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油期货将维持近强远弱格局,呈现高波动性

2019-05-15
 

期货日报5月15日报道:2月底,中国海关对进口菜系商品的检验趋严,引发市场对供应的担忧,菜油期价快速上扬,和豆油、棕榈油的价差拉大。之后,豆油和棕榈油由于供应充裕、库存累积而价格回落,菜油则相对坚挺,菜油和豆油、棕榈油的价差进一步扩大。高价差导致菜油市场的风险增加。

供应减少支撑近期价格

3月以来,菜籽进口量下降,1月和2月的进口量分别为65万吨和42万吨,3月则骤降到14.5万吨。4月,目前统计的到港量在11万—14万吨,5月以后的菜籽进口大部分被取消,预计5月到港量仅有7.5万吨。和过去3年相比,1—6月的菜籽进口量减少100万—140万吨。

1—3月,菜油进口量为30万吨,过去3年的同期均值为25万吨;4—6月,目前的预计进口量为21万吨,过去3年的同期均值为23万吨。菜油进口相对稳定。

国内菜籽库存暂时比较充足,沿海进口菜籽库存在74.8万吨,为2015年以来的高位。此外,国产菜籽5月将集中上市,二季度菜油供应无虞。不过,如果菜籽进口情况得不到改善,那么三季度的供应就可能出现短缺。这是当前支撑菜油价格的主要因素。

价差扩大导致风险增加

油脂品种间价差扩大,替代效应增强。随着菜油和豆油价差的扩大,菜油消费出现萎缩迹象。进入4月,沿海地区连续4周的菜籽压榨量在15万—19万吨,远低于29.5万吨的同期均值。不过,沿海地区(华南和华东)油厂的菜油库存下降幅度没有这么明显,最近4周的库存基本不变。如果菜油和其他食用植物油维持高价差,那么其对菜油消费的影响将逐步体现。根据草根调研,国内菜油的刚性需求主要集中在国产浓香型菜油,而进口转基因菜油,包括进口菜籽压榨获得的菜油,替代弹性较大。

菜油的内外价差也在变化,具体表现在两方面。其一,进口菜籽压榨利润和进口菜油利润丰厚,待市场适应了海关的检验流程和标准,或者海关检验一旦放松,利润驱动下,菜籽和菜油进口量势必激增;其二,国内外非转基因菜油价差缩小,甚至出现进口利润,推动国际菜油贸易流向变化:国内转而进口欧洲的非转基因菜油来补充国内供应,而欧洲通过进口加拿大转基因菜油来调节生物柴油生产。

基差短期大幅上涨具有两面性。今年以来,华南一级菜油的基差从-100元/吨涨到现在的500元/吨,华东和西南的基差变动幅度也基本类似。基差走强一方面意味着现货坚挺,另一方面也意味着基差下跌的潜在风险增大,而且高基差会导致现货需求下降,市场转而考虑储备虚拟库存。目前的基差是2013年以来的第二高位,上一次基差大幅走强是2016年四季度,从-400元/吨拉大到800元/吨,而3个月后又重回-400元/吨。

综上所述,菜油受供应偏紧预期的提振,价格持续坚挺,但和其他植物油之间的高价差将引发替代效应,进而导致菜油需求减少。另外,内外高价差和现期高价差也会增加菜油供应和需求的不确定性,进一步推升菜油价格的波动风险。国内市场的价格上限取决于欧洲非转基因菜油的进口成本,下限则受海关检验等因素的影响,预计菜油期货将维持近强远弱格局,且呈现高波动性。



                  
扫码关注“oilcn油讯扫码关注“油才网招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