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油价格为何会影响食用油产品价格?

2020-04-08
 

兴业证券

原油价格对对农产品价格的传导路径主要有:

(1)直接传导:油价通过影响生物燃料需求及下游化工品需求从而传导至农产品价格,例如与燃料乙醇相关的玉米、白糖,与生物柴油相关的豆油、棕榈油、菜籽油、大豆等油脂油料,互为替代品的棉花与化纤、合成橡胶与天然橡胶等。

(2)间接传导:油价反应了经济形势,而个别农产品品种的需求与经济增速相关性更大,如与轮胎产业相关的天然橡胶;油价对整个能源价格的带动,会影响农资价格及燃料动力费等农产品生产成本,而生产成本通常决定了农产品的长期价格底部。

直接传导

豆油、棕榈油、菜籽油:通过生物柴油需求传导

生物柴油原料为菜籽油、豆油、棕榈油等油脂。生物柴油是由植物油,脂肪或回收的油脂制成的可再生燃料,可用于任何使用柴油的车辆,而无需更换发动机,其常见混合物是B20(在石化柴油和生物柴油的混合油中,生物柴油占比20%)。生物柴油原料因地而异,欧洲主要为菜籽油,美国、巴西主要为大豆,印尼、马来西亚主要为棕榈油,我国主要为餐厨废弃油脂和林木油料。

欧美国家为生物柴油的主要产销国,马来西亚、印尼近年增速较快。受环保压力、能源约束影响,生物柴油成为大多国家战略性生物能源。欧洲、美洲国家于21世纪初即大力发展生物柴油,2000-2008年全球生物柴油产量快速增长,2014年后则显著放缓。目前欧洲仍为生物柴油最大产销区,2016年欧洲生物柴油产量在全球占比41%,美国产量占比17%,我国受制于原料不足,产量仅占比2%。近年,受益于B10、B20计划的执行,印尼、马来西亚生物柴油产量增速较快。

原油价格影响生物柴油需求,从而影响生物柴油原料即豆油、棕榈油、菜籽油价格。欧盟为世界最大菜籽油产销区,菜籽油消费中工业消费占比67%。美国、巴西为全球豆油第二、第三大产销国,豆油消费中工业消费分别占比35%、49%。印尼为棕榈油最大产销国,其棕榈油工业消费占比56%。因此生物柴油需求对植物油需求有直接影响,当油价上涨带动生物柴油价格上涨、产销增加时,相关原料油需求增加,从而对价格产生正向影响。

长周期看,豆油、棕榈油、菜油与原油价格走势总体一致。

长周期油脂价格由需求决定,其中食用需求与经济、人口增速相关,波动较小且增速逐渐放缓,工业需求弹性较大。从历史上看,植物油与原油价格走势总体一致,个别区间因油脂或原油供给端冲击,两者走势背离。如2012-2014年油价频受中东局势影响高位震荡,但豆油、棕榈油连年增产、供需宽松,价格持续下跌;2017-2018年原油主产国减产刺激油价上涨,豆棕油价格再次因供给压力增加,与油价走势分化。国内菜油与豆油全部为食用,替代性较强,价格同样与原油价格联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