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易涨的美豆VS.想单飞的油脂

2020-02-13
 

中粮期货研究中心 作者: 白杰

摘要

美豆上涨不易,900美分是重要压力位,持续跟踪美豆出口,关注美国农业展望论坛对中国需求和新季作物种植面积的评估;油脂下跌由短期数据利空和需求担忧所致,由需求担忧引发的下跌需要在需求恢复的过程中企稳,产地减产的上涨基础还存在,但后期上涨幅度可能会受到环境的限制。关注肺炎疫情发展给市场情绪带来的波动。

本文为“疫”中粮策——中粮期货研究院电话策略会议第1期油脂油料主题演讲纪要。

肺炎疫情给国内外市场造成的影响仍在持续,市场参与者都在持续权衡疫情对中国经济和需求的影响。对于美豆市场而言,疫情意味着在本就竞争激烈的市场中,中国进口需求是否会缩减以及能否切实完成行中美第一阶段协议约定;对于油脂市场而言,疫情意味着国内油脂需求会有多少的降幅。

在目前的环境下,美豆短期内难以从下跌中修复过来,我们在近期的文章中多次提到,这由当前全球大豆供需格局和南北美出口竞争决定,中美在第一阶段性中约定中国购买可以基于商业原则并且可以反映出季节性规律,那么也就意味着在没有竞争优势的时候,中国没有必要大量进口美豆,传统的美豆采购季一般从10月份开始,不排除中国对美豆的采购会集中体现在今年三季度之后,如果这样,那中美阶段协议利好在当前市场年度的体现有限。

本周USDA发布了最新的供需报告,数据发布以后,盘中CBOT大豆出现短暂波动,但随后走势区域平缓,最终基本收平,USDA上调美豆出口进而调降美豆库存,巴西大豆产量调增至破纪录的1.25亿吨,市场认为美豆库存下调带来的利好基本上被巴西大豆产量调增所抵消,结合当前美豆的出口销售进度,并考虑到中国肺炎疫情可能会削弱需求,市场对中国能否切实完成中美第一阶段协议持怀疑态度。USDA在报告发布后也通过电话访谈给出了解释,称数据调整部分反映了中国对美国农产品进口需求的增加,但是从农产品整体出口数据来看,变化并不大,原因仍旧是此前USDA白皮书中所提及的测算时间范围和测算方法的差异。目前美豆出口销售进度67%,慢于去年同期,在未来几个月非美豆出口高峰期的情况下,能够完成接近3%的出口增幅需要得到出口数据的持续验证。

在目前情况下,春节前的900美分是美豆重要的压力位,除了南美产量的调增,市场也不可能对中国肺炎疫情造成的影响置之不理。本月底美国农业部即将召开农业展望论坛,市场会关注论坛上对中国进口需求和美国新季作物播种面积的预估,目前的大豆/玉米比价大概在2.35左右,比价的下跌始于美豆的本轮下跌,如果近期疲软的大豆出口和较低的比价促使美国农民倾向于种植玉米,对未来的大豆走势可能是好事,但是美国农业部在本月的供需报告中下调玉米出口让市场有些意外,也可能会让农民担心种植玉米在后期能否取得更好的收益。

国内豆粕,未来几个月国内大豆供应宽松,疫情会影响到蛋白需求恢复预期,物流和对疫情的担忧拖累了补栏的进程和意愿,终端出于对疫情的担忧,出现恐慌性补库,短期内现货价格可能会受到一定支撑,但是随着油厂逐渐复工和物流的逐渐打通,问题有望解决,而市场此前认为饲料需求对远月豆粕的推动可能会因疫情的影响而延后。豆粕盘面价格近期预计仍难有起色,以窄幅震荡为主,节奏上跟随美豆。

油脂在春节后走出了过山车行情,从春节后的低点不断拉涨后,本周再度大幅下跌。从近几日的下跌中我们可以看出,远月合约跌幅要小于近月合约,在过去几个月的棕榈油牛市中,每逢回调,远月合约跌幅要明显大于近月合约,因为市场担心棕榈油减产逻辑不再,但目前的情况我们认为是市场对当下需求的担忧所致。

本周MPOB数据公布以后,棕榈油开始下跌,减产和库存下降带来的利好已经被市场消化,对需求的担忧开始影响市场,近日SPPOMA产量数据的环比增加和船运机构出口数据的下降增加了市场空头氛围,原油市场的疲软也影响植物油市场。需求上,市场对马来棕榈油需求担忧源自印度和马来关系的不和,但是印度目前油脂的低库存和对进口的高依赖性决定了印度会将需求转向印尼,不过印尼数据滞后严重,我们可以从印度的进口侧面验证;中国疫情也导致了市场对需求的担忧,前期市场认为疫情对国内油脂需求的衰减有限,但目前看需求的衰减仍旧难以评估,我们对需求变化持谨慎态度,一是基于目前餐饮行业已经遭受重创,二是基于人们公共卫生意识加强以后,即使疫情控制住后,餐饮行业需求仍有可能在一段时间内恢复艰难,油厂的逐渐复工和需求的恢复很难同步,重点跟踪国内油脂库存的情况。由需求担忧导致的下跌需要在需求的恢复中才能逐渐稳住,今年斋月备货的开始可能会看到需求的恢复,时间至少要在三月份之后。

从中期看,产地减产的逻辑仍会占据主导地位,去年三季度产地遭遇严重干旱的影响还没有体现出来,尤其是印尼作为全球最大的棕榈油主产国,其在去年三季度遭受了比马来更加严重的干旱,我们认为减产对棕榈油的上涨驱动尚未走完,对于上涨高度,从目前的市场环境来看,我们认为9月合约有希望达到前期高点,但大背景可能会限制棕榈油的高度,16年棕榈油达到高点的时候,CBOT大豆价格在1050美分左右,国际豆棕价差在120美元/吨左右,而目前美豆价格仅有不到900美分,国际豆棕价差也只有15美元/吨左右,从目前的背景来看,美豆和豆棕价差会在一定程度上限制棕榈油的上涨空间。


最新商机
  发布商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