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广油脂油料调研纪要:广西油企

2020-09-29
 

牛钱网

调研背景

2020年新冠病毒的爆发,原油价格剧烈波动及国际关系的变化等诸多变数也为油脂油料行业带来许多不确定性。油脂在众多农产品品种中,金融属性较强,因此受宏观及原油价格变化的影响也较大,对于市场情绪的反应比较敏感。进入2020年下半年,随着国内疫情得到控制,社会返工和养殖得到有效恢复,油脂油料行情也逐渐好转。

在此背景下,9月下旬,我们特组织广东、广西省份调研。本次调研, 由在油脂油料行业深耕数十载的资深专家于国平老师带队,对油脂压榨企业、油品加工企业、粮油贸易公司等进行实地调查访谈,和产业一线负责人交流,获得一手真实资料,有针对性地梳理油脂油料产业的全产业链运作信息,为预判后期行情提供一定依据。

调研时间:9月25日

调研地点:广西地区

调研对象:油脂油料加工贸易企业

企业A

产能:全国往年450万吨压榨量,国内大概150万吨—200万吨的量,进口便宜1000块每吨。今年全国240万吨压榨量,企业65万吨压榨量。

开工率:企业双榨单线,大豆压榨是代工的,今年只有七八万吨的量。往年30%左右的开工率,今年95%开工率。一般加工几个月才会因利润而选择切换压榨品种。

库存:菜粕库存一万吨,胀库会停机。菜油没有库存,下游贸易商也没有库存。

压榨利润:700元每吨,菜籽加工成本和大豆加工成本差不多。

进口情况:因为中加关系紧张,国营企业不会进口加拿大菜籽,为了满足需求,民营企业可以进口,但进口通关时间长,需要许可证,导致缺口较大,目前正是民营企业的机会(往年国企占进口量的2/3)。

需求:8月末需求开始好转,广西的货卖到云贵川较多。水产3-9月是旺季,目前需求还行,同比去年也好。10月末水产进入淡季,加上葵粕供应的恢复,后市需求可能会减弱。

售货方式:现货交易、一口价、延期、基差交易都有,延期交易到3—6月,基差是05合约加250—260。

下游:小包装卖得很好。云贵川买家较多,灌装厂、经销商都有。

进口、出油率:每月一条船(6万吨),出油率44%。

膨化大豆:需求比往年增加15%,营养好,价值高,主要用于仔猪料。膨化粉利润高,小品种,生产线投入低,但产线不能用来榨别的,没需求可以随时停机。

欧盟:欧盟主要用菜油做生柴,今年欧盟进口量很大,菜油消费应该一直强。

收储:中粮200万吨滚动收储,七八月份已经在华东收货了。中储粮是定点收储。

企业策略:只做压榨利润,远月基差锁定利润。

后市看法:菜油已经在油脂涨价过程中体现出刚需的特点,现货价格8700—9000,基差500,东莞基差450,往年负基差,并不看空。

企业B

业务:码头有四个厂。豆油、棕榈油、菜籽油压榨。小包装为主。

生产线:两条4000吨压榨线,一条3500吨压榨线,有个厂是菜籽大豆双线。1400吨棕榈油分提(嘉里500吨)。

开机率:豆油开机率50%,棕榈油满开机率。

大豆进口:全部是巴西豆。今年120万吨,库存20万吨,算船期,今年150万吨,加上生物科技大豆部分的50万吨(SPC、发酵大豆),共200万吨的量。

棕榈油:需求稳定,今年提高30%,24万吨的量,占地区90%以上。

库存情况:工厂油脂库容16万吨,除了3-4月份(除了延迟到港,需求没想到不受疫情影响依然很好,所以库存下降),其他月份库存基本较满,公司前瞻意识强,因为小包装量需求很大,存的货多一些,多存2-3月货。

港口(10个厂)总的库存豆油10万吨,豆粕20多万吨创历史新高,目前港口的豆油合同有30多万吨,到年底不卖都没关系,已经预售很多了。

豆粕库存:今年总的出货量没受影响,基本持平,但是到港大豆太多,一直在高开机压榨(滞船费一天2万多美元,所以有库存都尽快压榨)。同时认为猪的需求到11-12月份大概恢复到18年水平。豆粕23万吨库容,20万吨库存,接近满库。有订单,但发货慢。

包装情况:小包装增长30%,中包装受疫情餐饮关闭影响下降10%。

套盘:棕榈油套盘,豆油豆粕不套盘。

豆粽价差:24度棕榈油和一级大豆油价差700,10度棕榈油和一级大豆油价差100元。目前豆油现货7300,菜油9000以上,差价2000多。

生物柴油:原油价格好的时候,广东一年回收餐饮油50万吨左右去做生柴,目前亏损,拿国家补贴。

企业策略:高层大豆买船点价操作,产品几乎不做套保,利用企业资金和货量的优势进行现货贸易,高价卖货,低价可以买货,现货滚动交易。偶尔没有利润的时候会进行现货交割。

棕榈油调和量:每年3000多万吨里只有500—600万是棕榈油调和量,主要是两广。

地方收储:可能早就进行了,3月贵州收菜油,后来到湖北,地方肯定有增量,这可能就是市场上不知去向的油的归属。另外年初库存统计可能虚?,因为有油厂早就卖了货,等机会再补货。

后市判断:现货市场上基差卖了很多,基差应该不会跌。期货不好说,看节后资金会不会介入。现货比较看好油,因为国家储备在增加,中粮、中储粮各100万吨动态储备,对现货起到支撑作用。

调研小结

1、菜油民营企业在中加关系问题上成了最大的受益者,国企不进口加拿大菜籽,民营企业成了满足需求的主力军,开机率100%,利润丰厚,在中加关系得到改善前,菜籽油的价格或许会持续坚挺。加上菜籽油独特的口感,后市可能依然有高点。民企目前高基差卖远月合同,非常看好后市行情;

2、大型压榨企业有现货买卖能力,利用现货倒卖依然可以产生类似期货套保的效果,议价能力强,有很强的行业价格指导能力;

3、压榨利润的驱使,豆粕胀库导致停机的现象很普遍。养殖端需求并没有好到超预期,这可能就是油粕价差拉开的原因;

4、地方收储可能早就进行了,这可能解释了“不知去向油”的去向问题,也解释了大型压榨贸易企业抢货的原因。这个问题也许就是当前豆油的主要矛盾,但这个矛盾扑朔迷离,很难把握。豆油库存的数据也许已经失去部分参考作用,关注收储信息显得尤为重要;

5、菜油供应受限,豆油收储支撑,豆粕涨势趋缓,棕榈油炒作减产似乎捉襟见肘,高位遇到压力更加顺理成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