棕榈油期货国际化业务常识

2020-12-09
 

证券日报

我国是棕榈油进口和消费大国。大连商品交易所(以下简称“我所”或DCE)的棕榈油期货上市十余年来,运行稳健,市场规模位居全球前列,影响力日益提升,已经成为我国现货贸易定价基准。棕榈油品种期现货市场与国际市场联动性较好,产业对国际化需求强烈,已经具备国际化条件。棕榈油期货是已上市农产品期货中的首个境内特定品种,这是我国期货市场对外开放、服务全球产业企业的又一重要举措,有利于不断巩固期货市场对外开放成果,进一步提升我国期货市场服务全球产业链的能力和水平。

从服务产业角度看,棕榈油作为我国全进口商品,期货市场国际化后,将打通其生产、加工、消费环节,境外单位客户可同时参与BMD和大商所市场,能更好满足境内外棕榈油生产、加工和贸易企业的避险需求,形成完整的产业风险管理链条,助力“一路一带”产业合作行稳致远。

对期货市场来说,随着越来越多国际棕榈油加工、贸易等境外企业参与进来,能够促进境内外、期现货棕榈油市场深度融合,同时有助于棕榈油期货近月合约活跃和主力合约连续,提高棕榈油期货市场运行效率和流动性,优化市场结构,进一步提高市场运行和发展质量,有利于棕榈油国际定价能力提升,助推人民币国际化。

一、棕榈油现货市场情况

(一)棕榈油是全球最大植物油品种

棕榈油是全球产量最大、国际贸易量最大的植物油品种。

2019年全球棕榈油产量近7302万吨,较2009年的4638万吨增长57%。棕榈油的主产国是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两国产量占全球产量的85%左右,印度尼西亚产量占全球产量的57%。

20201209/7df43f4d6fa91eaa967e054d34765c2f.png

(二)中国是棕榈油进口和消费大国

全球棕榈油消费呈增长态势,由2009年4422万吨增至2019年的7162万吨,棕榈油的主销国是印度和中国等国家。

中国是世界第二大棕榈油进口国,第三大消费国。近两年,中国棕榈油消费增长较快,2019年消费量为646万吨,创近十年新高。中国棕榈油完全依赖进口,其中60%来自印尼,30%来自马来西亚。

印尼和印度是世界最大的棕榈油消费国,2019年两年的消费量分别达到1275万吨和1019万吨,分别较2009年增长145%和77%。

20201209/a1282ac5ca0628496c8bf48720c36c9e.png

二、棕榈油期货市场情况

(一)市场规模较大,按可比口径高于BMD

我所棕榈油期货成交活跃,市场规模较大。2009年至2019年间,棕榈油期货年成交量连续多年在中国农产品期货市场位居前列。2019年,我所棕榈油期货成交量为1.35亿手,折合13.5亿吨,按可比口径是马来西亚衍生品交易所(BMD)成交量的5.77倍。

DCE棕榈油期货持仓量常年处于中国农产品期货前列。2019年,DCE棕榈油的日均持仓为42万手,折合420万吨,约占棕榈油现货进口量的62.3%。

20201209/83b9f6a72a714510338399149c52aa2d.png

(二)期现价格相关性较好,境内外具有一定联动性

DCE棕榈油的期现价格相关性较好,期货市场功能发挥情况良好。2019年棕榈油的期现价格相关性为0.99,位列全国农产品期货第一名。

20201209/ac2a3b1fffb42c1f5236fd9b7ebee2fc.png

我国棕榈油供应完全依赖于进口,现货价格与国际市场相关性较强。在此基础上,DCE与BMD棕榈油期货价格长期趋势基本一致,价格相关性强,两者价格相关系数为0.98。

(三)单位客户持仓比例稳定,外资产业客户持仓占比较高,机构投资客户参与度有提升空间

DCE棕榈油期货单位客户(包括产业客户和机构客户)持仓稳定。近十年来,棕榈油期货的单位客户持仓保持在40%以上,2019年单位客户持仓为54.21%。

三、路径与方案

大商所引入境外交易者参与棕榈油期货在交易、结算、风险控制方面均采用铁矿石等境内特定品种的现行方式。

在交割制度方面,不改变个人客户交割月份持仓现行处理方式,增加了不能接收或者开具增值税发票的单位客户不得交割的相关规定。如单位客户不能开具或者接收增值税发票,将导致增值税抵扣链条断裂,增加对手方交割成本。为有效保护交易者权益,维护市场公平、公正,故在引入境外交易者参与棕榈油期货的有关规则中增加了此项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