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力短缺,马来西亚棕榈油产量继续下滑

2021-04-23
 

中信建投期货农产品事业部 田亚雄

自2019年以来,马来西亚原棕榈油开始出现减产,之后2020年马来西亚原棕榈油产量从2019年的1986万吨继续下降到1910万吨。而目前,马来西亚油棕榈产业又面临劳动力短缺的问题,这将导致今年产量进一步下降,预计今年的产量继续下降至1950万左右。

20210423/27611ea45fb8ed4aeb77a74a0950affc.jpg

数据来源:CFC农产品研究

数据显示,马来西亚油棕树的鲜果串(FFB)单产为每公顷产16.73吨油,而2018年和2017年分别为17.19吨和17.89吨。马来的单产在2017年达到峰值,之后出现了目前的下降趋势。马来西亚产业主协会主席JeffreyOng表示,以目前马来西亚的种植物料,单产增长潜力能达到每公顷25至26吨,而目前偏低的局面受制于劳动力约束,这对我们理解棕榈油的上涨是有帮助的。

劳动力短缺是减产的症结所在

一直以来,当地的油棕榈树种植园的采摘工作主要依赖于外国工人,而本地的全职工人很少,在2019年新冠疫情爆发以后,政府关闭边境,外来务工人员无法入境工作,同时由于当地优质的教育大环境下,年轻人不愿意仅仅在庄园里当收割工或普通工人,油棕榈种植园难以应对人力短缺,油棕榈树的果实出现了无人采摘的尴尬局面。除了收割的劳动力紧缺,马来西亚大多数庄园里,负责施肥、清除杂草枯叶的劳动力也出现短缺。由马来西亚棕榈油委员会(MPOB)进行的一项前期市场调查显示,目前缺乏31,021名收割工人,占整个行业正常所需工人的76%。

产量损失预计20%,大小农场都无一幸免

目前劳动力短缺的情况非常严重,带来的巨大影响无论是小农场或者农场大户都无一幸免,在目前原棕榈油CPO价格大幅上涨的局面下,他们却无法享受其带来的福利。据农业部计算,按每天收获1.5吨棕榈鲜果串的保守估计,每年280个工作日农作物损失共计1714.3万吨,产量损失接近20%。这意味着每年损失342.9万吨原棕榈油(CPO)和85.7万吨棕榈仁。

棕榈油:生产流程机械化困难重重

这场疫情给行业当头一棒,大家意识到行业对外国工人的依赖程度过高,所以目前实现生产流程的自动化和机械化非常的重要。

目前各个油棕榈园对于机械化功能的呼声愈发强烈,且已经得到了的回应。比如,种植园工业和商品部长在上个月初宣布成立油棕榈机械化和自动化研究联合会,该联合会将有MPOB和行业参与者的加入,该联合会的资金来自于3月1日生效的对棕榈油和原棕榈油每吨征收2令吉的额外关税。部长还表示,政府在2021年预算中宣布的3000万令吉匹配赠款将补充额外的3000万令吉。

像美国和澳洲那样,使用单一机械进行谷物和油籽的收割,是每个油棕榈种植者的梦想,但是油棕榈的采集工作仍然是劳动密集型的产业,它也许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实现机械化,但是还是需要一定数量的体力劳动者。在本地人不愿意为当地油棕榈园出力的情况下,政府后续应该停止对于外来务工人员的限制,以此来解决劳动力短缺的问题。

此外机械化的优势想要体现出来,油棕榈园的规模必须足够大,若是对于一个仅仅占地几英亩的园区,一台机械带来的效率改善是难以得到体现的。目前当地有65万小农户,即占地面积不足100英亩,对于他们而言想要提高规模实现机械化,成立合作社应该是最效经营的前进方向。

政府的意外利润征税政策或是“杀鸡取卵”

据马来西亚油棕种植者协会估计,2020年,马来西亚油棕种植者以MPOB税、意外利润征税、州销售税和所得税的形式向政府支付了53亿马币,占其业务利润的30.7%。对于沙巴州较大的地产,支付的总额高达其业务利润的46%。

这种极度不公平的税收,引起了行业的极度不满,于是包括MEOA和MPOA在内的12个行业协会在3月8日发布了一份声明,共同呼吁政府调查劳动力短缺、高税收和市场准入问题这三个主要问题。该行业最反感的是意外利润征税,3月8日的声明称其“极不公平”,并呼吁废除意外利润征税。

说到意外利润征税,它起源于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时期,当时因为CPO出口商以美元支付,棕榈油行业是当时唯一表现良好的主要行业。为了使国家摆脱困境,《意外利润征税法》于1999年1月1日生效,仅适用于棕榈油行业,之后随着经济恢复WPL被暂停,但是2008年再次被启动。之所以遭到行业反感,是因为意外利润征税的征收和其他税收不一样,它是基于收入而不是利润,政府不考虑他们以什么价格出售,也不管其成本如何。

无论是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的经济衰退、亚洲金融危机,还是这场大规模疫情,种植业都是唯一一个在危机期间持续为国家纾困的行业,这是碳氢化合物工业无法企及的。但是目前劳动力问题导致减产,而此时再实行极端的税收,无异于“杀鸡取卵”。


最新商机
  发布商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