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粮油巨头轰然倒下之谜:负债30亿,复盘5大原因

2020-02-17
 

农业行业观察 老猫

食用油领域,经过多轮洗牌、大浪淘沙之后,仅剩下金龙鱼、鲁花、福临门、胡姬花、西王等不到10个家喻户晓的品牌。

很明显!

诸多粮油企业因步子太大,导致资金断裂或因市场恶性竞争,或随波逐流,而迷失了自己。

甚至,有些粮油企业曾经是地方的霸主,最后也轰然倒下。

比如,“盛洲”食用油。

该品牌曾经是福建地区是福建本地知名的食用油品牌,曾占厦门食用油市场65%以上份额,还进入全国食用油品牌前五强。另外,“盛洲”商标还被认定为驰名保护。其背后的中盛粮油集团,也曾是享誉全国的厦门本土明星企业,在2017年还被认定为福建省第八轮农业产业化省级重点龙头企业。

然而,25年后,中盛粮油因债务问题而被重组,品牌价值也一落千丈,之后被市场渐渐淡忘,实在让人惋惜!

-01-

明星企业的悲哀

“盛洲”调和油系列产品是中盛集团的拳头产品。

厦门中盛粮油集团有限公司创办于1993年,由全国劳模、福建省人大代表、厦门市政协常委黄文传独资创办。

经过25年的艰苦奋斗,中盛粮油公司从一家小作坊榨油企业成长为福建省食用植物油生产规模最大的企业,位居全国同行前列。

公开资料显示,中盛集团及“盛洲”品牌所获荣誉无数,不仅在去年被认定为第八轮农业产业化省级重点龙头企业,还在2016年被福建省人民政府授予“2015年度福建名牌产品”称号。

2016年,经北京中恒正资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评估,“盛洲”商标品牌价值曾经高达人民币41.6亿元。

按照正常发展,“盛洲”食用油和鲁花、希望、金龙鱼等食用油品牌一样,会从地方走向全国、甚至会成为食用油一线品牌。

然而,大跌眼镜。

2018年9月18日,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一则破产公告,向社会宣告中盛集团进入破产重组的司法程序。

2018年12月6日,厦门市中院再发公告,公开向境内外征集中盛破产后的重组方。

根据报道,旭丰与中浩公布的重整投资人招募公告显示,中盛集团现有资产(包括旗下子公司)约为6.8亿元,以不动产及品牌商标等无形资产为主。同时,其负债总额(仅包括子公司厦门盛洲植物油有限公司)高达约30亿元,资产负债率达到将近400%。

当时,为了偿还债务,中盛集团持有的厦门国际银行735万股股权也在之前被交行在阿里拍卖平台进行公开拍卖,拍出了3470万元,这些钱将优先用于偿还银行欠债。

招募公告也显示,中盛集团及其子公司旗下的几乎所有不动产、商标、机器设备等资产均处于抵押状态。

2019年5月份,厦门本地知名企业家、银鹭集团原董事长陈清渊顺利接手“盛洲”品牌,并于5月1日起正式销售新公司的产品,这也意味着备受关注的厦门中盛粮油集团有限公司和厦门盛洲植物油有限公司破产重整案尘埃落定。

-02-

揭秘5大原因,个个都有坑

为何一家曾经盈利,发展稳健的粮油大佬会遭遇负债达30亿呢?这与创始人、经营方式、融资、竞争模式都有关联。我们一起来复盘下:

1、黄文传烙上“借钱”搞发展的心态

黄文传是中盛粮油集团创始人,是吃过苦的孩子、非常本分的农民企业家。

黄文传出生于1954年,刚出生没多久家里就被划入“地主”,成为“黑五类”打击的对象。

他的童年过得非常艰苦,不仅受到很多人的白眼,同龄的孩子也不愿意和他来玩。后来,他被剥夺上学的机会,很早就出来谋生干农活、拉板车。

1988年,黄文传意外地承包了村里面的榨油厂,但规模很小,利润很薄。为了必须改变现状,于是他四处借钱,跑信用社,最终才借到1000元贷款,他用这部钱买了一套二手榨油机,慢慢地把小作坊规模扩大。

1992年,为了扩大规模,黄文传又征地15亩,并掏出自己多年的积攒,大胆向银行贷款,投资1000万元,新建厂房、仓库、办公、生活设施等8200平方米。

至此,借钱发展规模深深地“烙”在黄文传的创业生涯中,这也是导致中盛粮油后期债务危机的“导火线”。

毕竟,一旦“债台高筑”,回本困难,企业自然就会被成为债主催债的对象。

2、供应链缺乏导致竞争力小

其实,传统粮油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不是科技,而是“原材料的价格”。

尽管,鲁花压榨油对外宣称科技。但鲁花集团采用订单农业的模式,加强花生源头的把控与建设,另外鲁花基地遍布全国,面积达千万。

然而,中盛粮油采用定制农业的模式,大力推广第一代抗黄曲霉花生优质新品种-抗黄1号,该品种仅仅在福建省推广种植面积60万亩。同时,因这品种的特殊性,也制约了中盛粮油的花生原材料获取数量和原生力。

因此,很多情况下,中盛粮油的花生等原料需要外界采购。一旦外部原材料涨价,采购成本就会特别高,对企业资金有很高的要求。

3、政策风险抵抗力弱

2007年至2011年间,食用油市场受到三次宏观调控,同时,作为小包装食用油原料的散装豆油价格,在近两个月上涨了20%左右。上游猛涨、下游限涨,使得国内小包装食用油企业面临亏损。

然而,1995年6月,中盛粮油紧跟市场开始改变当时上市的大桶装油简单包装的方式,推出了更便于携带的小包装、精包装,并响当当地打出了"盛洲"品牌。

在政策高压之下,“盛洲”食用油小包装也受到限价,导致中盛损失约9亿元。

招募公告中还公布了具体数据,其中提到,限价导致中盛价格成本倒挂,亏损2亿元;此外,中盛在2008年至2015年间承担贷款利息约2.8亿元,4年间另损失了可预期涨价利润约4亿元。

其实从这一点,我们也看出,中盛集团的转型能力不强,或者自身抵抗政策风险能力非常弱。

4、贷款做事业是把双刃剑

农业类企业找资本的主要方式就是向银行或金融机构贷款。

但是,贷款又是一把双刃剑。

在政策利好的情况下,贷款容易。一旦在企业或者大环境不顺利的情况下,银行为了稳定收益,必定会加强催债能力或者停止贷款。

因此,在粮油企业纷纷倒闭的情况下,各银行收缩信贷,造成中盛公司流动性紧张,最终难补亏空。

分析称,2015年下半年至2016年间,多家银行收缩了对中盛的授信额度,从最高额度26亿元直降为17亿元,降幅高达35%,中盛资金流受到重大影响。

在各大银行催债之下,中盛粮油负债总额(仅包括子公司厦门盛洲植物油有限公司)高达约30亿元,资产负债率达到将近400%。

5、食用油行业造假,导致用户相信品牌

在原材料上升的情况下,企业为了获得营收,降低或更换原材料的事情经常发生,尤其是那些中小粮油企业。

央视曾多次曝光:食用油造假现象普遍。

造假对行业来说有一很大的冲击,就是消费者不再信任新品牌,但消费者逐渐对大品牌有信心。

因此,中小粮油企业生存将会更加困难,市场逐渐被大品牌分食,空间越来越小。

比如,记者调查发现,因不正当的恶性竞争,或许也蚕食了中盛炼油的市场份额导致消费者对“盛洲”品牌真假难辨,用户将逐渐放弃“盛洲”食用油,进而信赖全国性品牌的食用油。

这些窘况,也导致中盛粮油的市场被大品牌食用油瓜分。

-03-

警示是什么

中盛粮油从高光走向破产重组,给中国农业产业公司带来了3点警示,也希望中小农业企业能谨慎前行,勇于创新。

警示1、控制步子,坚持适度规模

掌握步子,多大能力做多大的事情,适度规模化发展。

何况,适度规模是国家农业重要政策之一。

然而,当前有很多农业企业纷纷扩大规模,加大投资和生产。然而,这些资金来源很大情况下都从银行或者金融机构贷款而来。

另外,农业有一个受政策和市场变化与影响最大的行业,一旦市场不利,资本将会纷纷离去,受伤的永远是企业或者股民。

因此,在适度规模的基础上做企业,稳健发展和前行是一条不错的路子。

警示2、认清自己,提高抗风险能力

认清自己,把握好现金流,提高抗风险能力。其中。提高抗风险能力就是产品和企业竞争力。

尤其,那些只靠一款产品或者一个优势的产品,我们应该提高自己扛打击和风险能力,建立多赢竞争局面。

同时,多在利基市场寻找机会,随大流或者追风口有可能就会遭遇竞争红海,反之,企业就会丢掉了制胜市场的机会。

警示3、农业风险极高,不要借钱搞事业

资本是一把双刃剑,这是很多企业老板的集体认知。

众所周知,农业是一个投资大、回报慢的行业。近几年,很多资本都不敢轻易投资农业,或者谨慎把钱投到传统农业里。

在农业食品领域,如果你没有十足的把握,我们建议不要借钱创业,除非你有能力把控一切。否则,等来的全部是债主。

最后,我们总结一下,这几年,国家政策利好农业及农业产业公司,但我们一定加强核心竞争力,稳健地创新,注意现金流,打造造血企业,因为融资越来越难了。


最新商机
  发布商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