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采购提振产地报价,棕榈油做多基础仍存

2020-01-10
 

期货日报

在接连强势上涨之后,缺乏更多利好刺激,棕榈油2005合约在6400—6500元/吨遭遇阻力。然而,棕榈油减产预期继续兑现,产地库存回落预期支撑市场做多热情。此外,印度调降马棕进口关税,在国内植物油低库存的状态下,积极入场采购马棕,提振产地报价大幅走升,加剧棕榈油进口利润倒挂,对连棕形成较强支撑。

印度采购提振产地报价

近两周产地棕榈油报价大涨,主要受到印度恢复采购的强力驱动。根据前期协议,印度将自2020年1月起下调马来西亚毛棕榈油进口关税至37.5%,精炼棕榈油进口关税至45%。关税调降预期令进口商在过去两个月间推迟采购,但也使印度植物油库存跌至多年来低位。在国内供应明显偏紧的情况下,2019年12月底以来,印度植物油价格上涨明显,推动棕榈油进口利润窗口打开。印度进口商开始增加对马棕的采购,短期印度补库需求提振产地报价大涨近50美元/吨,从而加剧中国棕榈油进口利润倒挂。

虽然近期传言纷纷扰扰,有说印度非正式要求进口商避免采购马棕的,有说印度寻求在4月1日开始的新财年中提高精炼棕榈油进口关税的,难辨真假,这对近两日的产地报价略有打压。不过,笔者认为,印度这个植物油进口大国同时也是发展中国家,很难脱离以价格低廉的棕榈油为主的进口结构,棕榈油进口占比高达60%。预计即便传言为真,也不过是多从印尼或马来西亚进口,多进口精炼棕榈油或是毛棕榈油的问题,实质性利空有限。

然而,在我国1月后买船不足的背景下,即便产地报价及马盘出现调整,当前国内严重倒挂的棕榈油进口利润将对连棕走势形成缓冲,限制连棕回调空间。只不过在行情节奏上,豆棕价差或印度政策不利,可能会对产地的阶段性出口产生一些影响,但在减产的大背景下,需求端的问题并非主要矛盾,主要矛盾仍在供应端。

减产的主线逻辑未改变

笔者认为,棕榈油减产仍是做多棕榈油主线的逻辑。SPPOMA预计马棕2019年12月产量环比大降20.60%,MPOA及其他机构预估的减产幅度也在12%以上,对应2019年12月产量135万吨左右。在马棕2019年11月产量已大幅低于同期水平的情况下,若环比减产12%以上的预估实现,马棕12月产量将继续降至低于2015年、2016年的历史低位水平,这会令产地供应进一步收紧,但棕榈油的减产时间还远未结束。

根据前期降雨情况,马来西亚的降水同比偏少月份分布在1—3月及7—11月,而印尼的降水同比偏少月份在今年的7—11月。按照单产滞后降水10个月推算,马来西亚的干旱影响自2019年11月起已开始显现,MPOB11月报告的数据可以形成印证。笔者预计,2019年11月至2020年2月以及5—9月,马来西亚棕榈油产量仍将处于干旱影响的范围内。相应地,印尼对应的干旱减产期将在2020年5—9月,目前影响尚未显现。鉴于产地棕榈油减产仍在进行,预计产量恢复至少要到10月以后。在这种情况下,减产幅度的兑现仍有不确定性兼具想象空间,故而现在就谈减产炒作的利好兑现为时过早。只不过,在前期价格持续拉升下,需关注市场预期是否有过高的情况,虽然可能会有一定的调整,但只要减产不被证伪,棕榈油并不存在趋势性下跌的基础,仍可看好。

展望后市,暂停的印度采购可能成为短期棕榈油上涨的约束,但国内严重倒挂的进口利润将对连棕形成缓冲保护,限制棕榈油回调空间。更重要的是,棕榈油减产的主线逻辑并未改变,依然支撑棕榈油的做多基础。只要减产没有被证伪,依然看好未来几个月的棕榈油走势,回调即是买入机会。


最新商机
  发布商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