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需分歧加大,油脂油料市场是抄底还是等待做空?

2020-04-03
 

中粮期货研究中心  阳林钦

摘要

关注豆粕上涨过程中需求可能产生的拖累,尤其是在供应端没有减产的题材下,价格运行至阻力位置的时候,油脂方面,等待做空。

本文为“天顺其然 人随其变”——中粮期货研究院第37期月度策略会油脂油料主题演讲纪要。

1、市场结构

首先我们简要回顾一下当前市场结构。春节之后油脂和蛋白的走势,和春节前比都出现了反转,也是超出市场的普遍预期的。豆粕现货强于近月,近月强于远月是典型的上涨过程中的市场结构,油脂之间价差也有一些微妙的变化,豆油是最先企稳上涨的,棕榈油比较反复,上涨的时候豆油涨的最多,下跌的时候棕榈油跌的多,菜油整体是抗跌的,但是有几个交易日跌幅很大,可能都是和市场传言要放开加拿大菜籽进口有关。

2、概述和结论

供需层面,本来这个时点是新旧热点交替的时候,是需求上的淡季,但今年影响市场的细节特别多,不确定性很多。

豆粕成本端,我们看到近期CBOT在反弹,人民币汇率在上涨,巴西贴水小幅上涨,都指向成本增加,供应端,3月份的大豆到货只有480万吨左右,油厂缺豆子停机,周度压榨降到130多万吨,这是几年未见的低点,大豆库存和豆粕库存也是几年未见的低点。这些都是显性的,不存在分歧,之所以库存降至这个低位,可能大家年前没有预期到的是供应上储备没有额外的轮出,需求上没有预料到新冠疫情会发展到这么严重。未来大豆到港量很高,4月份680万吨左右,5月份接近900万吨,之后的进口数据目前预估也会比较大,市场可能打的是明牌,未来也会有不确定性,就是美国新作的产量会怎样,物流会怎么样,但这方面的数据很全,分析很多,大家能够很快就调整预期。

个人觉得未来核心的点在于对需求的判断,需求方面市场分歧会更大,后面我们谈一谈对需求的看法。国际大豆市场来说,重点是就是美国新作面积、天气,USDA 31日公布的面积数据,看市场的反映,大家认为未来还有很大的变数,在这些变数里面,有一个基调就是,从逻辑上来看,后面大豆的面积上调的概率更大。

油脂市场来说,疫情的影响是直接的,后面我们重点说一下,马来产地的自身的供需来看,就是3月开始产量要季节性的大幅增加,直到9月、10月见到高点,这是除了疫情,除了原油之外,自身的供需层面的问题。

结论方面,关注豆粕上涨过程中需求可能产生的拖累,尤其是在供应端没有减产的题材下,价格运行至阻力位置的时候,油脂方面,等待做空。

3、核心因素

首先,疫情对于南美的港口装运,截止到目前是没有问题的,前一阵子消息很多,但是冷静一下来看,对供需的实质影响没有。截止到3月25日,巴西港口装出730万吨大豆,排船310万吨,市场预期巴西3月能装出来950万吨,同比增加12%。阿根廷廷布斯港口也很快恢复了运营。内陆物流方面,目前也没有消息指示巴西内陆卡车运输存在中断,内陆物流有问题应该会反映在港口排船数据上,目前看没有。

第二,个人认为真正需求担心的可能是马来。马来是刚刚新换的一届政府,3.18日就采取了限制行动,但是疫情控制效果并不好。过去这段时间我们看到政府颁布限令,油棕种植园就会寻求豁免,未来个人认为还会有反复。短期内成熟的果串不采摘,会导致短期内的供应减少,但是之后月份的供应增加。另外对市场情绪也会有影响。

第三,海外疫情对海外的油脂食用需求的负面影响是正在进行时。我们评估中国市场中包装占比可能在40%左右。海外市场占比目前没有数据支持。美国、欧盟、中东的总消费量和中国差不多。从消费结构来看,美国60%是豆油、17%菜油、 10%棕榈油;欧盟30%是葵花籽油、20%豆油、20%棕榈油,对国际贸易来说影响更大的是棕榈油,因为马来和印尼的棕榈油出口占产量之比70%,很依赖海外需求。

第四点,豆粕需求方面,从自然年度来看,豆粕需求18年、19年连续两年下降,20年能否扭转?从表观来看,1-3月累计同比增加6%,主要是2月份的数据很亮眼,3月份同比是略降的。从养殖-饲料-蛋白原料这个产业链来看,我们梳理了会影响到豆粕消费的逻辑结点,由于产业链下游集中度低,调研样本差异性大,所以大家要更加注重逻辑分析。养殖部分我很推荐大家去听我们养殖研究员的分析。我谈几点我自己的思考:一是高利润不是行业常态,有准入壁垒支撑高利润,二是高利润导致市场可能会表现出很强的羊群效应,三是三元母猪留种是次优选择,可能成为常态,四是三元母猪生产效率,只能后验,五是复养成功率,样本间差异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