我国进口豆油品种和渠道来源变化较大,具体表现在:从巴西、阿根廷和美国进口转基因豆粕不断下降,从前苏联国家进口非转基因豆油不断增加。2020年我国从阿根廷进口豆油31万吨,同比减少4.1%;从巴西进口豆油21万吨,同比下降10%;从俄罗斯进口非转基因豆油27万吨,同比大幅增长63.7%;从乌克兰进口非转基因豆油11万吨,同比增长24.4%;从白俄罗斯进口非转基因豆油3.4万吨,同比大幅增长213%。

2020年我国进口花生油、橄榄油、亚麻籽油等其他食用植物油38.5万吨,同比增加8万吨。其中,进口花生油26.9万吨,同比增加7.5万吨;进口橄榄油5.5万吨,同比增加1336吨;进口亚麻籽油5.3万吨,同比增加1798吨。

近几年,我国植物油进口虽持续增加、进口品种结构发生变化的主要原因如下:一是临储菜籽油去库存结束,国内食用植物油供应减少,对进口需求不断增加。二是受非洲猪瘟疫情影响,我国猪肉产量大幅下降导致动物油产量减少、价格大幅上涨,植物油替代动物油消费明显增加。三是油菜籽进口量大幅减少导致菜籽油产量下降,对进口菜籽油、葵花籽油等的需求不断增加。四是受中美贸易摩擦和国内非洲猪瘟疫情影响,2018-2019年我国大豆压榨量下降导致豆油产量减少。尽管2020年以来大豆压榨量和豆油产量明显增加,但受全球棕榈油产量下降导致豆油与棕榈油价差大幅缩小的影响,豆油替代棕榈油数量增加,对进口豆油需求增加、进口棕榈油需求减少。

三、蛋白粕进口不断增加,品种结构和渠道来源多元化

2020年我国进口蛋白粕499.2万吨,较上年的400.9万吨增加98.3万吨,增幅24.5%,再次刷新历史最高纪录。我国蛋白粕进口量大幅增加的主要原因是,2018年中美发生经贸摩擦以来,有关部门不断调整蛋白粕进出口政策,使得蛋白粕进口品种和来源渠道日趋多元化。最近几年,我国进口蛋白粕政策调整情况如下:
2018年我国允许印度和哈萨克斯坦菜籽粕(饼)进口,大幅增加乌克兰对我国出口葵花籽粕企业数量,取消豆粕出口退税政策。2019年我国取消了除豆粕外的其他蛋白粕进口关税,允许保加利亚葵花籽粕,俄罗斯甜菜粕、大豆粕(饼)、菜籽粕(饼)、葵花籽粕(饼)、阿根廷豆粕、巴西棉籽粕、西班牙橄榄粕、乌克兰菜籽粕(饼)、泰国米糠粕(饼)、棕榈仁粕(饼)等的进口。

我国进口蛋白粕数量最大的品种是葵花籽粕,2020年我国进口葵花籽粕218.9万吨,较上年的144.6万吨大幅增加74.3万吨,增幅51.4%,占我国蛋白粕进口总量的43.9%,不断刷新历史纪录。我国葵花籽粕进口主要来自乌克兰,其次是保加利亚、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其中,从乌克兰进口211.6万吨,占进口总量的比重高达96.7%,从保加利亚进口5万吨,从哈萨克斯坦进口2万吨,从俄罗斯进口仅2692吨。

菜籽粕是我国第二大蛋白粕进口品种,2020年我国进口菜籽粕188.6万吨,较上年的158.1万吨增加30.5万吨,增幅19.3%,占我国蛋白粕进口总量的37.8%,连续第二年创历史纪录。我国菜籽粕进口主要来自加拿大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其次是哈萨克斯坦和澳大利亚。其中,从加拿大进口149.7万吨,占进口总量的比重高达79.4%;从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进口33.4万吨,占进口总量的比重高达17.7%;从哈萨克斯坦进口4.6万吨,从澳大利亚进口仅8456吨。

2020年我国进口棕榈仁粕73.5万吨,较上年的83.3万吨减少9.8万吨,占我国蛋白粕进口总量的14.7%。我国棕榈粕进口全部来自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其中,从印度尼西亚进口50.4万吨,从马来西亚进口23.1万吨。

除上述三种蛋白粕外,2020年我国还进口了5.68万吨豆粕,较上年0.95万吨大幅增加4.73万吨,增幅高达497.9%;进口棉籽粕2.4万吨,较上年的2.1万吨增加0.3万吨;进口椰子仁粕7616吨,较上年的6136吨增加1300吨;进口椰子仁粕7616吨,较上年的6136吨增加1300吨;进口花生粕9.3万吨,较上年的11.2万吨减少1.9万吨。

四、我国油脂油料消费需求不断增加,预计2021年进口量将保持较高水平

我国油脂油料消费主要由蛋白粕和油脂消费两部分构成,其中推动油籽油料进口增加的主要因素是饲料养殖行业对蛋白粕消费需求的不断增长,油脂消费需求增长带动了植物油进口量的增加,同时对油料进口也具有促进作用。由于国产油籽油料产量增长缓慢,难以满足国内食用植物油和蛋白粕消费需求的快速增长,我国油脂油料进口呈现不断增加的趋势。

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显示,2020年12月末,我国生猪存栏达到4.07亿头,能繁母猪存栏达到4161万头,分别恢复到2017年末的92.1%和93.1%。今年以来全国能繁母猪存栏量继续增长,基础产能持续恢复。一季度末,全国生猪存栏41595万头,较上年同期增加9475万头,增幅29.5%,较上年四季度末增长2.3%。其中,能繁殖母猪存栏4318万头,同比增加937万头,增幅27.7%,较上年四季度末增长3.8%。下半年国内生猪存栏有望恢复至正常年景水平,饲料养殖行业对蛋白粕消费需求将会继续增加,进而带动食用油籽和蛋白粕进口量维持较高水平。海关统计数据显示,一季度大豆进口量达到2118万吨,较上年同期的1779万吨增加339万吨;3月份巴西大豆开始进入集中出口装运期,根据我国厂商采购和装运大豆合同测算,二季度大豆进口量将继续保持较高水平,可能会超过去年同期的2725万吨,预计2021年我国大豆进口量继续保持在1亿吨左右的水平。

2021年国内猪肉产量恢复性增加将使动物油产量明显提高,食用植物油替代动物油消费会有所下降。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一季度全国猪牛羊禽肉产量2200万吨,比上年同期增加387万吨,增幅21.4%。其中,猪肉产量增长较快,牛羊禽肉产量稳定增长。受玉米产需缺口较大影响,今年大量小麦和稻谷替代玉米将使饲料行业用油明显增加,加上餐饮和团体行业用油恢复至正常年景水平,国内植物油消费将继续保持增加态势。预计2021年植物油进口量将超过1200万吨,其中棕榈油进口量恢复性增加。

海关统计数据显示,一季度我国进口食用植物油282万吨(不含棕榈油硬脂),较去年同期的187万吨大幅增加95万吨,增幅高达50.7%,创历史新高。一季度国内大豆压榨量2032万吨,较去年同期的1881万吨增加151万吨,折算豆油产量增加28万吨。在2020年我国大豆进口同比大幅增加1182万吨、食用植物油进口和国内产量(含进口油料压榨)同比增加250万吨的情况下,一季度大豆、食用植物油进口量和国内植物油产量继续增加,国内植物油供应较为充裕,春节后国内食用植物油价格上涨主要受国际市场油脂油料价格大幅上涨的影响。从全年来看,在油脂油料进口量和国内油料产量平稳增加的情况下,2021年国内食用植物油供应将保持相对充裕局面,保供稳市稳价具有较好的物质基础。

来源:《黑龙江粮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