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粮与ABCD要回答的三个问题

2008-09-12
 

  ●击溃中国油脂行业的“ABCD”何以法力无边?
  ●多哈贸易为何必然破裂?
  ●中粮如何发起农业“洋务运动”?

  如果你控制了石油,你就控制了所有国家;如果你控制了粮食,你就控制了所有的人
  ———亨利·基辛格

  中国的粮食问题从来没有像近期一样,如此受到国内外产业、资本以及相关政府部门的高度关注并成为舆论的中心。
  国信证券最新农业专题报告指出,以“ABCD(ADM、邦吉Bunge、嘉吉Cargill和路易达孚LouisDreyfus)”为代表的四大国际粮食集团因掌握了全球粮食贸易80%的份额而成为国内粮食安全最大的威胁者。而中国粮价仅为全球贸易粮价的50-60%,未来要顺利实现“世界粮仓梦”显得困难重重。面对无论是实力、财力,还是产业链操作都无比雄厚和娴熟的ABCD,中国粮油企业能否在外资大肆攻城略地之前完成战略布局?在今后可能到来的保“粮”战争中,中国粮油企业又能否胜出?
  “潜规则”夺去中国油脂产业
  2004年,由于对于国际商品远期交易市场的运行规律缺乏了解,国内大量的油脂企业出现巨亏,进而遭到破产清算的结局。国际粮油贸易龙头借机大举进入国内油脂市场,低价接手并整合了大量难以为继的中小型油脂企业。
  经过4年的时间,“ABCD”和新加坡Noble(来宝)在中国油脂产业成功地把握了主动。中国食用油脂的生产能力有60%-70%都掌握在“ABCD”的手中,虽然每年我们仍然能够进口到足够的大豆,但是国内豆油的供应和定价却“不由自主”,简单地说,中国食用油脂定价权已经旁落他人之手。国信证券的研究报告指出:从2007年9月开始,国内豆油价格从8000元/吨开始跟随美国豆油价格一路上涨,截至2008年3月4日,国内山东一级豆油现货价格已达到16200元/吨。9个月的时间里,涨幅高达100%,加速国内CPI指数的上涨。其实在此期间,国家储备在去年10月和今年3月前后两次投放储备豆油,总量在百万吨。但是,第一次先行投放的20万吨还未露面即被某外资背景的粮油集团通过下属参股的子公司悉数囤积。第二次80万吨的投放量也有部分流向该企业仓库。百万吨的豆油储备实质是“事倍功半”。
  中国食用油脂定价权的旁落留给我们的教训是:世界并不是中国的粮仓,能够购买到足够的粮食不代表粮食安全。国际粮食市场上有太多的政治、经济利益交相混杂的“潜规则”是中国过去不知道、现在知道了但是无力驾驭的。在中国刚刚伸出一只手小心翼翼地索要粮食时,就被“潜规则”干脆利落地夺去了油脂产业。
  多哈贸易会谈屡屡流产
  那么,究竟是哪些粮食“寡头”掌握了全球农业的脉络,他们对全球农业产业又究竟有多深的掌握呢?ABCD这四大集团掌握着全球80%以上的谷物市场业务。从其公开披露的信息来看,他们在全球的农业生产链(生产-运输-仓储-粗加工-贸易)、食品深加工行业(食用油、生物燃料),化肥制造行业、金融资本行业均有很深的涉足。各个环节辐射的国家数量几乎覆盖全球。
  在分析了美国政府和其麾下的国际寡头对于全球农业的侵略过程后,就不难理解多哈会谈为什么会屡屡“流产”了。
  7月30日,多哈回合全球贸易谈判在经过了9天的紧张协商之后,最终仍以破裂告终。农业一直是“多哈回合”贸易谈判的核心,因为它是国际贸易中价格扭曲最严重的行业。本轮多哈会谈的矛盾焦点在于美国、印度和中国之间在发展中国家农业市场准入问题上的严重分歧。
  多哈会谈为何屡屡流产?业内人士认为,多哈会谈的本质是:美国想要进一步在全球推进霸道的“美式自由贸易体系”,以印度、中国和巴西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吸取教训为了本国的安全据理力争。
  在当前国际高粮价的环境下,农业出口大国美国与缺粮大国印度、潜在的缺粮大国中国之间的利益冲突已经难以调和。印度和中国原来均是粮食出口大国,但是与飞速的工业发展相对应的是日渐萎缩的农业产业。高度工业化的发展降低了农业产业的竞争优势,没有历史保护经验的农业贸易导致国家内部不合理的粮食储备结构以及越来越大的“需求缺口”。而饱受国内经济衰退、全球政治影响力下降困扰的美国怎会充当慈善家的角色,放弃丰厚的农业贸易顺差,放弃利用农业控制这些具有潜在威胁的新兴国家的机会。事实上,当前高粮价的环境就是由他们一手操纵策划,美国不可能放弃这一苦心经营的优势,因此,多哈贸易会谈破裂是必然的结果。
  中粮能否发起农业“洋务运动”
  近两年,以“ABCD”为代表的国际粮食寡头在中国农业产业链中拓展的足迹已不仅仅限于油脂产业,开始同时的横向和纵向扩张,他们的战略布点已从单一的生产压榨领域延展至包括饲料、养殖、贸易公司、粮库、铁路、船务等环节的一体化的粮油“产-供-销”网络。以嘉吉为例,嘉吉在中国拥有的占股公司多达27家,地理位置遍布整个中国沿海,业务涉及饲料、拌油、高果糖加工、玉米加工,化肥等整条农业产业链。近期高盛介入中国生猪养殖也可视为这一扩张的表现。
  国际粮油寡头快速、专业的纵横双向化的产业延伸过程导致其中国境内的实力快速增强。仔细梳理中国的农业产业链上的大型粮油企业后,我们发现目前国内仅有中粮集团一家勉强具有可以与国际粮油寡头相抗衡的实力,但仍然没有对上游粮源的控制能力,而这恰恰是整个农业产业链的源头与核心。
  中储粮集团虽然坐拥中国粮仓,但是却没有粮食加工的能力,仅仅作为国家保障粮食价格稳定的一个零件,影响力更是有限。其他的大型国有粮食企业,比如黑龙江九三、华粮物流、吉粮进出口等公司则仅在各自有限的领域内具有一定的影响力,更不具备和产业化,规模化的国际粮食寡头抗衡的能力。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外资寡头的纵横化侵占式的发展,很多企业在其细分领域内的影响力也开始日渐式微,黑龙江九三就是一例。
  农业产业链条短、规模化国有粮油龙头公司少、成熟的农业产业运营经验缺失,“一短一少一缺失”下的中国农业产业是没有安全感可言的,国际粮食寡头凭借先进的产业经验、管理技术,稳扎稳打,由油脂行业为起点,逐步将已成功运行近百年的美式资本产业体系渗入中国,逐步蚕食民族农业。油脂行业的“沦陷”可能只是一个开始。随着我国粮食进口量的增加,越来越多的子行业都将面临“沦陷”的风险。届时,不知道还有没有大型的国有企业能够发起中国现代史上的农业“洋务运动”。

  南方都市报记者 李亦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