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脂企业积极响应,强化落实防汛抗洪各项措施

2020-07-14
 

油脂工程师之家 萌萌达维

防汛形势严峻,油脂厂商应及时调整应急响应级别,强化落实防汛抗洪抢险救灾各项措施。

7月以来,汉江封航,湘江封航,赣江封航,长江部分航段也已经封航,

20200714/2f8c559ee4998fd21425f3d88eedcbb2.png

各类报道都是关于暴雨,洪水及其次生灾害,对于沿江流域的油厂,饲料厂,船民和码头都受到严峻影响。

20200714/f377389795cdc0c61cae1bd4f4b1a53a.png

图为长江某码头24小时同一位置涨水情况

那么今年南方会发生98年那样的洪水吗?

早在3月的时候,气象专家就已经预测,2020年我国气象水文年景总体偏差,极端事件偏多,涝重于旱。在目前的强降水集中期,从全国形势来看,一些河段洪水最大流量已经超过了98年。以笔者目前所在的江西为例,饶河、信江、修河及鄱阳湖先后多次发生编号洪水和超警戒洪水,多站点水位甚至超1998年、超历史。但是,中国目前的洪涝灾害情况,并不会造成像98年洪水这样大范围的灾害,目前仅是一些河段流量超过98年;

另外,城市防洪工程的建设,以及水利工程的建设,科技的发展,都对洪涝灾害起到了一定的防御作用,其中具有重要影响作用的就是三峡大坝了,配合荆江分洪工程和其他分蓄洪措施的运用,堪称“长江水上的定海神针”,可避免洞庭湖平原和江汉平原地区可能发生的毁灭性灾难,所以,大家不必恐慌。

在油脂的供应链圈子里,对于到达卸货现场焦急的船户来说,洪水每肆虐一天,船,货的安全风险就大一天;对于沿长江线的码头来说,水位每抬高一分,港口设施受灾,再建的风险就高一点;对于在途的船只来说,雨每下一整夜,航段禁航的时间就要延长,行船的成本和危险系数就要大一些;对于豆粕厂家来说,雨每下一天,货物霉变,检测蛋白降低的风险就高一分;对于收货的饲料厂方来说,码头每停止作业一天,意味着原料库存在降低,未来提货霉变,水分偏高的可能性就增长一分。

着急又无奈,是目前大家普遍的心理。在油脂圈的各个端口,都在根据气候的变化,做一些有针对性的变革。

如生产端,可以在梅雨季节控制水份;贸易端,提前整理受降雨洪水影响最小的区域,在雨季进行发运;

供应链环节中,收集不受雨水影响的仓库,码头信息,在关键时刻发挥作用;

船运方面,只有不断的更新换代,用更好的动力设备,换取关键时刻的安全。

想起了一首歌:郑智化的“水手”,“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