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货”拯救贸易:“粮仓肉库”阿根廷

2019-08-15
 

《进出口经理人  》

文  徐曼  作者单位 商务部国际贸易与经济合作研究院

贸易保护主义已经对全球农产品贸易格局形成冲击,素有全球“粮仓肉库”美誉的农业出口大国阿根廷经济陷入衰退,农产品出口面临严峻形势。我国是农产品进口大国,与阿根廷农业合作具备坚实基础。未来,双方可充分利用阿根廷农业资源优势,推动对阿根廷农业基础设施投资合作,加强与阿根廷农产品进口对接,共同应对国际农产品贸易新格局。

“粮仓肉库”出口形势严峻

2018年全球经济复苏,大宗商品价格上涨,阿根廷结束了长达16年的经济紧急状态,经济表现出明显好转。在2018年年初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阿根廷总统马克里发表了对阿根廷经济恢复增长的强烈信心。然而,随着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加息,美元不断走强,对美元依赖度过大的阿根廷货币比索持续贬值,阿根廷比索兑美元一度贬值超过90%。本币大幅贬值打断了阿根廷经济连续7个季度正增长的良好复苏势头,2018年阿根廷通货膨胀率超过47.6%,经济衰退超过2.5%。2019年以来,尽管阿根廷货币汇率有所稳定,但大选可能带来的政治风险给阿根廷经济增长增添了不确定性,再加上利率居高不下,货币贬值和通货膨胀风险犹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新预测2019年阿根廷经济将继续衰退1.3%,通货膨胀率会达到40%。

天气因素影响粮食收成

阿根廷是农业大国,是全球最大的豆粕和豆油出口国,也是世界排名第3位的大豆和玉米出口国。农业是阿根廷的支柱产业,其农产品超过六成用于出口,大规模农产品出口一直是阿根廷经济的安身立命之本。一旦农业受创,意味着经济下滑、外汇减少。2018年,阿根廷重要产粮区出现不同程度的自然灾害,尤其是上半年的旱灾,导致大豆减产三成以上,对贸易影响巨大。据美国农业部数据,2017/2018年度阿根廷大豆产品大幅减至3780万吨。2019年以来由于天气情况良好,预计2018/2019年度阿根廷大豆产量恢复至5600万吨。

牛肉出口有待另辟市场

根据2019年6月底欧盟与由阿根廷、巴西、乌拉圭和巴拉圭4个成员国组成的“南方共同市场”之间达成的《自由贸易协定》,欧盟同意在未来5年内,将以7.5%的减让税率从“南方共同市场”每年进口9.9万吨牛肉。但因为欧洲的需求有限,阿根廷还要面对来自巴西的竞争,必须寻求扩大其他肉类出口目的地。

阿根廷“农食”满足中国胃

我国已经成为阿根廷的第二大贸易伙伴和最大的农产品出口市场,阿根廷则是我国在拉丁美洲的第四大贸易伙伴。据我国海关统计,2019年1—4月,我国阿根廷贸易总额达40.6亿美元,同比增长3%。我国从阿根廷主要进口大豆、原油、肉类和海产品等农产品,对阿根廷主要出口机电产品、高新技术产品和通信产品等工业制成品。过去一段时间,阿根廷对华贸易持续维持逆差状态,贸易不平衡状况较为严重。随着我国对阿根廷农产品进口不断扩大,2019年以来,双边贸易趋于平衡发展。

我国是阿根廷大豆出口第一大目的地

目前我国大豆产需缺口明显,需要依靠国际市场补充,用作饲料的豆粕也主要靠进口满足需求。目前我国大豆总需求量约在1亿吨左右,2018年,国产大豆总产量为1500万吨左右,进口大豆总量达到8500万吨以上。在大豆进口中,自巴西进口大豆超过总需求量的六成,自美国进口大豆约占到两成。尽管我国从阿根廷进口大豆占总进口量比重不到10%,但占阿根廷大豆出口总量的九成左右。由于中美贸易摩擦,自2018年7月我国对美国大豆加征25%关税后,国内大豆进口企业加大了对巴西等南美洲市场的采购比例。2019年1—4月,我国进口美国大豆同比下降70.6%,自巴西进口大豆同比增长超过40%,自阿根廷大豆进口量则大幅增长了23倍。

我国是阿根廷牛肉出口第一大市场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牛肉进口国,阿根廷一直都是各牛肉供应国的主要出口市场。根据阿根廷牛肉协会最新数据,2019年1—5月,阿根廷牛肉出口量约18万吨,同比增长44%,而其中近13万吨出口到中国,占总量的近72%,同比增长106%。目前,两国政府已就阿根廷带骨冷冻牛肉和冰鲜牛肉输华检疫检验问题达成协议,阿根廷牛肉有望全面进入我国市场。阿根廷也成为首个可以向我国出口冰鲜牛肉的南美洲国家。

阿根廷对华水果出口潜力无限

阿根廷地处南半球,与我国季节相反,两国水果贸易互补性强。近两年,大批来自阿根廷、智利等南美洲国家的新鲜水果正源源不断地输往我国消费市场。继葡萄之后,阿根廷蓝莓于2018年10月成功准入,在2018年12月G20峰会期间,中阿两国签署完成了樱桃出口协议,有望在未来10年内为该国创造超10万个就业机会。阿根廷樱桃等水果产量高,但由于欧洲和美国市场已趋近饱和,获得中国市场准入对其意义重大。扩大阿根廷水果进口有利于两国农产品贸易发展,丰富我国冬季水果消费市场。

农业产业链合作不断延伸

我国早期在阿根廷投资的主要领域是渔业和渔业资源加工类产业,随着两国经贸合作不断深入,我国企业在阿根廷农业生产、农业机械制造和生物科技等领域的投资项目日益增多,产业链合作不断延伸。比如,中粮集团在收购来宝农业和尼德拉农业后,现已成为阿根廷的第二大粮油出口商。近年来,中阿农业科技交流也不断增多,阿根廷塞雷斯生物科技公司与我国大北农集团合作,共同培育多重抗性的转基因大豆,缩短研发周期,降低研发成本。

下一站,更多农业贸易机遇

机遇一:农业产业链投资合作

阿根廷有广大的种植土地资源,但缺少资金和技术。我国企业不应再仅仅满足于面对国内市场做转口贸易,而是要在阿根廷建立从种子培育到农场种植,再到化肥农药、仓储、运输、加工,甚至期货市场的整条产业链,让阿根廷农产品种植和销售面向中国企业采购需求,从而促进大豆等农产品采购来源多元化。我国农业企业可以考虑在阿根廷开展订单农业,根据需求在播种前“下单”相应的农产品,规定好数量、质量和最低保护价等要素,由阿根廷农场“照单种植”。以高度商业化的农业投资合作方式,提升效率,既可以发挥阿根廷的巨大农业产能,也有利于丰富我国的农产品市场。

机遇二:农业基础设施投资合作

阿根廷原有的农业基础设施老化问题较大,而新的粮食港口和码头等农业基础设施主要通过私有化,被欧美企业垄断,且严重缺乏农田排灌系统等农业生产设施。我国企业可利用基础设施和农田水利建设方面资金、技术、设备和经验等优势,满足阿根廷国内不断增长的农业基础设施建设需求,帮助其改善内部交通状况,提高阿根廷农产品运输能力,促进其农产品出口。阿根廷土地资源丰富,有大量的农业资源处于低度开发以及未开发的状态,加强对阿根廷农业基础设施投资合作,推动阿根廷农业资源开发和利用大有可为。这不仅有利于提升阿根廷基础设施水平,为当地创造就业机会,促进其经济发展,还将有力地推动中阿合作迈入新台阶,是“一带一路”建设中拉合作的具体体现。

机遇三:农产品进口贸易

我国和阿根廷远隔重洋,很多阿根廷农业企业对我国市场缺乏了解,我国消费者对阿根廷农产品的认知程度也不够。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以下简称“进博会”)的举办为两国经贸关系进一步发展提供了良好机遇。阿根廷企业界对参加进博会显示出了浓厚的兴趣,首届进博会上设立了阿根廷国家馆,不同省份也都推介了自己的特色商品。未来可进一步积极利用进博会平台加强中阿农业企业对接,进一步推动高质量阿根廷农产品进口,满足我国市场需求。

机遇四:农产品电商合作

阿根廷中小企业众多,十分重视电子商务对推动农产品出口的作用。阿根廷总统马克里曾两度邀请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会面商议阿根廷农产品出口中国事宜。但是阿根廷的电子商务贸易配套建设在通关、物流等方面仍有较大不足。我国电商平台企业正在全球范围内推动eWTP(世界电子贸易平台)建设,通过建立24小时通关、税收优惠等机制推动世界各国支持中小企业快速发展。2018年12月,我国和阿根廷签署了《关于电子商务合作的谅解备忘录》,未来将有更多阿根廷中小企业通过“丝路电商”进入更广阔的中国市场和全球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