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脂行情已经到了吃鱼尾巴的阶段

2020-10-13
 

史恒昱

今天的更新聊两件事儿,一个是昨天中午MPOB数据的要点,一个是谈谈后面油脂行情的看法。

先说MPOB的数据吧——

2020年9月MPOB产量数据报告

产量: 1,869,339吨   库存 1,725,120吨

三大机构预测2020年9月MPOB数据报告

路透预测数据:产量 195万吨  库存172万吨 

彭博预测数据:产量 196万吨  库存 172万吨

CIMB预测数据:产量 191万吨  库存 167万

9月份的产量还是有点问题的。总量低于民间机构的预估,往细了看,这个月的FFB单产只有1.65,比我的参考值要低不少,上个月也是这样,所以我调低了后面几个月的单产数据。

9月马来全国的出油率居然有20.14,这个数还是挺大的,但是产量表现不行,推算出来的收获面积到达了最近几个月的最低点。

东马两个省的产量异常地低,拖了全国产量的后腿,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结合上面说的出油率高、推算的收获面积低这两件事情,我突然想起上个月有个朋友在后台留言跟我说这是否意味着可能有劳动力短缺的问题,导致一部分面积没有得到收获,但出油率还是按工厂的口径统计的。

当时我说感觉这个概率不高。然而看到这个月的数据以后,我觉得这个朋友的逻辑是对的。

跟老板们求证了一下,现在东马这边劳动力短缺的问题确实存在。这个问题我曾经在之前专门写过一篇文章,8月份发布的,但是那会儿距离开斋节结束后的时间比较短,在5月25日的开斋节过后,看到6月份的产量表现很好,一个月收上来188万吨的果儿,我觉得劳动力短缺的问题不是很严重。

但是8、9月份以后,东马产量的表现确实不尽如人意,跟马来半岛有很大的差异:

当地时间11日,马来西亚政府宣布,自10月14日凌晨起,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行政首都普特拉贾亚及雪兰莪州和沙巴州将实施有条件行动管制令,进一步防范和遏制新冠疫情的蔓延。

上述行管令为期2周至10月27日结束。管制令期间禁止所有人跨区进出;每户只允许两人外出采购生活必须品;学校、学术机构、公园、宗教场所、休闲中心和夜总会将关闭,不过,经济领域可以保持正常运作。

从数据上看,9月底以后,马来的新冠每日新增确诊和累计确诊人数出现了加速的迹象,所以10月27号以后,马来的行动管制令是否会延长,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关于马来现在的行动限制令,东马的两个州,沙巴和沙捞越比马来半岛更严格,因为他们是具有地方自治权的。我刚刚登陆了美国驻马来大使馆的网站,找到了关于入境的相关政策,直接使用古狗机器翻译给大家看一下:

沙巴:从10月12日至10月25日,将禁止从沙巴到马来西亚半岛,砂拉越和纳闽的旅行。从10月3日起,禁止沙巴内的跨地区旅行,但那些需要基本服务的人除外。只有沙巴人,持有马来西亚移民局(Sabah)签发的有效通行证的乘客(包括其配偶)以及为基本服务旅行的乘客才可以进入沙巴。除上述人员外,其他人进入沙巴之前必须获得沙巴首席部长部门的特别许可。所有通过KLIA转运到沙巴的国际旅客,在转机之前都必须在KLIA的国际入口处进行COVID-19测试,并且必须在抵达沙巴后在指定的检疫中心进行14天强制性检疫。

沙捞越:从10月10日起从马来西亚半岛进入砂拉越的所有旅客必须通过EnterSarawak应用程序申请入境许可,填写并提交电子健康申报表,在到达指定设施后隔离14天,并在进行Covid-19测试第二天和第十天。检疫和Covid-19检测的费用将由旅客承担。此外,从10月4日至10月18日的14天之内,沙巴和纳闽的所有非沙捞越人和外国公民将被禁止进入砂拉越。

很多孟加拉的外劳其实连工作签证都没有的,好多都是拿个短期签证入境后能黑多久黑多久,在目前严格的防控政策下,外劳缺失的问题很难解决。

马来对疫情的防控政策的松紧,可能是影响这个事情的关键,我们应该持续关注。

MPOB这个月的数据里第二个亮点是出口,尤其是毛油的出口,仍然在50万吨以上的水平上。之前我和几个朋友年底的库存放的比较高,是因为觉得这么高的出口规模无法维持,但目前来看,包括10月份,出口一直很猛。这个着实超出预期了。

CPO的出口这么猛,其实是导致库存偏低的最重要的原因,每个月五十万吨和十来万吨的差距,比产量波动个几万吨、十来万吨牛逼多了。所以产量的东西,大概看看就好了,对于未来三四个月来说,产量对市场的影响是次要的。

无奈之下我把10-12月的出口也做了相应的调整,前面放的太低了。

调完以后,我的表里马来这个自然年度的期末库存只有不足170万吨,这是非常低的水平,真是一点压力都没有。

从这个角度看,至少在国际市场,棕榈不会太怂。嗨,其实国内也不会怂。

20201013/27838d46f354692179b9721497dc7894.png

这是今天要说的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关于油脂整体的行情的看法。

今年四月底以后大家刚开始炒棕榈油产地后几个月可能减产那档子事儿的时候,最初我还挺看多的,然后推了一段儿之后我就早早地撤了,然后一直踏空很久以后才又想明白。

那会儿身边一个研究宏观的大哥,就特别激进地呼吁玩命买油脂油料,买农产品,我说为啥啊?他说因为货币宽松啊,农产品弹性大,容易涨。

他问我,油脂基本面咋样?

我说比较温和吧,倒是没啥利空,他说,那就得涨。

我当时脑子还停留在想找个硬邦邦的基本面大利多的思维里,不以为然。

回头看,不可否认这一波行情确实是宏观和外围驱动走出来的,直到8月份以后,豆油在央企收货和全产业链上下游疯狂博傻的推动下才真正表现出了α。

20201013/c23bd4e91c16ede1c624f7e5498c406b.png

所以对后面单边走势的把握,其实还是外围的方向主导,别特么扯什么基本面,那是睁眼说瞎话。嘴里说着基本面手上拿着单边的单子,赚了钱的都是lucky dog。

为了验证宏观大哥的说法,我做了下面这张丑丑的图:

20201013/ec297552f04110e4bdd29ec1f2f9a23d.png

发现可能还真是这么回事。

您看,油脂油料/大宗商品指数这个比值,对货币松紧的变化的弹性确实比较大。

货币政策具有很大的惯性。今年年中,完全可以预见到各国为了对抗疫情开展的宽松的货币政策不可能一两天内就结束,当时油脂油料的估值偏低,豆粕涨不动,那油脂的上涨,在板块间和品种间的配置上,就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然而,在未来几个月这种长度的时间维度上,我觉得现在油脂的价格已经处于高位。

这是基于两个方面的考虑:

(1)各个国家和地区,尤其是中国的宽松政策都在慢慢转向,尤其在国内,今年一直是相对谨慎的,远不像美国那样慌不择路。油脂积累起来的α,可以回吐一下了。

(2)真正转折的时间点可能出现在11月份美国大选以后,川普是否连任,后面中美关系可能都会趋向于缓和。对于整个地球来说这会是一个重大的转变。然后大家哈哈一笑,大央企锁定的远期合同也可以慢慢释放了,然后油脂一地鸡毛。这都没准儿的事儿。

对于当下的市场来说,各种前面大家关注的利多都还存在,现货市场看起来也还很坚挺。但是我总觉得,没有什么新东西支撑行情往上继续再突突一段儿。前期高点就在附近,是不是去摸一下或者再突破一下,区别不大。

就算有那么一段儿的话,也只是一个鱼尾巴,吃不好要扎嘴的。

单边价格、油粕比,YP,现在都在高位。油粕比最近跌了一段儿了,但还不够低。

上面是一个比较左侧的判断,大家自己掂量着弄吧。

写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