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打断牛市,但棕榈油下半年有望重拾上涨走势

2020-07-04
 

农产品期货网

在新冠病毒疫情导致棕榈油市场的惊人牛市行情夭折数月后,随着全球需求改善以及棕榈油减产,棕榈油市场将在今年下半年反弹。

随着全球封锁措施开始放松,诸如中国和印度的主要消费国正在提高进口,补贴库存,因此棕榈油需求预计恢复。棕榈油是全球消费最大的食用油。

马来西亚棕榈油委员会称,如果印尼和马来西亚按计划实施生物燃料掺混政策,欧洲油籽产量下滑,促使买家转向棕榈油,那么下半年棕榈油价格将会涨至2594令吉/吨,约合每吨605美元,今年平均价格预计为2337令吉。

目前马来西亚衍生品交易所(BMD)毛棕榈油期货市场的基准期约价格约为2,318令吉/吨。基准期约自2019年底开始飙升,随后新冠冠状病毒造成需求急剧下滑,因为各国政府关闭国界和商业,阻止疫情传播。

面临前所未有的逆风,棕榈油价格从1月份开始大幅下挫,并于5月6日创下10个月来的最低点每吨1,946令吉,原因是棕果串单产增加,库存激增以及头号生产国印尼和马来西亚的生物柴油项目受到严格审查。

资深分析师Dorab Mistry称其为棕榈油的“残酷季节”。今年到目前为止,棕榈油价格已下跌了23%,而竞争对手豆油价格下跌18%。

市场担心新冠疫情二次爆发,一些国家和地区延长封锁时间,加上中美贸易摩擦重现,可能会给棕榈油市场前景蒙上阴影。

下面是行业分析师关注的焦点:

棕榈油产量下滑

干燥天气以及去年农户减少化肥用量,其影响已经延续到了2020年,伤害棕榈产量。虽然今年1月到6月期间印尼和马来西亚的棕榈油产量可能增加,但是下半年的产量可能放慢。下半年的产量通常占到全年产量的60%。

作为最大的种植园公司之一,PT Asian Agri公司经理Fadhil Hasan表示,由于干旱和化肥用量减少,因此今年印尼棕榈油产量可能比去年的4400万吨减少100万吨到200万吨。马来西亚棕榈油局称,由于棕榈树生物压力,加上劳动力有限,因此马来西亚产量可能下降 4.3%,为1900万吨。

印尼棕榈油协会主席Joko Supriyono表示,随着进入新的正常时代,我们必须发展更高效的经营,因为这是一个劳动密集型产业。大流行是行业变革的触发因素,我们再也无法享受高利润,要在任何市场中生存,我们必须变得更有成本效益。

需求前景

随着全球封锁措施放松,尤其是印度和中国,未来几个月棕榈油需求可能恢复。但是,目前仍不清楚消费能否完全恢复。

新加坡棕榈油分析公司(Palm Oil Analytics)经理Sathia Varqa表示,随着印度和中国开放市场,马来西亚有望从中受益,其价格相对低于印尼棕榈油价格,而且马来西亚和印度的贸易关系正在升温。食用油消费将会恢复,而油脂化学产品需求将因为肥皂、洗手液以及个人防护用品等个人卫生产品中使用棕榈油而激增。

但是LMC国际公司总经理James Fry上周在一次在线研讨会上表示,棕榈油仍面临供应过剩的局面,到今年年底,供应过剩可能远远高于300万吨。

生物柴油

新加坡华侨银行(Oversea-Chinese Banking Corp.)经济学家Howie Lee称,由于人们仍不愿各地旅行,因此生物柴油需求可能继续受到影响。他说,印尼维持其B30生物燃料掺混政策的计划也受到威胁。

印尼贸易部目前预计今年生物燃料消费将接近800万千升,低于年初目标960万千升。由于大流行病延迟提高生物燃料消费所需的基础设施建设,因此马来西亚在部分地区推迟实施B20政策。

未来几个月原油价格对棕榈油价格至关重要。投资者将密切关注欧佩克和联盟国家减产的任何举动。汽油价格上涨将有助于减少相对于棕榈油的贴水,并可能恢复以棕榈油为基础的生物柴油的掺混。

中美贸易战

中美日益紧张的关系可能会在下半年令多头们感到沮丧,因为这可能给股市、期货市场和大宗商品市场(包括棕榈油)构成压力。但Varqa表示,贸易摩擦可能威胁到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并伤害中国的美国大豆采购,为棕榈油打开了机会。

马来西亚和印度之间的关系也需要关注。由于出口关税减免,加上自去年政治相关的贸易争端之后两国外交关系改善,印度提高了马来西亚棕榈油进口。

新的疫情以及拉尼娜现象

当今最致命的大流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强大,目前全球感染新冠冠状病毒的病例已经超过了1000万人。即使投资者为大流行后的经济衰退做好准备,但人们仍担心新冠疫情二次爆发。

与天气有关的风险也逐渐浮出水面。澳大利亚气象局上周将其恩索预期上调至“拉尼娜观察”,南半球春季出现拉尼娜现象的可能性增至大约50%,是正常可能性的两倍。

拉尼娜是指热带太平洋温度下降的现象,能够给马来西亚和印尼带来多雨天气。

(北京德润林)


最新商机
  发布商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