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大豆出口关税30%背后的俄农业发展困境

2021-01-01
 

泛俄农业投资信息 佳沃农投

俄罗斯对大豆征收30%的出口关税政策已进入公众公开讨论阶段。远东大豆种植企业联合向俄政府提出反对意见。俄政府或会考虑在征收大豆关税政策基础上,添加补充条款,以避免对远东大豆种植户造成冲击,目前俄政府尚未签署法令。

俄罗斯大豆出口量约90万吨,占远东大豆产量的一半,其中约80万吨对中国出口。在俄从事大豆种植的中国农户和中国企业大豆产量占比达到25%。

对大豆征收出口关税与葵花籽出口关税上调原因本质不同。俄大豆产量440万吨,境内加工规模可达700万吨,大豆原料严重短缺,豆粕类饲料主要原料产量不足或成本高,进而影响俄畜牧业健康发展。

俄罗斯大豆产业特点特殊,加工业和畜牧业集中在西部地区,大豆产量却将近一半的量集中在东部地区。俄西部大豆产业依赖进口,远东大豆产业依赖出口,俄西部和东部大豆几乎不流通。所以,大豆出口关税只会让远东大豆滞销,而且无法解决西部大豆原料短缺问题,更起不到稳定物价的作用。

所以,俄政府实际上通过对大豆征收出口关税,试图振兴远东本土大豆加工业,并促进中西部之间的大豆流通,达到自给自足的水平,减少俄大豆产业对外界的依赖。

今年年初来,虽然俄政府已尝试通过“进口转基因大豆、豆粕”和“禁止大豆出口”等措施,尝试促使大豆产业健康发展,但效果却不尽人意。这一次,“大豆出口关税政策”是否会见效,暂时不好定论。

俄罗斯农业发展核心战略是“进口替代”和“提升高附加值的深加工农产品出口“。但目前俄罗斯农业发展已偏离主方向,严重依赖种植业和粮食原料出口,农产品深加工业依然低迷,畜牧类产品部分依然依赖进口。这就是俄目前面临的农业发展困境。

通过研究在俄从事农业投资的跨国外企发展历程可看出,在俄罗斯从事单方面的种植业存在一定的风险。如,瑞典Black Earth Farming等跨国农业公司因严重依赖种植业,在俄频遭挫折,被迫逐步退出俄罗斯市场。

但也有部分跨国外国企业在俄罗斯投资农业获得了巨大的成功。比如,路易达孚和嘉吉等粮食巨头,在俄罗斯储备优质农业土地,发展种植业的同时,并购和合资的方式在当地发展仓储物流设施,进入农业原料深加工领域,加大在俄罗斯本土的市场份额的同时,依然把握着俄粮食出口贸易较大份额。

1、大豆出口关税政策尚未落地

前期,国内多家媒体援引国际文传电讯社报道称,俄政府决定对大豆征收30%的出口关税,但每吨不得低于165欧元,并自2021年2月1日开始实施,截止日期至2020年6月30日。消息已出,在国内大豆市场上掀起巨大波浪。

实际上,据俄罗斯经济发展部官网消息,这项决定是在俄罗斯联邦海关和关税法规小组委员会会议上由俄罗斯农业部提出,并在会上决议通过,但俄政府尚未签署法令。

12月23日,俄罗斯经济发展部官网发布消息,经济发展部已向俄政府提交相关草案。草案已对外公开,以供公众讨论。如果公众没有反对意见,则预计元旦后会有最终结论。

12月28日,俄罗斯阿穆尔地区农场主联盟向俄罗斯极具影响力的媒体提出请求,希望将阿穆尔农场主们“坚决反对征收30%的大豆出口关税“的呼吁声传达给俄政府。并要求政府考虑其他的预算补充机制,避免阿穆尔州种植企业大面积破产。阿穆尔地区是俄罗斯第一大大豆生产区,产量占俄罗斯大豆总量的约35%。

根据内部人消息,远东第二大大豆产区滨海边疆区的大豆种植企业也已向俄政府提出联合声明,为远东大豆生产企业提供额外的大豆出口零关税配额,配额总量提议为30万吨。

为了鼓励远东大豆销往西部,缓解俄西部地区大豆原料短缺问题,俄政府也有可能效仿《远东豆粕西运运输补贴政策》,对远东大豆生产企业提供运输补贴,

对大豆出口征收高达30%的关税对俄罗斯远东大豆种植企业带来严重打击。俄罗斯大豆出口总量约为90万吨,基本以远东地区大豆为主,因远地区大豆加工产业规模有限,远东生产的大豆约50%以上需要对外出口。其中将近90%对中国出口。在远东从事大豆种植的中国农户和中国参股企业大豆产量达到远东总量的30%以上。

下面通过分析俄罗斯农业产业发展现状和大豆产业特点,结合国家农业发展核心战略,总结在俄从事农业投资的大型外国企业的发展历程,并经过梳理俄政府近期发布的大豆相关政策,具体探讨俄罗斯大豆出口关税政策深层原因,并对在俄从事大豆生产的农业企业未来面临的挑战做初步分析。

2、俄罗斯物价高涨 俄政府采取系列措施

疫情以来,全球粮食价格持续上涨。因石油价格大幅波动引起俄罗斯卢布贬值。如下图所示,俄罗斯货币卢布汇率与国际石油价格直接挂钩。

卢布贬值使得全球最大的粮食出口国俄罗斯粮食价格在国际市场上更具竞争优势,粮食出口量激增导致俄罗斯境内谷物和油籽成本持续上涨,俄境内粮油加工业面临原料不足或采购成本高等问题,随之带来境内物价高涨。

俄罗斯粮食价格走势图显示,今年年底,俄罗斯境内粮食价格涨幅已达到2012年来历史最高峰。面包和葵花籽油(俄罗斯植物油消费市场中占比超过80%)是俄罗斯最主要的食物品类,肉蛋奶等畜牧类产品也是因为饲料价格上涨而越来越贵。

2020年3月份以来,俄罗斯通货膨胀率持续走高。物价上涨已经引起民众严重不满。此前,俄罗斯联邦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严厉批评了俄罗斯联邦经济发展部部长马克西姆·列舍特尼科夫。普京在会议上提出,在疫情期间支持农业原料出口本身就是错误的。普京认为,目前俄罗斯粮食生产企业利润率已经非常高了,不对外出口也可以保证他们较理想的经济收益。

所以,近期俄政府采取系列措施,试图通过限制粮食出口和加征出口关税的方式,控制俄境内粮食价格并稳定物价。

前期,俄罗斯政府签署法令,从2021年1月9日到6月30日,将葵花籽和油菜籽的出口关税从6.5%提高到30%(每吨不低于165欧元)。从2月15日至6月30日对小麦、大麦、玉米、黑麦等农作物实施出口配额限制,配额总量为1750万吨,并对小麦追加了出口关税(配额内每吨25欧元,配额外50%,但不低于100欧元/吨)。

2020年4月1日至6月30日,俄罗斯政府也曾对小麦、黑麦、大麦和玉米等农作物实行了出口限制配额政策,配额总量为700万吨。当时对境内粮食价格起到了一定抑制作用。俄罗斯农业部表示,未来该措施将成为调控俄境内粮食原料价格和市场平衡的主要措施。

俄政府葵花籽和油菜籽的出口关税上调后,还尝试对大豆出口征收30%的出口关税,但众所周知,俄罗斯大豆产业特点与俄罗斯其他农产品品类完全不同。

以俄罗斯葵花籽产业为例,葵花籽是俄罗斯最主要的油籽品类,年产量约为1350万吨,俄境内葵花籽加工规模约为1330万吨,年出口量为69万吨,供需刚好。如果不对外出口,则不但不会对境内葵花籽种植户带来太大影响,而且有助于加工业政策运营,并控制境内葵花油等主要农产品市场价格。

但对大豆征收关税不仅对俄境内物价起不到任何作用,而且还会打击远东大豆种植业的积极性。既然这样,俄政府为什么还要对俄大豆征收出口关税?

3、俄大豆产业特点特殊 大豆出口关税对俄物价影响甚微

俄罗斯大豆2019年产量约为440万吨(非转基因),年出口量为90万吨,进口量约为220万吨(转基因为主),境内大豆加工总规模570万吨。如果加工业满负荷运转,年加工能力可达到700万吨。所以从整体市场供需平衡来看,俄罗斯大豆产量严重不能满足境内加工需求,而俄罗斯目前大豆加工量不足导致俄境内饲料产业豆粕等原料不足,进而影响畜牧类产品价格。

俄罗斯大豆产业主要分布在中央区和远东区,南部地区产量可忽略不计。

20210101/6c8195dda2577a353286550e3e14dc11.png

俄西部地区俄罗斯大豆产量300万,最低加工需求520万,所以每年需要进口转基因大豆220万吨(从巴西和巴拉圭进口)。

远东大豆产量约为140万吨(蛋白含量最高),最大加工需求约50万吨,而且近几年持续减少,对外出口量超90万吨(大部分对中国出口)。

随着中国对远东非转基因高蛋白大豆进口需求猛增,远东地区大豆种植面积逐年上涨,过去19年,大豆产量增长12倍。    

20210101/c40dec9f1c1a717491de8fa5e40d9172.png

由于东部和西部之间的运输物流设施落后,运输成本高,运输时间长,俄罗斯东部和西部之间大豆流通量很少。根据俄罗斯农业部农业分析师中心统计的数据,11月底至12月初,远东地区大豆价格最高达到35331卢布/吨。同时间段,北高加索联邦区大豆价格最低,约25000卢布/吨。远东大豆目前价格本身就比俄罗斯西部地区高,如果再加上约为6500卢布/吨的运费,远东大豆对于俄罗斯西部地区大豆加工业来说成本太高。

因此,俄罗斯西部地区和东部地区大豆产业互不干涉,独立发展。西部大豆产业依赖西方进口大豆,而远东地区大豆产业已经完全依赖向亚太地区ch酷欧,尤其依赖中国市场。

20210101/28b24acebe60137bb4d45e4ac3854c28.png

如果远东大豆不出口,在远东本地区加工业消化不了远东生产的全部大豆。远东地区大豆农户将会严重受损。

远东地区大豆产量主要分布在阿穆尔州约90万吨、滨海边疆区约32万吨、犹太州14万吨、哈巴地区约4万吨。 

20210101/692c8fd0773b504f9fdc8ae2cbfe331c.png

其中,中国农户和中国参股企业种植大豆占比在滨海边疆区占比约20%,阿穆尔占10%,在犹太州占比60%,总量达35万吨,占比约25%。在远东中国农户和中国参股企业他们生产的大豆基本对外出口。

20210101/d974abe704cd41240381fd42f38d08b8.png

按此逻辑,俄罗斯政府对大豆出口征收30%的关税对俄罗斯西部大豆加工业没有任何帮助,更不会起到稳定俄罗斯物价的作用。反而对俄罗斯远东地区大豆种植业带来严重的负面影响,尤其对在俄从事大豆种植的中国企业。

4、大豆出口征收高关税的实际原因

俄政府难道不了解俄罗斯大豆产业特点?为什么要采取这样损己害人的政策措施?是专门针对中国?

俄罗斯生产的大豆全部都是非转基因大豆,俄罗斯几乎没有豆制品消费需求,所以大豆主要需求方是加工企业,因俄罗斯境内食用油需求基本以葵花籽油为主,大豆油大部分对外出口,而豆粕是俄境内饲料产业主要蛋白原料。俄罗斯不允许进口饲料类产品,其畜牧业基本完全依赖俄境内的饲料产业。

20210101/128cb3a1ca6e93299143899f76fb736a.png

如上图所示,由于俄罗斯饲料产量尚不能满足境内畜牧业市场需求,俄罗斯肉蛋奶等畜牧类产品一直不具备价格优势,部分品类甚至不能与进口商品竞争。

据俄罗斯农业市场研究中心Prozerna的数据,肉蛋奶等俄罗斯畜牧类产品生产成本中,饲料成本约70%。而饲料成本中,饲料用粮食和油粕等原料成本超过60%,而大豆蛋白即豆粕成本占到20%-30%。只有远东和南方联邦区产的高蛋白大豆才符合俄罗斯饲料产业原料标准。所以,限制出口大豆,其实是为了使远东大豆流通到西方,支持俄西部大豆加工业,摆脱依赖进口大豆原料,进而促进饲料产业规模发展。

近几年来,中国对俄罗斯非转基因大豆需求量猛增,抬高了俄罗斯远东大豆价格。因远东大豆具有较好的品质和价格优势,中国进口商给出的采购价格超出了俄罗斯西部地区的大豆加工企业所能承受的极限。这种现象不仅将俄罗斯东部和西部大豆产业进一步分化,而且对远东本地区的大豆加工业带来了严重的负面影响。

2017年以前,远东大豆加工规模约为60万吨。但近几年来,因大豆原料价格不断上涨,多家大豆加工企业陆续倒闭。滨海边疆区最大的大豆加工厂2019年底也被迫关闭。截止到2020年初,远东还生存的大豆加工企业加工规模不到35万吨。其中规模最大的两个大豆加工企业《阿穆尔农业中心》和《AHK》也只能依靠国家优惠贷款勉强盈利。如果俄罗斯政府不采取措施,远东地区大豆加工业将全面崩盘。

2019年年底,中国已允许进口俄罗斯非转基因豆粕类产品,但目前中国市场还没有完全接受高成本的俄罗斯非转基因豆粕。所以,远东豆粕出口未能拯救远东加工业。虽然俄政府鼓励远东豆粕销往俄罗斯西部地区,并提供运输补贴,但是远东豆粕因生产大豆原料成本高依然未能打开俄西部豆粕市场。当远东大豆加工企业生产的豆粕类产品销售价格已经无法覆盖逐年高涨的大豆原料价格的时候,大豆加工企业只能停工。

所以,俄罗斯针对大豆征收30%的出口关税实际上是为了促使远东地区农业产业健康发展:1、促进俄罗斯东部和西部之间的大豆流通;2、支持远东大豆加工业。

5、俄政府近期关于大豆进出口政策总结

2020年4月16日,俄政府为了支持饲料产业,控制大豆和豆粕等原料市场价格,自2020年4月28日起,全面放开转基因大豆和豆粕的进口,这是俄罗斯历史以来,首次大面积允许进口转基因农产品,截止日期至2021年1月1日。据俄罗斯海关总局数据,该政策生效以来,尚未出现转基因豆粕和大豆大面积进口记录。因为政策发布后,一直没有出台具体操作流程和检验检疫要求方案,可见政策尚未起作用。2021年1月1日后,该政策是否延期尚不确定。

2020年4月30日,俄政府因疫情不稳定因素,为了保证境内大豆原料需求,禁止向欧亚联盟国以外国家出口大豆,截止日期至6月30。但是”出口禁止令“导致远东将近10万吨大豆因没有销路为当地农民造成巨大损失,俄政府在截止日期还没到的情况下,被迫提前解除大豆出口禁令。事实证明,目前远东大豆产业严重依赖中国市场。

俄政府近期针对大豆采取的以上两项措施都是为了控制俄境内大豆和豆粕价格,并降低饲料成本。但结果显示并不凑效。

所以,如果俄政府坚持针对俄罗斯大豆出口征收30%的关税,则可以看出俄罗斯不计后果的发展本土大豆加工业,并复兴国家畜牧业的强烈决心。

6、在俄投资农业务必充分了解俄罗斯农业发展核心战略

近年来,俄罗斯农业发展非常迅速,但是农业细分领域发展并不均衡,种植业原料出口量激增,饲料产业原料短缺,畜牧类产品成本依然高涨,在国内农业全产业链并没有形成完整的闭环,中间深加工环节出现断层。所以,俄罗斯农作物原料越来越依赖出口,而高附加值的深加工农产品却依旧依赖进口。在全球贸易经济格局发生百年不遇的变化背景下,一旦俄罗斯与其他主要贸易伙伴发生摩擦,俄罗斯农业和经济将面临巨大的挑战。

其实纵观下来,俄罗斯政府农业发展战略一直都没有改变。核心思想只有两点:“促进进口替代”和“增加高附加值农产品出口”。但以俄罗斯目前的农业发展状况来看,种植业单方面发展,国家农业发展态势有点偏离农业发展核心战略方向。

7、路易达孚和嘉吉在俄农业发展历程分析

从2012年到2017年间,俄罗斯种植业已成为经济收益最高的领域,吸引了全球大型跨国企业陆续进入俄罗斯农业市场。瑞典Black Earth Farming、 Volga Farming、 芬兰 Trigon Agri 和乌克兰Myronivsky等在俄罗斯进行农业投资,但是在发展农业过程中,因严重依赖种植业或土地所有权存在纠纷等问题,在俄罗斯陆续遭受挫折,被迫逐渐退出俄罗斯市场。

但还是不少外资企业在俄罗斯投资农业获得了巨大成功。四大粮商路易达孚和嘉吉,以及美国NCH 资本(AgroTerra)等大型跨国企业在俄罗斯投资农业获得成功的原因是:这些企业根据俄政府农业发展战略,及时调整业务方向,在俄罗斯储备优质农业土地,发展种植业的同时,通过并购或合资的方式开始发展仓储物流设施,进入农业原料深加工领域,加大在俄罗斯本土的市场份额的同时,依然把握着俄粮食出口贸易较大份额。

根据分析在俄罗斯投资农业的大型跨国公司在俄罗斯发展历程可以看出,在俄罗斯投资农业,务必要发展农业全产业链,而不只是单方面从事种植业,虽然近几年种植产业获得了较高的经济收益,但存在较大的风险。

种种迹象表明俄政府依然非常欢迎外国投资者,远东营商环境没有发生本质的改变。只是作为投资者,需要深入的了解投资目的国未来几年的核心发展战略,做好长期发展规划。

8、大豆出口关税对中俄大豆贸易影响

如果俄政府正式签署法令,即从2021年2月1日开始对大豆出口征收30%的关税,那么已经在远东投资大豆种植的中国企业将面临什么样的局面?

1、 进入12月份以来,虽然俄罗斯大豆价格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点,俄罗斯大豆对华出口量依然在大幅增长。根据“俄罗斯农产品出口中心”的数据,截至12月13日,俄罗斯大豆出口额为4.28亿美元,而去年同期为2.46亿美元。从2020/21季节开始,截至12月15日,俄大豆出口量为60万吨,比上一季增加28%。

图片

年后,在俄大豆出口关税政策的刺激下,远东大豆价格必会降温,由于远东地区大豆储存能力和加工能力有限,到时远东大豆出口价格将恢复到正常水平,加上30%的出口关税的情况下,对于目前中国大豆市场价格情况而言,依然存在一定的贸易差额。所以该政策不会导致中俄大豆贸易量急剧下滑,但有一定的影响。

2、根据远东地区气候条件,2月至6月底,远东不会出现过冷或过热的天气 。只要降雨量在合理范围之内的情况下,对于在远东发展种植业的同时,还具备粮食储存和粮食初加工产业的企业来说,该政策是暂时的,所以大豆出口关税政策对具备一定的农业存储和加工设施的企业将不会造成太大影响。

3、为了鼓励外国投资者,并提高远东农户积极性,俄政府有可能效仿《远东豆粕西运运输补贴政策》,对远东大豆生产企业提供远东大豆西运运输补贴。目前来看,该措施是促进俄罗斯东部和西部大豆流通的最有效方式。

4、根据佳沃北大荒农业控股远东分公司总经理提供的消息,目前远东大豆生产企业联合起草请愿书,提议俄政府为远东大豆种植户提供关税以外出口配额约30万吨。如果被采纳,远东大豆对华出口贸易利润率将创历史新高。

此次俄政府对大豆出口政策对在俄从事农业投资的企业再次敲响了警钟,未来在远东发展农业的外资企业,在合法合规经营的同时,还需对俄罗斯农业行业特点和国家战略进行全面分析,满足其发展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