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半年棕榈油仍有上行空间

2020-08-04
 

期货日报

棕榈油主产区供给再现扰动,后续马来西亚和印尼产量或低于预期。从需求端看,马来西亚和印度贸易关系缓和,印度对棕榈油需求逐渐增加。植物油基本面较好,受进口量下滑以及库存处于低位等利好因素刺激,菜油价格上涨,带动棕榈油价格上行。预计下半年棕榈油价格重心将显著上移。

主产区产量不及预期

厄尔尼诺现象发生时,一般会导致东南亚地区发生干旱,棕榈油产量会下滑,影响棕榈油供给。通常厄尔尼诺从发生到结束一般持续9—12个月。历史上,全球范围内出现了若干次厄尔尼诺现象,对棕榈油主产地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的产量均造成很大影响。

2019年11月以来,厄尔尼诺指数持续高于0.5。根据厄尔尼诺/拉尼娜事件的国家判定标准,已经可以判定为形成一次厄尔尼诺事件(强度为弱)。不过,7月厄尔尼诺指数为0,暗示此次厄尔尼诺事件已经停止,但后续转为拉尼娜的概率增大,亦会对主产区棕榈油产量产生影响。

通过对比以往5年的降雨量数据,不难发现2020年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的降雨量处于历史低位,证明弱厄尔尼诺现象余波仍然存在。因此,主产区棕榈油产量可能会不及预期。

印尼棕榈油产量不高

最新的MPOB数据显示,马来西亚棕榈油库存为194万吨,不增反降。另外,马来西亚棕榈油产量低于预期,出口量高于预期。马来西亚出口量边际改善也好于预期。马来西亚船运调查机构ITS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马来西亚7月1日—10日棕榈油出口量为44.85万吨,好于预期。

截至2020年4月,马来西亚月度产量为404万吨,同比下降13%,单月产量维持负增长。受新冠肺炎疫情以及天气干旱影响,马来西亚和印尼棕榈油产量不及预期。如果后续天气影响兑现,2020年棕榈油产量将不容乐观。

印度补库存需求增加

世界油脂消费主要集中在印尼、印度、中国和欧洲。其中,印度是全球油脂消费第二大国,同时也是最依赖进口油脂的国家。印度消费的油脂品种主要是棕榈油,且保持稳定增长。

目前,印度疫情仍是影响棕榈油消费的较大不确定性因素。疫情重心从欧美转移至新兴市场国家,其中巴西、印度等国每日新增确诊病例数攀升速度较快,印度每日新增确诊接近2万例。印度国内棕榈油库存连续走低,处于历史低位,后续补库需求增加。

马来西亚和印度的关系得到修复,印度对棕榈油需求增加。印度在进口利润窗口打开的情况下恢复对马来西亚棕榈油的采购,印度主要进口商也从马来西亚进口了多达20万吨的棕榈油。根据ITS数据显示,印度7月1—10日装运83775吨,较上个月同期装运量73500吨增加10275吨。

此外,国内棕榈油市场有所回暖。到船量数据显示国内需求开始回归正常,随着后续疫情影响的进一步钝化,中国需求将进一步上升。目前,全国港口食用棕榈油总库为38万吨,而5年平均库存为64万吨,并且港口库存在继续下滑。用盘面价格去推演棕榈油的进口利润,我们发现进口利润并不太高,但到船数量以及进口数据很好,证明了国内需求确实在增加。后市国内港口棕榈油低库存或成为常态。

植物油基本面比较好

主要食用植物油包含以下三类:豆油、菜油和棕榈油。棕榈油产量约占全球主要油脂产量的36%。排在棕榈油之后的是豆油、菜油,占全球油脂产量的比重分别为29%、12%。三大油脂走势较为一致,棕榈油价格波动性更大。我们可以把棕榈油看作全球油脂定价的锚,从历史上看,每次油脂大行情都伴随着棕榈油的减产。

通过回溯三大植物油脂之间的历史价差关系,不难发现大部分时间其价差都控制在一个合理区间。菜油与棕榈油的历史平均价差为1452元/吨,豆油与棕榈油的历史平均价差为918元/吨。油脂板块价格整体上移将显著带动棕榈油价格走强。

近期,菜油上涨势头较猛。全球菜籽产量维持在7000万吨左右,近5年产量平均增速为-0.03%,而消费增速在0.53%左右,消费增速明显快于产量增速。菜籽库存在近5年以3.31%的速度减少,全球菜油供应偏紧。国内菜油最大进口来源国为加拿大,而去年以来来自该国的进口量持续萎缩,国内库存处于历史低位。

总体而言,油脂板块基本面较好,后续上涨弹性较大。当前,国内餐饮活动开始恢复,油脂需求有所增加。而三大油脂库存均处于历史低位,棕榈油作为油脂板块定价的锚,向上的弹性更大。

生物柴油产量在上升

随着各国对生物柴油生产的日益重视,全球生物柴油产量稳步上升,2019年全球生物柴油产量到达4500万吨,其中棕榈油生柴产量增加260万吨。对比各国自2015年以来生物柴油的增量,印尼扮演着重要角色,主要在于印尼是全球最大的棕榈油生产国,近年来其对生物柴油生产十分重视,2020年计划将生物柴油强制掺混棕榈油标准由20%提高至30%。

印尼从2013年1月开始实行生物柴油掺混政策,国内消费量在2013年创出历史新高。2014—2016年印尼政府又陆续推出一系列产业政策,但在这段时间仍然是市场主导,生物柴油的实际掺混率只有9.8%,而2018年9月强制执行B20政策后印尼国内棕榈油消费量迅速提高。

随着各国特别是印尼对生物柴油的推广,棕榈油工业用量不断提升。截至2019年,棕榈油工业用量占比已经上升至31.45%,随着印尼B30政策的推出,预计占比会继续提高。印尼的生物柴油以国内消费为主,国内消费占总产量的比重一度高达92%。预计2020年印尼生物柴油产量或达96亿升,棕榈油投料为882万吨,年比增长约128万吨。

原油价格上涨对植物油需求好转有支撑。POGO价差(棕榈油与汽油的价差)缩小有助于生物柴油需求的上升,利于棕榈油消费。数据显示,WTI原油的管理基金净多头6月30日经历小幅回调,但仍然逼近近5年高点位置。后续随着原油价格进一步上涨,棕榈油价格有望延续强势。

大环境利多大宗商品

美国推出了4轮史无前例的天量财政刺激计划,总规模达2.9万亿美元,财政赤字飙升创下历史新高。与此同时,美国国债发行额急剧增加,美联储购买美国国债力度空前。3—5月欧元区中仅西班牙、意大利、德国、法国四国发行的国债总规模已超过4000亿欧元。国内社会融资规模增速持续上行,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远超去年。在此背景下,棕榈油等大宗商品价格将会有较好的表现。

棕榈油价格具有很强的季节性特征。通过分析历史棕榈油价格可以得出,在年中的时候棕榈油价格一般都处于低位。这是由于棕榈油生产呈现明显的周期性特点,每年的11月至来年2月为减产周期,3月至10月为增产周期。

综合来看,棕榈油主产国天气扰动仍在,后续棕榈油产量不容乐观。加之棕榈油库存处于历史绝对低位,并且现在价格仍不算贵,预计仍有上升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