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油脂市场热点(二):油脂库存总量

2020-08-12
 

中粮期货研究中心  阳林钦

【油脂库存】

通常我们跟踪库存是侧重于库存的动态变动。笔者在分析库存的动态变动之前,将先横向对比各个国家的油脂库存。本篇横向对比的意义不在于比较哪个国家的油脂库存最为紧张,而是试图看看库存总量是否偏低,如果主要需求国和主要出口国的库存都偏低,那能充分说明全球供需偏紧,是总量矛盾,而不是结构性矛盾。

首先,我们看一下USDA口径下截止9月底的总库存情况。在《油脂市场全面再梳理(二)》系列文章中我们分析过全球油脂的库存消费比是下降的趋势。截止2019.9月底,全球棕榈油-豆油-菜油-葵油的库存分别是1083-383-272-153万吨,预估截止2020.9月底分别是1053-404-231-197万吨,同比持平略降。预估截止2021.9月底分别是983-413-184-208万吨,同比降约100万吨。

20200812/046a9042ff577a884a04ba3a864d68c9.jpg

图1 全球油脂截止9月底库存水平  数据来源:USDA

全球油脂库存在品种间的分布,具有几个特征:大约有一半左右的库存是棕榈油;豆油、菜油、葵油的全球库存绝对数量都不高,豆油库存主要分布在中国和美国,巴西和阿根廷的豆油库存均值水平分别在25~35万吨,波动也不大,菜油库存主要分布在欧盟、中国和加拿大。

第二,接下来我们对其他口径下的库存数据横向做个对比。其中马来-印尼-美国-巴西-印度的最新数据分别是7月-5月-6月-6月-4月。

公开数据的横向对比显示,全球油脂主要出口国马来、印尼的库存都靠近15-17年受厄尔尼诺影响减产时期的库存区间上沿,美国为连续第二个月库存下降,巴西的豆油库存整体波动并不是很大。其他未有公开数据的主要出口国还包括加拿大(菜油)和阿根廷(豆油),菜油全球供需偏紧,主要出口依赖加拿大,阿根廷农民惜售,大豆压榨利润不佳,笔者认为这两个国家未来一段时间内都不会有明显的库存压力。

全球油脂主要需求国印度、中国的植物油脂库存都处于历史低位,尤其是印度。印度本土第三方机构显示港口植物油脂库存6月底为62万吨,7月中旬为72万吨,低于90万吨的平均水平。从港口到内地的物流受到新冠管控措施的影响,推测印度国内渠道库存修复的程度更弱于港口。中国三大油库存远低于18年和19年的水平。

全球油脂主要需求国还包括欧盟、美国、北非、中东,这些国家和地区的月度数据缺乏公开渠道,从欧盟的年度库存数据来看,常年结转库存保持稳定。美国菜油和棕榈油需要进口,市场占比不高,推测美国菜油和棕榈油库存也处于不高的水平,至于北非、中东植物油脂需求对外依存度很高,通常不会保持高库存。

20200812/950f2f4bc0222bd38daa75c1d6ac0809.jpg

图2 部分国家油脂月度库存 印尼为右轴  数据来源:中粮期货研究院

图3 中国三大油周度库存

20200812/0f1c041023ad5e75f8e7e965ba352c52.jpg

数据来源:天下粮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