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棕榈油融资进口分析

2016-03-15
 
  布瑞克农业数据  林国发
 
  融资进口定义
 
  简单概括,融资性进口其进口目的并非为了获得货物物权并转让出去获得价差来实现利润,其目的为通过抵押资产获得银行开具的信用证进口某种商品并迅速出手变现,并将获得现金流投入其他行业,从企业“高利润”行业获得收益。中国对外贸易的迅猛发展,国内各商业银行的融资品种日 益丰富。进口融资业务类型包括了开证授信额度、打包放款、提货担保等。融资进口商变现到信用证到期的这段时间,贸易商或者将这部分资金用于自营贸易品种的交易,以享受比贷款利率更低的资金成本获取其他更高的资产项目,另外人民币稳步升值,或获得汇差收益。
 
  国内棕榈油融资进口情况
 
  国内棕榈油全部需要进口,一年的进口量在600万吨左右,其中棕榈液油年进口在400-420万吨,2014年之前融资进口占棕榈液油进口超过70%。棕榈油从东南亚进口仅需要7-8天,进口信用证一般是3个月或6月月,外资银行的信用证年化利率不足3%,融资企业进口商品并在国内销售获得现金,并将现金使用在其他行业获取利润。2014年之前油脂的融资中较为稳定,未暴露出重大风险:2013年国内虽然实施了存贷款利率浮动机制,国内民间融资成本逐步走低,2014年实体经济放缓,特别房地产压力增加加上油脂价格持续大跌,棕榈融资进口锐减。
 
  国内棕油进口主要集中在广州、张家港、天津等主要港口,其中广州比例最大。主要的融资进口商有云南惠嘉、侨建、山东阿掖山、天津聚龙、山东昌华。几大棕油融资商,将融资进口获得资金使用在其他的行业运营。云南惠嘉获得资金使用在鱼粉进口贸易及房地产开发,侨建将获得的资金使用在房地产开发,天津聚龙主要将资金使用在化工及国外种植园开发,山东昌华和阿掖山及将资金使用在水产加工。
 
  图表一   2013 年来主要融资进口企业棕榈油进口情况
 
 
  数据来源:海关总署 ,布瑞克整理,单位:千吨
 
  2013/14年度云南惠嘉棕榈液油进口量达到了188万吨(含安徽华文),占该年度棕榈油液油进口40%,山东昌华(含关联公司)进口量达到70万吨。融资性进口占我国棕榈液油进口到了7成以上。进入2014/15年度国内融资成本进一步下降,房地产销售难度增加,资金回笼放缓,融资性进口将难以持续,人民币贬值,美元持续走高,融资性进口快速下降。其中云南惠嘉(含关联公司)棕榈油液油进口量锐减至1.3万吨,山东昌华进口也出现锐减,龙威集团因其国外棕榈油进口产量增加,进口量有所提升,但融资性进口比例较小。侨建集团因避过2013/14年度融资进口大亏损,加上其拥有对应的套保操作,云南惠嘉进口量减少后,让出部分市场,其2014/15年度进口量提升。
 
  棕油融资进口均为亏损,进口的亏损有资金在其他行业来弥补。企业在在融资进口过程中,决定了其进口的进度,主要是考虑资金的使用信用证的还贷压力。一般情况下,企业在承受进口商品的10%左右的进口完税金额的亏损企业运营正常,更大的亏损短时间不会对企业产生负面影响,但如果长时间的高比例亏损亏损,企业将无法承担,容易造成资金的缺口,出现信用违约。企业在融资进口中,可承受的亏损比例,还以当时国内的明间融资,银行贷款难易程度和经济的发展状况有关。
 
  2012年四季度棕油进口融资亏损800元/吨,超过了其销售价格7000元/吨的10% ,企业的资金压力不断加大,但由于当时国内的融资成本高,因此企业在面临大比例的融资亏损,仍能艰难前行。今年8月一度出现融资进口亏损100元/吨,企业充分抓紧了该机会,增加订单安排在未来一段时间陆续进口,降低了融资进口成本。2011年国内融资难度增加,融资成本提高,企业的融资可承受的幅度增加,但当时国内油脂市场行情较好,因此企业在融资获得第成本,并将资金投资企业行业,获得了丰厚的利润。融资企业在融资进口过程中,最为担心不是融资亏损额度,而是经营过程中是否出现资金断链的情况。
 
  一般情况下,企业融资进口的最大可承受的最大亏损额度计算过程,需要加上资金在其他行业获得的资金收益率,在信用证年化利率确定的情况下,即可计算企业在融资过程的最大幅度。具体例子如下:以2013三季度棕榈油国内外价格推算,假设进口信用证的年化利率是3%,资金的年化收益率是20%棕榈油CIF价格5500元/吨,进口完税成本(价港杂)达到了6850元/吨。假设棕油进口亏损最大金额为X。计算公式如下: X+6850*1.03=(6850-X)*0.2,可获得X为1199元,考虑到企业的经营活动过程的中的费用,企业可在亏损500-600元/吨左右,企业经营属于较为正常过程,800元/吨,企业仍可以正常运营,但压力不断增加,如果超过900元/吨,企业的容易出现亏损,一般情况下,在当前的融资环境下,棕榈油的融资亏损幅度在10%,企业运营正常,如果更大的亏损,容易造成企业的资金压力。如果假设资金的年化收益为15%,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企业可容忍的理论最大的亏损额为850元/吨,剔除企业在运营过程的费用,企业实际可承受的亏损在300-450元/吨。
 
  2013/14年度国内房地产销售库存,资金回笼放缓,资产荒,融资进口获得资金无法获得足够的高利润项目,国内棕榈油价格持续走低,融资性企业必须尽快更多棕榈油方可获得同等资金,美元价格上涨,美联储升息预期提高,国际商业银行收紧信用证额度,最终打垮了国内棕榈油融资企业。
 
  融资性进口退出对国内棕榈油影响
 
  融资性进口核心在于解决企业现金流问题,在可承受的价差亏损情况下,融资性进口具有持续性,进口企业对价格反应迟钝,资金需求大情况下,将加大进口量。标的商品价格走低情况下,融资企业为了保证同等的现金流,需要进口更多的棕榈油,打压国内棕榈油价格,抬高国际棕榈油价格,增加了国内进口成本。融资性进口退出,传统的进口贸易企业从新进口市场,按照贸易需求进口,有利于收窄国内外价差,促使国内棕榈油库存处于正常水平,防止了价格异常波动。
 
  图表二 2015年1月至11月棕榈油液油分企业进口情况
 
 
  数据来源:海关总署 单位:千克,美元,美元/吨
 

最新商机
  发布商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