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纷纷扩产,中国大豆压榨产业重获发展动能

2021-03-22
 

oilcn油讯

20210322/da354c7e0e7ccab50c4a1e23f9f7468a.png

尽管先后经历了中美贸易摩擦、非洲猪瘟及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中国对进口大豆的胃口不减反增。

2020年中国大豆进口量首次破亿吨,达到1.0033亿吨;未来进口量回到数年前的爆发式增长已无可能,但仍或居高不下。

我国专家预计,中国对大豆的总需求量在2030年将达峰值,会接近1.2亿吨;

美国农业部本月发布的油籽年报预测:2021/2022年度中国大豆进口量仍将达到创纪录的1亿吨。

国际著名情报机构普氏能源近日预测:中国将在2020/2021和2021/2022市场年度(10月至9月)分别进口大豆1亿吨和1.1亿吨。

为何大豆进口越来越多?

大豆压榨产出20%的食用豆油和80%的饲用豆粕;中国百姓的日子越过越好,食用油和肉蛋奶的消费量有增无减。

2020年我国人均食用油的消费量为29公斤,超过世界人均消费量不少,也高于韩国等同类市场;同时豆粕继续在动物饲料中占主导地位,随着中国生猪规模化养殖的扩大,豆粕需求也将继续增加。

近年来我国实施大豆振兴计划,2020年国产大豆1960万吨,主要确保用于豆制品等的食用大豆国内自给。长期看,通过扩大面积增加大豆产量的空间有限,植物油和蛋白粕高度依赖进口的局面难以改变。

进口大豆迈入亿吨时代,为一度低迷的大豆压榨行业提供了新的发展动能,新一轮的扩产竞备赛已拉开大幕。、20210322/145f4351ddcfcaeed2758c308c48086a.png

1990年代末期中国开放大豆进口,大豆进口量、消费量、加工量连年增长,中国的大豆压榨产能随之不断扩张;但从2018年中美贸易战爆发及非洲猪瘟发生以来,大豆进口和消费量出现下行拐点,大豆压榨业首次出现负增长。

据行业机构数据,2019年国内油厂大豆压榨产能达46.5万吨/日,其中进口大豆压榨产能约41.8万吨/日,按照一年335天的运营日期计算,大豆年压榨量可达1.56亿吨;而2019年中国压榨行业加工大豆约9000万吨,开机率仅约六成,很大部分产能都被闲置。

产能过剩的行业痼疾叠加普遍下滑的压榨利润甚至亏损,2018-2019年间中国大豆压榨行业经历了又一轮洗牌,一些经营规模小、缺乏资金实力及风险管理能力的压榨企业无法承受行业的动荡,有的停产有的破产,有的被兼并东山再起,有的被拍卖抱憾出局。

大豆压榨行业集中度则进一步提高,前十大压榨企业占到全国产能的84%,中粮约为18%,益海嘉里16%,九三和中储粮各8%。

20210322/3acfa391cf15d609eb27a63bc7361f8f.png

2020年以来,进口大豆回归上升趋势,意味着市场增长空间再次被打开。因此,扩增提产、保持规模优势,成为大豆压榨集团竞相追逐的首要任务。

据各地方媒体报道及各企业公开资料:

中粮集团:中粮油脂业务板块计划启动四个新建项目,分别位于陕西、海南、吉林和辽宁,包括:陕西西安渭南大豆压榨/油脂精炼及小麦加工项目、海南澄迈马村港油脂加工项目、吉林榆树精炼油脂项目。

益海嘉里:益海嘉里分别在四川重庆、山西太原、广东茂名、潮州等地新建或扩建大豆压榨项目,已经或即将投产;同时在河南周口/开封市、江苏启东等地拟建及正在新建包括大豆压榨在内的粮油项目。

九三集团:2020年九三与丹东老东北农牧公司签约,通过租赁方式,重启其大豆压榨项目;2021年3月,九三与河南阳光油脂安阳公司委托加工项目签约,九三压榨板块加工产能将得到提升。

中储粮:2020年在山东日照启动包括大豆压榨在内的粮油加工物流仓储项目;2021年初与京粮控股合资成立公司,启动湖南岳阳油脂基地项目。

山东渤海:青岛董家口粮油基地项目于2021年开工建设。

嘉吉集团:2020年通过司法拍卖收购山东新良油脂资产,改造升级为旗下大豆压榨厂。

路易达孚:2020年与江海粮油合作启动张家港二期粮油饲料项目。

和润集团:2021年将在河南及江西建设饲料蛋白粮油加工项目。

另外,2020年江苏一德集团在分别在重庆及江西九江开工建设大豆压榨项目,广西澳加粮油投资的海南澳斯卡国际粮油项目即将于今年投产......


大豆压榨处于食用油产业链的上游,综合实力强的大型压榨集团通过密集广泛的布局,在原料采购和运输上获取成本优势,并有能力通过套期保值对冲原料价格波动,已经从单一的生产制造企业向“金融+贸易+资本+农业+物流”综合性运营商转变。

随着大豆压榨产能继续呈扩张态势,新增优势产能将继续淘汰落后产能,食用油行业也将面临更加激烈的竞争与变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