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吉:严格风控——百年农企的“秘密武器”

2016-12-08
 
  来源:粮油市场报
 
  外资农企进入中国后,在与国内企业分享利润的同时,也带来了许多先进的生产方式和管理经验,其中就有40多年前进入中国市场的美国嘉吉公司。在农企经营和风险管理方面,这家百年老店的理念与模式值得一觑。
 
  ①淮海中路的嘉吉“中国芯片”
 
  老上海的霞飞路,如今被唤作淮海中路,在这条极富魅力的上海马路上,云集了许多外资企业,嘉吉投资(中国)有限公司坐落其中。
 
  嘉吉(Cargil),在全球粮食行业,几乎没有人不知晓这个名字。151年前,这家公司在“美国威尼斯”明尼阿波利斯起家。从诞生之初开始,它与衍生品市场之间就被牵上了“命运的红线”。1881年,明尼阿波利斯当地成立了一家谷物交易所。在周围大量的农产品企业中,嘉吉渐渐脱颖而出。但绵长的历史不仅没有让它变得不合时宜,反添神秘与厚重。
 
  “嘉吉是中美建交后最早进入中国的美国公司之一。”嘉吉中华区总裁安博泰说。在世界上,嘉吉触角已经延伸到全球70个国家,它与ADM、邦吉、路易达孚共同被称为“国际四大粮商(ABCD)”。
 
  在美国,这家农业巨头已经连续6年被评为全美最大20家私人公司之首。据业内人士估算,嘉吉有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私人控股公司。它在全球拥有超过15万名雇员。在这片土地上耕耘半个世纪之久的嘉吉,像一只鲶鱼,正在激活中国农企的现代经营神经。
 
  “我们在中国所有最主要的业务部门,从粮油贸易到玉米深加工,以及饲料、肉鸡养殖项目,甚至包括我们在中国的能源和金属平台,都和大商所有着非常深度的合作。”安博泰介绍称,以禽类养殖为例,从最初的养殖环节到饲料配比,再到最后的深加工,从产品角度来讲,嘉吉所经营的整个产业链环节都和大商所的期货合约有着密切的关系。
 
  ②危机之中显身手,结缘中国期货
 
  2005年,刚刚经历过“大豆风波”的中国油脂油料企业一蹶不振。前一年,剧烈波动的国际国内大豆价格一举击垮了“没有考虑过价格风险这回事儿”的“中国油脂压榨作坊”。
 
  在这个时候,嘉吉公司开始尝试做少量的期货交易。
 
  而“逢低做多”是当时现货企业普遍的经营方式。这种模式一直持续到2004年遭到重大挫折,当时中国爆发大豆危机:前期大豆市场价格一路上涨,企业大量囤货,后来市场暴跌,几乎所有相关企业都亏了大钱。
 
  从此之后,企业才开始逐步重视金融工具的使用和期货人才的培养。
 
  几乎没有任何金融背景的周密,在这时加入了嘉吉公司。经过10年的快速发展,他亲眼目睹嘉吉在中国期货市场的持仓规模增长到最初时候的30多倍,成交量则增长了几百倍。
 
  2008年,大豆危机再次爆发。“对    嘉吉来说,2008年能够在金融危机的大风大浪中经受住考验并保持盈利,离不开中国期货市场尤其是大商所的支持。是年,嘉吉在大连商品交易所进行的产能套保量达到了70万吨。在这样的保护措施之下,该年度嘉吉在中国的农产品相关投资获得了稳定的盈利。
 
  追求稳定收益,就要寻求稳定的资产回报方式,而这离开中国的期货市场是绝对无法实现的。在期货市场的产品基础上,从一口价到基差定价,以嘉吉为代表的外资企业推动了中国油脂油料产业定价模式以及贸易习惯的改变。
 
  如果说有什么加速了这个进程的话,是国内油脂油料行业步履维艰的经营环境让企业更加紧绷了危机神经。众所周知,压榨行业是中国产能过剩的行业之一,2015年扣除春节假期和正常减休,行业开工大约330    天,行业实际产能是1.4亿吨,沿海现代化产能是1.15亿吨,实际压榨量大概是8000万吨,产能利用率大概是57%,产能过剩格局很明显。
 
  据周密统计,从2010年9月到2016年5月大约6年的数据来看,如果利用期货市场远月合约套保可以实现58元/吨的净利润(扣除150块钱加工费之后),而利用期货近月合约,可以实现的压榨利润是-7元/吨;如果不进行套保,直接卖近期现货实现的压榨利润则是-122.8元/吨。
 
  嘉吉利用期货市场进行远期套保销售,在行业产能过剩近一倍的情况下,依然获取了比较持续和稳定的利润率。过去6年,行业压榨利润从每吨净利300多元到每吨亏损600多元,经历了1000元的波动,但嘉吉在中国的业务基本上维持稳定盈利。
 
  周密洞悉到,在这种经营环境之下,压榨企业转型序幕已经拉开,其核心是围绕期货这些金融工具进行的管理体系、资金实力以及人才建设的全方位的竞争。
 
  ③“好的风控机制一定是内生的”
 
  到嘉吉中国区应聘的年轻人常常会遇到一个奇怪的考官,这个考官不问他们的盈利能力,反而询问最大亏损的经历。
 
  这位考官便是周密。“大亏过的人,会有更加敏感的风控意识。因为他经历过那种痛苦。”他解释说,这也是嘉吉经营理念中核心的一点。
 
  正如所言,严格的风险管控是嘉吉的核心竞争力,嘉吉有专门的风险管理团队,负责监测各个事业部的整体风险。团队在互联网上7×24小时不间断地及时沟通各种信息。
 
  嘉吉员工都熟悉一条工作原则:遵守自己的授权界限,准确诚实地记录。任何人违反公司基本的风控原则,都将终结在嘉吉的职业生涯。
 
  这与嘉吉赖以起家的贸易方式不无关系:将粮食从供应过剩的地方,输送到需求旺盛而供给缺乏的地方,赚取利润。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却面临诸多风险,尤其是当贸易实物为不易保存且价格明显波动的粮食,全球布局的地域跨度又增加了在途价格波动风险和时间风险。      面临状况百出的市场形势,你无法想象,一个生存了一个半世纪的企业,是如何如履薄冰地精密算计每一种类型的风险“敌人”。因而嘉吉“处女座”式挑剔的背后,是长期形成的精密而清晰的风险参考系。
 
  在嘉吉内部,从单边限制到压力测试,到风险因子、风险参数的设定都是非常严格的,而且设定完了以后,如果因为意外超出了限制,须先减仓再进行申请;如果违规操作被警告之后重复上演,将直接被开除。
 
  市场人士认为,一些下游客户对期货市场理解就是简单的高杠杆,为追逐比较高回报承担了企业所不能承担的风险。在盈利时,归结于自身水平高,亏损时就怪罪市场投机性强。与此同时,一些媒体不负责的言论也导致了市场对期货认识的误区,一方面宣传短期暴富传奇,另一方面过度渲染市场风险,忽视期货市场对实体企业市场风险规避的作用。
 
  “不同企业制定的套保策略,一定是依据企业本身的特殊状况来决定的,而不是简单地照搬教科书。”周    密强调说,企业一定要根据自身情况来制订操作计划。
 
  例如,在大商所卖出豆粕、豆油期货套保现货大豆采购,可能操作本身规避了价格波动风险,但引入了额外的现金流风险。当价格涨了30%,套保空单会立刻吸掉相当30%价格涨幅的现金流,而企业远期采购的现货并不能产生任何现金流。如果企业资金不充裕而套保量很大,极端行情之下很容易导致期货账户爆仓。因此套期保值必须依据企业的实际情况,不仅规划采购量,规划市场价格空间,同时对于整个现金流也要有相应的规划。
 
  2010年大豆市场经历了一个可观的牛市,从8月份开始上涨,如果当时对100万吨大豆进行套保,一个月内价格上涨30%,按当时大豆价格约为500美金/吨计算,套保企业需要补充的保证金大约是1.5亿美金。
 
  “这不是一般企业能够承受的,而且当年市场资金供应偏紧,融资成本也比较高(8%~10%)。因此企业规模不同,策略也不同。”周密解释道,好的风控机制,一定是内生的,不可能是由外部推动的,外人很难用长期的眼光看问题。
 
  ④从制度与研究着手追求更大客观性
 
  从嘉吉内部管理来看,公司在交易方面主要有三部分设置:研究部门、交易部门、风控部门。三个部门相对来说比较独立:研究部门是客观了解市场的部门,交易部门是主观决策的部门,风控部门则是独立营运来实现监督的部门。
 
  从国内来看,公司研究部门和交易部门常常是合二为一的。其弊端很明显,交易员和研究人员一起背负业绩指标,容易在研究、解读市场的时候出现很强的倾向性。
 
  如何最大程度保证研究解读的全面性和客观性?在嘉吉公司,研究人员的业绩指标不在于他们能贡献多少交易策略,而在于他们对市场客观数据的跟踪和预测是不是准确。在这个基础上,交易员的衡量指标主要集中在主观策略方面:主观交易策略是不是适用于当前市场的客观环    境,是不是能够提前发现市场矛盾,以及能不能贡献盈利。嘉吉在全球市场上有不同的产品线,都采取了这样网格化的组织架构。
 
  嘉吉的现货与期货交易一体化也区别于许多企业的分离制度。因为二者在决策上有非常大的关联。
 
  一个期货操作员如果不了解现货是不可能做好的,因为不了解行业背景;而一个做现货的如果不懂金融衍生品市场也不可能做好。
 
  嘉吉在发展过程中也吸纳了一些基金的交易逻辑和思维方式。“我们拜访过一些基金,其交易模式、思考方式和对博弈的理解非常独特,具体就是交易中间思维要精准。方向、量、时机和执行是交易的四个要素。传统商业思维认为方向是最重要的,即做多或做空,但是经过跟他们的学习和交流,我们现在认为时机是最重要的。”周密说。
 
  ⑤外籍老板的“中国期货经”
 
  谈起在中国的农产品生意,安博泰表示,这些年印象最深、变化最大的,就是农产品行业和金融衍生品市场之间的合作。
 
  11年前,安博泰初到中国之时,深刻感受到农产品市场里面有太多投机,交割机制也不是特别完善。“但经过10年左右的发展,农产品市场投机量相对少了,市场经营环境的改善对嘉吉在中国的成长有很大帮助。”他说。
 
  在嘉吉眼中,大连期货市场农产品期货相比CBOT,优越性愈发凸显。中国市场最大的优势在于,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农产品进口国,所以有非常大的本国贸易流和进口贸易流,能够连接很多市场。
 
  “我在2009年曾经陪同一个客户的全球交易总监拜访大商所,他们虽然卖的是牛肉和鸡肉,但其采购的原材料是玉米和豆粕,是按照饲料配比采购,大商所的期货合约是他们最有效的锁定成本的工具。由此可见,不仅是我们这样的大宗商品贸易加工企业,很多直接    面对消费者的B2C企业,也对金融工具有着广泛的需求。”周密称。
 
  从市场的健康发展上,嘉吉非常乐见中国市场流动性的改善。比如,当客户要订1万吨的货,公司签合同的同时要在期货市场上立即套保。在流动性好的市场,这个操作可能几十秒甚至几秒钟就可以完成,但在流动性不足的市场这个过程就会延长,从而造成价格敞口。因此流动性是套保的基础。
 
  另据了解,目前,嘉吉90%以上甚至100%的豆粕、豆油销售是以大商所期货合约为基准的基差合同进行的。“如果豆二期货合约能够发展起来的话,我们相信基于豆二基差合同的报价,也会成为一种生意形式。”安博泰说。
 
  他表示,如果中国市场想继续增强定价影响力,对外国投资者的开放也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因为只有更多的投资者参与,商品的价格发现才会更彻底,只有更加公允地定价,市场的地位才会被全世界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