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懂产业,怎能做好交易?一文讲透油脂油料产业链

2020-11-16
 

洪观世界

上周,我参加了大商所支持的广西油脂油料调研团,有幸结识了许多产业内的朋友,对整个油脂油料产业链也有了更清晰的认识。

本文不谈行情分析,专门聊聊产业链的事。

可能很多做期货投机的朋友,包括我自己,对产业都比较陌生。但产业是行情走势的根本,值得我们去深入研究。

油脂油料产业链

本次调研团共15个人,主要来自三大板块:投资基金、现货商和期货公司研究员。走访的企业包括饲料厂、贸易商和油厂,基本上涵盖了产业链的主体。

油脂油料按产业上下游可以分为几个环节。以大豆为例,分为大豆出口商、油厂、贸易商、终端客户(主要是饲料厂和用油企业)。

出口商向美国和巴西的农民收购大豆,然后转售国内油厂。中粮和中储粮都是国际市场上,非常具有影响力的出口商。

油厂可根据自身的生产进度和预售合同情况,来预定未来大豆的采购量。确定了采购量之后,油厂要先向出口商预交一部分定金。然后,就要在规定期限内,在CBOT大豆期货盘面去完成“点价”。

点了价后,出口商就会在盘面上卖出对应数量的大豆合约来锁定风险。点价的价格也就是油厂的采购成本。

如果点价点得低,后面原料价格上涨,导致产品涨价,油厂就能赚很好的利润。如果点价点得高,采购成本过高,万一后续原料价格下跌,导致产品价格同步下跌,就将给油厂的生产经营造成极大的压力。

所以,点价是油厂采购最核心的环节,也是决定油厂利润的关键。

油厂会根据自己的采购成本,换算出压榨利润后,给贸易商和下游企业报出基差合同。不同区域由于供需关系的差异,基差会有所不同,但一般不会高于运费成本。

当不同区域之间基差的差价高于运费成本时,低基差地区的货就会大量地发往高基差地区,赚取差价,从而把高基差拉下来。

贸易商的独特地位

贸易商在产业链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

我以前一直想不明白,饲料厂为什么还要跟贸易商买货?直接找油厂订不就好了吗?

因为按我们传统的理解,贸易商作为油厂的代理商,价格一定比厂家贵,否则他们赚什么钱呢?

事实上,油脂油料行业,贸易商的地位非常重要,而且在大部分情况下,他们的货确实卖得比油厂便宜。

是他们拿货有折扣?不完全是。

拿豆粕来说,如果豆粕库存比较充足,有涨库停机的压力,这时贸易商去提现货的话,确实会有一定的价格优惠。但贸易商的核心价值不是这个。

贸易商的利润主要取决于盘面操作。

比如贸易商看好后面的基差和价格,能在价格低位点价,后面基差和价格上涨,盘面上有可观的利润,就能以低于油厂的价格向客户报价。而且贸易商的账期比较灵活,可以赊账,但一般赊账的报价会比现金拿货稍贵。

贸易商的另一个优势是提早锁定货权。

在油厂供应紧张时,基差合同一般都是提前几个月就卖完,现在加工生产的都是几个月前的订单。这时如果你要找油厂要现货,那肯定没有。

但贸易商手上有货,可能是物理库存,也可能是合同库存。

不过,如果现货紧俏,贸易商的报价一般也不会比油厂便宜,但优势是有货,而且还有一定的账期。所以既使是大型的饲料厂,有时也会向贸易商买货,关键是看价格。

在与产业内的朋友交流中,我大概理解了油厂与贸易商的关系,其实是一种互相依存,各取所需的关系。

比如,当行情不好,有涨库压力,或者是要冲业绩的时候,油厂会找关系好的贸易商帮忙多提点货。

作为回报,当货源紧张,市场上比较难订到货的时候,对于关系好,帮过忙的贸易商,油厂会优先保证供应。这种情况下拿到货的贸易商,赚的基本上都是无风险的钱。

比如最近市场上,菜油比较紧缺,某油厂的领导开玩笑说,现在的菜油是计划经济。像这种情况下,肯定是关系比较好的贸易商,供应会得到优先保障。

总体来说,贸易商能不能赚钱,关键还是看行情节奏的把握。这一点,其实跟我们做期货投机一样。

在行情低位时, 能果断点价,锁定成本;在行情高位时,有渠道能快速出手;在货源紧张时,能提前锁定货权。

所有这些,对贸易商的期货盘面把握能力,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包括价格的把握,库存的把握,需求的把握等等。一般的贸易商,由于知识、能力、资源的限制,显然很难达到这样的水准。

所以,市场上还衍生出一种服务,有一些专业的期货操盘团队,专门帮贸易商进行盘面操作。

可以说,市场上做得好的贸易商,一定是期货市场上最厉害的角色。

他们既懂产业,懂现货,对产业内的方方面面都了如指掌,还特别懂期货。对价格走势,基差升贴水,远近月套利机会等等,也都信手拈来。

这次我们走访的一个贸易商老总就是这样。全程两三个小时的交流,所有行业内的数据,各个细节,各产品的动态都了如指掌,让你不服不行。像这种人,在市场上赚大钱,也是顺理成章的事了。

相对之下,油厂对盘面的敏感程度要远远低于贸易商。概括地说,贸易商赚的是投机的钱,油厂赚的是压榨利润的钱。

期货为饲料企业赋能

作为下游企业的饲料厂,也是期货市场上的重要力量。

饲料企业原料采购的大头是玉米和豆粕。大型的饲料集团一般是集团集中采购,以降低成本,再根据旗下各个工厂的生产进度来安排原料供应。

从我们这次调研来看,大型饲料集团一般会买油厂的基差合同,而且会设置专门的期货部门,负责盘面的操作。而小型的饲料企业一般较少去买基差,都是买一口价现货,随用随买。

我们有个团友,是某大型上市饲料集团的期货部门领导,我这次跟他交流得比较多。

前段时间,他们集团收储了20万吨玉米,后来玉米价格一路走高,集团领导就提出,要不要做套保,然后他们那个周末连续两天加班开会讨论。

最终他们期货部门给出的意见是,暂时还不能套保,后面价格可能会进一步上涨。

所以,他们集团没在那个时间点套保。后面玉米价格果然一路高歌猛进,他们因为这个建议,让公司在期货账面上少亏了2000多万。

但他坦言,期货部门的压力非常大。这次是因为看对了,为公司创造了价值。但万一哪次看错了,可能就会给公司造成2000万的额外损失。如果发生方向性的判断错误,那可能整个期货部门都要问责。

所以,虽然他们是产业内的,也要经常四处去调研,了解最新的动态。

他们交上去的报告很短,可能一页纸都不到,但不能得出模棱两可的结论,必须是清晰可执行的论断。

从以上的分析中,我们可以看到,整个油脂油料产业,与期货的结合已经非常紧密,用某贸易商老总的话来说,是最紧密结合的产业,没有之一。

我在想,期货是对手盘交易,产业内的每一个环节,每一个交易者,都是我们潜在的对手。面对这么强大的对手,要想战胜他们,获取长期的收益,难度可想而知。

连这位贸易商老总都感叹,现在赚钱比以前困难多了。

现在大家都对产业研究得非常透彻,一发现机会,大家都看到了,都是集体进场交易,导致以前一个月才走完的行情,现在可能一天就走完了。

做了二十多年产业的老司机都感慨,钱更难赚了。而我们这些投机者,却对产业一无所知,想想都有些后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