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豆疯牛不停蹄,食用油原料居高不下

2021-01-13
 

oilcn油讯

年底用油高峰来临,食用油价格仍未见回落,原因何在?

20210113/e556903b284f705100435099cb0005fd.png

大豆和油菜籽等食用油原料的国际市场价格仍在联袂上涨。

15美元/蒲式耳的美豆曾普遍被认为是遥不可及的疯狂猜想;然而一路狂奔的美豆,让交易员看得目瞪口呆:

本周二1月12日,美国农业部月度供需报告发布后,芝加哥大豆期货主力合约飚涨至14.28美元/蒲式耳 (1蒲式耳≈27.2公斤),美国1号黄大豆现货平均报价达到每蒲式耳15美元(每吨551.2美元),有分析师继续调高上行目标至16美元。

20210113/a2f87361abd613796408a23a3f5830da.png

CBOT大豆主力合约 2020年8月-2021年1月12日

在短短半年时间里,芝加哥大豆就完成从8字头到14美元/蒲的阶跃,达到6年半以来高点,直接推升了国际大豆油价。

从印度街头炸牛角包的小贩,到中国集市上摆煎饼摊的小哥,用油的开销都比以往大了,因为全球植物油价格都在上涨。

20210113/cad0b675d7f0cc0b2987b9af13941837.png

泰国曼谷 市场待售的大豆油和棕榈油 来源:fao

1月7日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报告显示,刚刚过去的12月,植物油价格指数(涵盖全球豆油、菜籽油、棕榈油、葵花籽油、花生油、亚麻籽油等10种主要油脂)创2012年9月以来的最高纪录;2020全年,全球植物油价格指数较上年增长19.1%。

知名行业分析师《油世界》总编Thomas Mielke在不久前的一次线上会议表示:近段时间以来,全球食用油的平均价格比五年均值高出近40%,大部分油脂油料和油粕价格都已上涨到六年来的最高水平。

这轮罕见的暴涨行情与供需情况有关,也和去年以来动荡的时局有关。

食用油价格走势主要看三大油种,其中豆油约占全球油脂产量的25% ,棕榈油为32% ,菜籽油为11% 。

去年下半年以来,全球大豆供需平衡从过剩转为紧张,三大主产国都出了状况:

美国大豆的出口销量大增,创下纪录,其结果是自家的库存跌至7年低点;巴西和阿根廷自2020年秋季起受拉尼娜现象导致的高温干燥影响,种植推迟,被认为将出现减产;

在豆粕豆油的最大出口国阿根廷,2020年底发生油籽工人的罢工,目前也在局部持续,这也是“推高价格的因素”。

20210113/5571ff6dbe93eadd6b8638ce17d31a7f.png

路透:2020年12月,美国大豆货船“发现者”号罕见于巴西港口卸货

在油菜籽方面,过去几个月最大出口国加拿大油菜籽价格大幅上涨,目前菜籽期价达到7年多的高点,每吨超过680加元;加拿大统计局公布,2020~2021年度的产量预计为1872万吨,由于开花期遭遇酷暑,预计产量比上年有所减少。

从棕榈油来看,主产地马来西亚的恶劣天气和新冠疫情导致的外籍劳动者减少产生影响,棕榈油主力期货冲破每吨3800林吉特,这一价格是2020年5月上旬低点的约2倍,为2011年2月以后10年来的高点附近。

与此同时,另一重要油料葵花籽的价格也达到了2013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因为在主产地黑海地区,葵花关键生长阶段出现干旱,因此预计收成不好。

在需求方面,随着经济的复苏及人们对疫苗的信心,包括中国在内的国家仍需求旺盛,并且从粮食安全保障的角度出发,全球各国对粮油谷物的储备需求提高,积极推进购买。

而一些油籽主产国为了保证自己的国内供应,对出口进行了限制;比如俄罗斯,决定今年6月30日前对葵花籽和大豆征收30%的出口关税,对油料进口国形成了压力。

20210113/3cf50a0fef9e1c3f29d74fb61a18c487.png

另外的重要因素是:以货币宽松为背景的投机资金涌入,也推升了大豆等农产品价格。

美元在贬值的路上停不下来,使得以美元计价的商品更具吸引力,投机基金增加配置农产品,特别是玉米、大豆这样供应可能紧张的品种。

数据显示,在2021年的第一周,投机基金(包括管理基金、对冲基金等投机性资金)在芝加哥期货交易所(CBOT)的玉米、小麦、大豆、豆粕、豆油等期货和期权市场上大举做多,净多单持仓创2012年8月以来的新高。

空前的涨势使许多交易员和分析师谨慎地预期价格下一步将走向何方,一些机构预测国际油脂油料在2021年上半年仍将延续紧张态势。

但价格高可能会导致需求减少,拉尼娜气候最终是否会导致南美大豆大幅减产,还是个变数。而我国春节后用油需求一般会大幅降低,进口大豆到港数量将随着南美新豆的上市而增加,猪价下跌可能会带来一系列连锁反应,油脂价格将受到打压。


最新商机
  发布商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