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宪鲁案发,吉粮集团上市计划搁置

2008-08-12
 
    每日经济新闻8月12日:刘宪鲁案发,阴影笼罩吉粮集团。近日,《每日经济新闻》经过调查了解到,在吉林粮食集团原董事长刘宪鲁涉嫌受贿及挪用巨额公款一案被公开后,由于“有客户、供货商以为吉粮已被刘宪鲁掏空”,吉粮集团近期在进行收购、销售等经营活动时频遇障碍。与此同时,该集团近年作为工作重点的上市计划也已被搁置。
    三年时间洗清“刘系”人员
    “现在看来变数很大”,昨天,吉粮集团办公室有关负责人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如是形容该集团上市计划的进展情况。至于造成上市计划搁置的直接原因是否即刘宪鲁案的案发,该负责人则拒绝确认。该负责人表示:“刘宪鲁离开吉粮已经三年了。三年时间里我们做了很大的努力,克服了很多困难,才形成了与老吉粮有很大不同的新吉粮。现在这个案子一来,我们三年的努力都被掩盖了。”
    该负责人介绍,在吉粮集团目前的管理层当中,“已经没有人了解刘宪鲁案子的详情了”。据记者了解,自刘宪鲁2005年7月卸任该集团董事长以来,吉粮集团就开展了一项以“二次创业、打造新吉粮”为口号的内部改革。吉粮集团内部刘宪鲁一线的人员是不是已经在改革过程中被悉数清洗出局?该负责人否认了“清洗”一说,但他同时介绍,在2006年10月,吉粮集团内部曾进行过一次组织机构改革,经过此次人事改革,“新吉粮的人事格局已与老吉粮大不相同”。
    对于因2006年人事改革而离开吉粮集团的人数以及其中管理人员的具体名单,该负责人则拒绝透露。
    段连海案已结不承认检举刘宪鲁?
    日前,有公开消息称,刘宪鲁之所以案发,源于其老部下,吉林省慧泽油脂有限公司总经理段连海的贪污贿赂案,由于段连海曾直接对刘宪鲁行贿,所以其在受到检察机关查办时检举了刘宪鲁,并牵出此案。但是,吉粮集团内部一位知情人士却告诉记者,“老段(段连海)根本不承认他曾经供出刘宪鲁”。据该知情人士透露,目前段连海一案 “已结案,人已经放出来了,但他之前用的手机已经打不通”。
    为了解段连海案和刘宪鲁案之间的具体关联,以及除段连海以外,还有哪些吉粮集团内部人员 (包括曾经供职者)与刘宪鲁案有关,记者来到了吉林省检察院。但刘宪鲁案的经办机关,吉林省检察院反贪局侦查二处以“案子还在调查过程当中”为由,拒绝了记者的采访。同时也拒绝确认上述知情人士透露的段连海案“已结案”的消息。
    涉案公司疑点重重
    上述吉粮集团办公室负责人告诉记者,“刘宪鲁的涉案金额就是2000万元,其中受贿1000万,挪用公款1000万”,但有报道称其挪用公款的金额单“将农发行发放的农业政策性贷款用于吉粮集团合资公司非农业项目”一笔已高达1.2亿元。而记者在对刘宪鲁受贿及挪用公款案两家涉案公司的调查过程中也发现,其中疑点重重,刘宪鲁从慧泽油脂段连海等下属(下属公司及关联公司)手中收受的贿赂金额,以及其利用职权之便挪用的公款金额,也许并非该负责人所述的这么简单。
    据报道,段连海本人的贪污贿赂案之所以案发,源于其所在的慧泽油脂原工会职工的集体上告:2005年10月改制为股份制公司,企业法定代表人及高层管理者无偿持股30%。而公司改制前拖欠职工工资421万元被转为企业年度调整(盈余),用于高管无偿持股。据记者了解,慧泽油脂是吉粮集团植物油公司下属企业,位于吉林省梨树县郭家店镇,在长春等地都设有分公司。但上述吉粮集团办公室负责人昨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却表示 “慧泽油脂并不是吉粮的子公司,段连海也只是在吉粮待了一段时间”。
    那么,慧泽油脂、段连海与刘宪鲁之间是否存在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关系呢?该负责人拒绝透露。而根据记者从工商部门了解到的信息,吉林省工商局档案系统内,没有“吉林省慧泽油脂有限公司”这家公司的信息,只有一家在长春市工商局朝阳区分局登记的 “吉林省慧泽油脂有限公司长春分公司”,法人为王长平,而就连这家“分公司”也已于2005年6月21日注销。
    除了“神秘”的慧泽油脂以外,还有一家原吉粮集团下属的合资公司值得注意。在2000年1月到2004年8月之间,刘宪鲁曾担任一家名为“吉粮赛力事达玉米工业有限公司”的中外合资企业的法人和董事长,在此期间,吉粮集团是拥有该公司49%股权的中方股东。从2004年8月开始,这家公司的中方股东换成了吉林华润生化股份有限公司(S吉生化,600893,SH)。
    记者注意到,在吉粮赛力事达的中方股东从吉粮集团转变为S吉生化的过程中,有不少细节显得十分巧合。
    根据吉粮赛力事达2003年10月的一份文件,吉粮集团与S吉生化签署了一份《股权质押协议》,根据协议,吉粮集团将所持吉粮赛力事达公司49%的股权质押给S吉生化,“作为对吉林省吉华经贸中心在其与S吉生化于2002年11月21日签订的《资产转让协议》项下应当支付S吉生化1.76亿元转让款的担保”。而在两年以后,S吉生化即从吉粮集团受让了吉粮赛力事达公司49%的股权,成为该公司的中方股东。
    据报道,刘宪鲁挪用吉粮集团公款的主要做法是,先是通过吉粮集团承贷后,再转入合资企业在建设银行)开立的账户上,供合资企业随意使用;同时同意吉粮集团进出口公司将已经回到吉林省农发行账户内的粮食销售回款,不及时收回,而是再次将该款转至合资企业的建行账户内,供合资企业随意使用。虽然吉粮集团方面昨天拒绝确认刘宪鲁案涉及的“合资公司”是否即吉粮赛力事达,但根据吉粮集团官方网站的资料,自2004年退出吉粮赛力事达以来,吉粮集团下属已无合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