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丸之地成就跨国粮商,日本全农收购35家邦吉在美粮库

2020-05-02
 

每日粮油

进入新世纪以来,随着国内家电制造业的飞速发展,特别是近年来我国在互联网领域的亮眼表现,在很多年轻人的眼中,日本的高科技标签在很多年轻人眼中逐渐褪色,越来越多的日本品牌也逐渐在国内销声匿迹。

然而,作为亚洲唯一的发达国家,日本的表现显然不是普通消费者能够看透的。

就在近日,日本全国农业合作社联合会(JA-全农)的子公司Zen Noh Grain Corp.(ZGC)已与邦吉北美达成协议,日本全农将收购邦吉在美国沿密西西比河运行的35家粮库,交易结束须经监管部门批准。

古老而神秘的四大跨国粮商

粮食是人类的生存之本,关于粮食的供应问题也是人类发展史上最重要的一环。资料显示,在过去的近百年时间里,美国ADM(Archer Daniels Midland)、美国邦吉(Bunge)、美国嘉吉(Cargill)和法国路易达孚(Louis Dreyfus),是世界粮油贸易加工霸主,并称全球“ABCD”四大粮商。他们利用各自的优势,实现了行业的长期垄断。

目前美国ADM、美国嘉吉仍是全球最强的跨国粮商,其中ADM至今已在超过 140 个国家拥有 470 多个粮食采购地点、280 多个加工厂、40 多所创新研发中心和农作物全球运输网络。而嘉吉则是全球最大的谷物贸易出口商、美国第二大大豆压榨商,也是全球最大的私人控股跨国粮商。

而路易达孚公司则是世界第三、法国第一大粮食输出商和世界粮食输往俄罗斯的第一出口商。

但说起最古老跨国粮商则非邦吉莫属。

拥有200多年历史的邦吉集团

邦吉集团1818年成立于荷兰的阿姆斯特丹市,恰逢“海上马车夫”重掌马六甲海峡横行全国之时,因此,与其他粮商起步于农业不同,邦吉的最初业务是进出口贸易。

但经过200多年的发展,邦吉反而成为了最能体现农业的一个跨国企业,农产品生产的每一个环节都有它的参与,包括最初的种子、化肥、农药的研发及销售,到中间生产环节中向客户提供的增值服务,再到其后的农作物收购及加工、仓储物流、贸易分销。

邦吉目前是巴西最大的谷物出口商,美国第二大大豆产品出口商、第三大谷物出口商、第三大大豆加工商,全球第四大谷物出口商、最大油料作物加工商。

东南亚地区中日粮商的冲击

而现在,传统的“ABCD”的地位已经被动摇。

首先是依托中国市场而迅速崛起的丰益国际以及中粮集团,整体营收规模已经超越部分传统四大粮商。

其次是在过去约30年的时间里,以丸红、全农(ZEN-NOH,全称为全国农业协同组合联合会)、伊藤忠商事株式会社等企业为首日本国际粮商,在国际粮食市场中也是后来居上,实力直逼传统四大跨国粮商。

而拥有200多年历史的邦吉集团自2017年以来,就一直有被收购的传闻。

日本粮商的崛起之道

与我国一样,日本同样面临着地少人多的窘境,甚至更加明显,整体的粮油自给率只有40%左右,饲料几乎全部从海外进口。因此,保证本国粮食的稳定供应,是日本粮商要解决的头号问题。

早在1970年,全农美国公司(ZGC)于1979年在美国路易斯安那州的新奥尔良成立,并依靠它的附属公司CGB股份公司( Consolidated Grain and Barge)来提供玉米、饲料和大豆的出口。目前CGB拥有100多家粮库,主要分布在密西西比河、俄亥俄河、阿肯色河和伊利诺斯河沿岸。

这项收购完成后,将有助于ZGC通过加强其在美国更广泛的业务范围,为日本和其他目的地提供稳定的谷物、油籽和饲料原料。

而另一日本跨国粮商日本丸红,则在1978年于美国波特兰(Portland)成立哥伦比亚谷物公司,具有100万吨的谷物处理能力,是美国西北部沿太平洋地区的谷物市场领导者之一。并通过收购FGDI、Gavilon Holdings的收购,使得业务拓展到更东部的大豆、玉米产区,并在全美拥有的约140个谷物收购点。

中日跨国粮商的不同

从表面来看,中日两国跨国粮商这几年的崛起都离不开一个买买买,其中我国粮商以欧洲购买为主,而日本粮商则更多的购买美国企业。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粮商的企业并购中,会通过提供从购买、储存、销售和运输作物到融资和风险管理等一系列服务,直接与美国农民建立联系,跟踪当地的价格波动,了解作物情况,报告收获结果,并直接从他们那里购买粮食。

而最大的不同则是,日本跨国粮商的高管团队是市场化的精英团队,跨国粮商以全球为市场,广泛招贤纳士,不分国籍、性别,这在我国央企则是行不通的。

并不惧怕高粮价的日本和求稳的国内粮价

与日本粮商确保国内供应和追求利润最大化不同,我国目前走出去的粮商以央企,国企为主,开拓国际市场除了确保国内供应外,最核心的是稳定国内粮食价格。

根据了解,目前日本大米价格是我国米价的4倍、国际大米价格的6倍左右,但即便如此,高粮价并未成为阻碍日本经济发展的因素,反而在高粮价下,减少了粮食的浪费。

相较于粮食自给率,日本更加强调潜在的粮食供应能力,包括减少浪费、海外屯田、增强全球贸易影响力等。

更为关键的是,由于日本粮食价格高,农户种植收益好,使得日本工业的发展不得不考虑农村市场,间接的让农民也可以享受到工业发展的红利,消除工农剪刀差。


最新商机
  发布商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