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储粮集团公司:服务国家粮食宏观调控大局

2018-12-19
 

中国经济网-《经济日报》

中央储备粮是国家安全粮、百姓饭碗粮。中国储备粮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储粮集团公司”)是我国粮食流通体制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过程中应运而生的一家大型国有农产品储备企业,担负着中央储备粮棉油的管理运营和政策性收储重任,是维护市场稳定的“定盘星”、保障国家粮食安全的“压舱石”、服务宏观调控的“主力军”。

稳定市场的“定盘星”

今年以来,国际大豆市场暗流汹涌,国内市场却波澜不惊,这得益于不断改革完善的国家粮食储备体系在宏观调控中发挥的重要作用。

10月份以来,国内大豆陆续上市,国际大豆贸易形势复杂多变,中储粮集团公司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打出了一系列“组合拳”,积极稳定国内大豆市场。11月5日,中储粮油脂公司在黑龙江、吉林、内蒙古两省一区的18个中储粮直属库点启动2018年中央储备国产大豆轮换收购工作;11月7日上午,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期间,中储粮集团公司与6家国际供应商签约采购大豆;11月30日G20峰会期间,中储粮集团公司与阿根廷共和国生产劳动部农业产业国务秘书处签署《油料产品贸易推广框架协议》。按照协议约定,中储粮集团公司将从阿方采购当地产大豆和脱胶毛豆油。

手中有粮,心中不慌,稳定有效的市场供应是确保市场稳定的“定盘星”。作为国内最大的农产品储备集团,中储粮集团公司一方面积极开展进口和国内轮换,另一方面按照国家有关政策连续多次拍卖临储大豆,稳定大豆市场预期。从今年6月14日至10月31日,集团公司累计竞价销售临储大豆200.7万吨,同比增加180万吨。

备者,国之重也。上世纪80年代以来,国家推进粮食流通体制改革,逐步放开粮食市场。1990年,为解决粮食连年增产后农民“卖粮难”问题,国家在实施保护价收购制度的同时建立国家粮食专项储备制度。此举在吞吐稳定市场、应急救灾中发挥了一定作用,但由于政企不分、分级管理、责任不清等体制弊端,也出现了一系列管理问题。2000年,党中央、国务院作出重大决策,对中央储备粮实行垂直管理,并组建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后更名为“中国储备粮管理集团有限公司”),负责中央储备粮管理和运营。2008年,中储粮油脂公司成立,对油脂油料实行集中管理和储备加工一体化、专业化运营。2016年,中储粮总公司与中储棉总公司实施重组,储备品种覆盖小麦、稻谷、玉米、大豆、食用油和棉花等,一个国内最大、国际影响举足轻重的农产品储备集团初现雏形。

粮价是百价之基。过去十几年间,受全球粮价上涨以及国内通货膨胀压力等因素影响,国内粮价出现过几轮快速上涨,中储粮集团公司按照国家调控需要及时投放储备粮稳定市场。让中国储备粮管理集团有限公司购销计划部副部长张潮记忆最深刻的是,在2007年至2008年那场席卷全球的粮食危机中,国际市场粮价波动幅度超过40%,30多个国家和地区出现粮荒,8亿多人在饥饿线上挣扎。中储粮集团公司于2007年下半年向市场投放了500多万吨中央储备稻谷、玉米以及食用油,有效稳定了市场,使我国成为全球粮食市场的“安全岛”。此后,中储粮集团公司继续执行国家调控指令,积极出手稳定市场,于2009年向市场投放了250万吨中央储备粳稻;2010年6月份至2011年8月份,累计向市场投放中央储备玉米1370万吨,为保证粮食市场供应、稳定物价总水平发挥了重要作用。今年5月份,由于新疆地区天气原因,国内棉花市场大幅波动,中储粮集团公司所属中储棉公司接连抛售棉花,增加棉花供应,短时间内稳定了棉花市场。

此外,中储粮集团公司还在应对汶川、舟曲、雅安、鲁甸等地震灾害及部分地区旱灾过程中,充分发挥垂直体系集团化运作优势,迅速安排储备粮油投放和应急加工,保证了粮油供应和救灾需要。中央储备粮棉油的应急动用充分体现了集团公司在关键时刻“调得动、调得快、用得上”的快速反应能力,凸显了垂直管理体系的独特优势。

粮食安全的“压舱石”

11月5日,中储粮北安绥棱直属库有限公司开启中央储备大豆轮换收购,预计收购轮换大豆8万吨,截至12月9日已收购7.3万吨。公司副总经理王文告诉经济日报记者,因服务到位、公平公正,当地农民更愿意把大豆卖给中储粮集团公司。为满足农民售粮需求,他们延长收购时间,每天都会从早上7点一直忙到晚上9点,同时增加卸粮口,提高卸粮速度。在收购高峰期,公司单日收购量甚至达到3360吨,平均下来每天也要收购2200吨。

中央储备粮轮换收购是集团公司成立时为实现“两个确保”建立的常态化推陈储新机制。所谓“两个确保”是指确保中央储备粮棉油数量真实、质量良好,确保国家急需时调得动、用得上,这也是中储粮集团公司的根本职责与生命线。18年来,中储粮集团公司按照市场化、企业化运营方式定期开展轮换经营,即便在过去几年国内外粮价持续倒挂的严峻形势下,也做到了应轮必轮、常储常新,这与中央储备粮垂直体系建立以前库存积压、调用不畅、粮食陈化、亏损挂账严重的被动局面形成了鲜明对比,彰显出新体制、新机制的巨大活力。

在实行财政包干机制的前提下,中储粮集团公司实行自主经营、自负盈亏,这也是其“收好粮、储好粮、卖好粮”的内在动力。为实现这一目标,中储粮集团公司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加大科技研发投入,为收好储好中央储备粮提供了重要支撑。18年来,集团公司基础设施条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高大平房仓、浅圆仓、立筒仓等现代化仓储设施得到广泛应用;中央储备粮科技储粮覆盖率提升至98%,宜存率从此前的不到60%迅速提高并稳定在95%以上;彻底消灭了陈化粮,储存损耗率全面控制在1%以内。中储粮集团公司还积极贯彻落实绿色发展理念,通过绿色科技储粮,推动粮食储存保质、减损、降耗、增效。

中国储备粮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许高峰表示,中央储备粮垂直管理体系的改革发展实践证明,中央储备粮垂直管理体系已经进入体制顺、机制活、运行稳的新轨道,开启了中央储备粮管理新时代,标志着我国初步探索出一条符合中国国情、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要求、具有较强服务调控能力、能够较好处理安全与效率目标的中央储备粮经营管理模式。18年来,中储粮集团公司聚焦主责、主业,不断夯实“两个确保”,高效完成了国家赋予的重点调控任务,已成为党和国家信赖的维护粮食安全的可靠力量。

作为一家在改革中诞生并不断发展壮大的大型国有农产品储备集团,中储粮集团公司的改革步伐从未停歇。18年来,中储粮集团公司坚持“突出主业”发展思路,建立健全规范高效的集团管控体系,实施仓房基础设施维修改造、绿色科技储粮、智能化粮库建设“3个全覆盖”,推进战略预算目标责任制改革、集约化轮换运营机制改革、直属库区域一体化改革以及分公司事业部制改革等一系列改革举措,为中央储备粮棉油管理升级和高质量发展提供了重要支撑。

宏观调控的“主力军”

深冬时节,在中储粮江西分公司南昌直属库有限公司辖区,一辆辆售粮车正在等待售粮。公司总经理鄢朝阳说,他们从11月30日启动中晚稻最低收购价收购,直属库辖区共批复34个库点,准备仓容13万吨,涵盖辖区所有粮食生产县,截至12月9日已收购5400吨中晚籼稻。目前,国家实施的小麦和稻谷最低收购价政策为保障“口粮绝对安全”的粮食安全战略起到了支撑作用,既保护了广大种粮农民的利益,又保护了农民种粮积极性。

“丰则贵籴,歉则贱粜”是储备粮运作的重要原则之一,也是保护农民利益、防止出现大规模“卖粮难”问题的重要手段。2005年以来,中储粮集团公司连续执行国家下达的最低收购价政策和国家临时收储政策,截至今年11月底,累计收购政策性粮油9.06亿吨,有力托住了市场价格,维护了农民利益。

近年来,政策性粮食库存持续高企,中储粮集团公司委托收储库点和租赁库点达到13000多个,监管形势异常严峻。2014年以来,国家稳步推进粮食收储市场化改革,相继取消了大豆、油菜籽、玉米临储政策。中储粮集团公司虽然不再是临储收购政策的执行主体,但仍继续执行小麦和稻谷最低收购价政策,服务国家收储制度改革的“国家队”和“主力军”作用没有改变。在玉米收购向市场化收购转型的关键阶段,中储粮集团公司通过储备粮轮换,全力投入东北地区玉米收购,充分发挥集团化运作优势,做到“始终在市、均衡收购”,有效实现统一组织、上下联动、垂直体系“一盘棋”。同时,合理把握收购节奏,在市场活跃、价格较高时不追涨,向其它市场主体让渡市场空间;在市场力量不足、价格下行压力较大时不杀跌,积极入市扩点增量,加快收购进度,为稳定引导市场预期释放强有力的信号,关键时刻发挥了市场“压舱石”作用。

政策性粮食去库存是当前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任务之一。为此,中储粮集团公司积极通过竞价销售、定向销售、加工出口、大米加工等多种库存消化方式,加快推动粮食去库存工作,截至今年11月底累计销售成交政策性粮油12900万吨,约为去年同期的1.7倍,创历史最高水平。

据介绍,目前政策性粮油实际库存仍有90%以上存储在委托和租赁库点,储存风险、监管压力都很大。针对此,中储粮集团公司有关负责人表示,在国家有关部门和地方政府的有力指导和大力支持下,集团公司将进一步压实各方责任,形成监管合力,更好服务于国家粮食宏观调控大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