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产品供应忧虑升温,谷物价格弹性小于油籽

2020-04-03
 

粮油市场报

核心提示

海外疫情仍在迅速蔓延,全球主要农产品生产国陆续启动最严防控措施,供应忧虑迅速升温,引发市场对全球粮食危机的热议。国内谷物市场对外依存度微乎其微,抗压性较强,三大谷物价格的弹性波动也将小于油籽类品种。

春暖花开,国内疫情防控持续向好,各行业稳步复工复产,海外疫情仍在蔓延,全球主要农产品生产国陆续启动最严防控措施,部分国家开始禁止出口,供应忧虑迅速升温,引发市场对全球粮食危机的热议。

受此推动,本周以来,国内农产品期价多品种轮动上涨。其中,豆一单日涨幅超过4%,豆二周一盘中触及涨停板;油脂期价探底回升,棕榈油单日涨幅超过3%;粳稻周一封于涨停,粳米涨幅近4%,玉米、郑麦重心继续上移;豆粕、菜粕冲高回落,维持强势盘整。

从进口依存度看农产品

大豆是进口量最大的农产品品种,2019年进口规模高达8400万吨,进口依存度达85%以上;2019年豆油进口量为80万吨,进口依存度5.2%,加上进口大豆压榨的豆油产量,实际豆油进口依存度为85.9%;豆粕进口量50万吨,进口依存度0.7%,可以忽略不计,但因大豆进口会间接影响到豆粕产量,叠加进口大豆压榨后的豆粕产量,实际豆粕进口依存度高达96.9%。

虽然棕榈油完全依赖于进口,但从绝对数值来看,2019年进口量700万吨,位列第二。

2019年油菜籽进口量300万吨,进口依存度54.5%;菜油进口量80万吨,进口依存度25.4%,加上进口菜籽压榨的菜油产量,实际菜油进口依存度为64.9%;菜粕进口量140万吨,进口依存度24.5%,加上进口菜籽压榨的菜粕产量,实际菜粕进口依存度高达55.9%。

2019年玉米进口量430万吨,进口依存度2.1%;小麦进口量300万吨,进口依存度1.9%;稻谷进口量280万吨,进口依存度1.4%。

从新冠疫情影响看农产品

假设全球粮食危机真的发生,各主要农产品 生产国锁国不再出口,那么进口依存度越高的品种,受到的影响也越大。按照价格弹性从大到小排序,依次为棕榈油、豆粕、豆油、大豆、菜油、菜粕、菜籽、玉米、小麦、稻谷。

从价格弹性来看,油籽类价格弹性显著高于谷物类,也越容易受到全球供应预期变化的影响。因此,近阶段农产品期货价格走势中,受到国际市场供应格局变化的影响,油籽类期价表现出绝对的强势。但从需求的角度来看,油籽类品种又存在明显的差异性。

由于本轮行情的主导因素均是围绕疫情展开,需要关注的是,在众多农产品品种中,受到疫情冲击的影响从大到小排序,餐饮行业的冲击重点影响油脂消费,主要是棕榈油和豆油;水产养殖的消费主要影响菜粕,生猪养殖的消费变化不大,对豆粕影响不大,国产大豆和菜籽受到的消费影响微乎其微。

因此,从疫情影响的角度出发,影响最小的品种表现最强,这也是为什么国产大豆会率先突围的主要原因。随着国内疫情得到有效控制,需求边际改善对影响较小的品种将率先修复,因此,豆粕和菜粕在本轮上涨的大潮中属于第二梯队,对于疫情影响最大的品种也将最后得到修复,因此,豆油和棕榈油属于第三梯队。

从原油价格下跌看农产品

随着近阶段国际原油价格持续大幅下挫,并跌破20美元/桶的整数关口,原油作为大宗商品的风向标,又会给农产品市场带来哪些影响呢?首先,能源价格的下跌将会降低运输成本,排除疫情带来的风险因素,在国际海运和跨省运输逐步有序恢复正常的背景下,农产品的运输成本将显著下降。进口农产品到港成本将出现下调,但由于目前海外疫情仍在肆虐,国际海运费的价格波动依然十分剧烈,因此,原油价格下挫对进口农产品价格的影响目前尚不显著。但运输成本下降将对国内市场能够自给自足的品种价格产生明显影响,主要体现在谷物价格之中,尤其是销区的到货成本将有所下降。

其次,原油价格的大幅下挫,令豆油和棕榈油制生物柴油的需求前景并不乐观,原本需要政府补贴才能够继续生存的生物燃料加工企业,如果政府难以加大补贴扶持的力度,将面临深度亏损破产倒闭的风险,这将对美国、巴西玉米制燃料乙醇,美国、巴西、阿根廷豆油制生物柴油,马来西亚、印尼棕榈油制生物柴油需求形成冲击影响。因此,原油价格的持续大幅下挫,严重影响了全球油脂去库存的节奏,重点影响的品种是国际市场中的豆油、棕榈油、玉米。

对于油脂期价而言,不仅仅是在疫情影响逐渐消散之后,成为最后修复的品种,同时,在原油价格下挫的打压下,还将面临生物燃料需求大幅下滑的风险。因此,油脂价格受到疫情和油价的双重影响,任何供应端收缩的预期仅仅能够带来的是脉冲式的反弹,难以形成反转。

从生猪存栏增长看农产品

作为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较小的行业,虽然在过去的2019年,非洲猪瘟疫情给整个生猪养殖行业带来前所未有的冲击,伴随生猪存栏量大幅下滑,行业淘汰整合速度明显加快。但在2020年,各行各业都受到冲击影响的背景下,新冠肺炎疫情仅仅是延长了生猪复养的周期,却并未改变生猪存栏量恢复性增长的趋势,令生猪养殖行业逐渐走出此前的阴影,迎来积极向好的一面。生猪存栏量稳步回升,对饲料消费需求有望形成增量推动,作为饲料主要原料的玉米和豆粕消费都将明显受益。

因此,无论是股市中的猪肉概念,还是商品期货中的豆粕、玉米期价,均呈现逆势上行的强劲走势。如果按照2021年一季度生猪存栏量恢复增长至往年同期水平计算,生猪出栏量同比增幅带来的豆粕饲用消费增幅为3%~5%,存栏量恢复性增长带来的豆粕饲用消费增幅9%~11%,折算后的2020年全年豆粕消费增长将超过650万吨,反推大豆进口量需同比增长252万吨,才能保证国内市场不出现缺口。也就是说,如果2020年全年大豆进口量低于8652万吨,国内豆粕市场供需缺口显现,届时豆粕价格不排除再创历史新高的可能性,这也是市场对进口大豆供应节奏保持高度关注的主要原因。

从期货市场表现看农产品

从农产品期货品种的价格弹性看,油籽类仍将强于谷物类,即便全球粮食危机发生的风险继续攀升,国内谷物市场对外依存度微乎其微,也意味着国内谷物市场的抗压性较强。

目前国储仍具备调节谷物市场供给的能力,主要体现在玉米、小麦、稻谷三大品种之上。因此,即便全球粮食危机发生的风险上升,这三大谷物价格的弹性波动也将小于油籽类品种。

而油籽类品种期价表现从强到弱依次为:豆一仍将是农产品市场表现最强的品种;豆粕和菜粕仍将在海外疫情和国内需求稳定复苏的双重推动下保持相对强势的第二梯队;油脂处于第三梯队,其中菜油受到需求复苏节奏的带动,表现将强于豆油和棕榈油,而豆油和棕榈油受到疫情和油价的双重压制,在农产品期货表现中仍处弱势,短期积重难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