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健米业1元钱甩掉药业资产拟回归主业:10年来补贴远超净利润

2018-12-13
 

斑马消费

以1元人民币甩卖药业资产,是金健米业剥离不良资产、重新聚焦粮油主业的第一步。

上市20年以来,金健米业除了粮油业务之外,逐渐涉足乳业、医药、休闲食品等业务,由单纯的粮油业务走向多元化。

斑马消费跟踪金健米业多年业绩发现,上述业务非但没能提振业绩,反而成为主业的累赘。

药业公司虽是粮油主业之外最大的业务板块,营业收入年年增长,但连年亏损、倒欠了一屁股债。

金健药业连年亏损被剥离

12月7日,金健米业(600127.SH)发布公告,以人民币1元将金健药业100%股权转让给湖南粮食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湖南粮食集团系金健米业控股股东湖南金霞粮食产业有限公司母公司。

金健米业1998年登陆A股,次年即设立金健药业。药业公司2000年前后开始主营独家剂型“萘普生钠注射液”。因为产品单一,同时受市场波动和政策影响,近年来金健药业处于持续亏损状态。

金健药业的营业收入在2014年曾经攀至高峰,当年实现营业收入1.21亿元;2015年降至7412.98万元后缓慢回升,2016年至2018年7月,分别实现营收9526.81万元、1.4亿元和1亿元。

斑马消费统计显示,从2013年至2018年7月,金健药业净利润分别为-3059.68万元、-5418.89万元、-1.68亿元、-1736.68万元、-1030.58万元和-1348.35万元。

金健药业基础性输液年产能2.26亿瓶(袋),其产品单一化一直存在。而且,近年来受到国内输液市场容量逐步萎缩的影响,呈现出增收不增利的状况。

斑马消费梳理发现,早在2012年,金健米业就拟对金健药业实施重组。当年11月,公司董事会决定对金健药业进行资产重组,拟引进新的控股股东或全资控股股东。

这一议案在当年临时股东大会上通过。不过,这一议案并没有得到落实,反而不了了之。

2014年末,金健药业总负债3.80亿元,其中向公司负债3亿元。

2015年4月,金健米业以“债转”形式对金健药业实施增资1.1亿元,这块“鸡肋”才得以在上市公司体系内存活。

2018年7月底,金健药业总负债3.60亿元,总资产2.64亿元,早已资不抵债。

2018年9月底,金健米业挂牌转让金健药业。公告显示,截至今年8月底,金健米业持有药业公司债权金额2.99亿元,挂牌转让后,接盘方湖南粮食集团将协助金健药业在1年之内偿还金健米业不低于2.57亿元的欠款。

11年获补贴3.3亿元

上市20年,金健米业的市值迄今为止不到20亿元。

这么多年里,公司除了粮油业务外,涉足乳业、药业、休闲食品业务,甚至此前还涉足房地产业务。

“牌面”虽好,基本都没有“打好”,既不能给公司贡献净利润,反而成为拖累公司业绩的累赘。

至今,公司主营收入还是靠粮油板块。2017年报显示,当年来自粮油板块的销售收入为24.82亿元,占比公司当年营业收入的89.92%,毛利率贡献率为67.68%。

2017年,金健米业公司累计收到补助款并确认收益4964.62 万元,成为为当年利润的主要来源。

这种补贴成了常态,据统计,在2001年至2017年这17年里,金健米业至少有15年扣非净利润为负。企业为避免退市,最终靠补贴屡屡过关。

据统计,从2007年至2017年,金健米业净利润合计-3.67亿元,扣非净利润-7.25亿元,收到的补贴3.3亿元。在大多数财年里,补贴远高于企业自身实现的净利润。

这15年里,金健米业多次人事更迭也没能扭转企业亏损困局。

2011年,前任董事长肖立成辞职时没能把金健米业拖出亏损泥潭,险些退市。

谢文辉在2013年起任公司董事长,通过定向增发补充流动资金,加大兼并整合,但并未实现预期。

金健米业的营收规模虽从2013年的14亿元增至2017年的27.60亿元,但亏损规模继续扩大。直至今年三季度末,扣非净利润实现-3025.55万元,比上年同期减少1988.99%。

今年10月底,谢文辉因工作调动原因辞去公司董事、董事长等职务,他的任期应到2019年3月31日止。

此次“空降”的新任董事长全臻,甫一上任就动手剥离不良资产,不知道金健米业能否迎来春天。

全臻的履历显示,其曾任职于长沙市房产部门,2018年10月起,任湖南粮食集团董事长。
 

                  
扫码关注“oilcn油讯扫码关注“油才网招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