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油脂期待添香“中国厨房”

2008-08-01
 
    河南是中国第一油料大省和油脂消费大省,但却没有一个全国知名的油脂品牌。河南是“中国厨房”,是食品工业大省,河南油脂期待担负为“中国厨房”添香的重任。河南油脂如何利用珍贵的原料资源和市场资源?
  国内外粮油巨头布阵河南
  不妨来回忆一下河南油脂行业发展史上一个极其微小的细节——6月266日,河南粮油阳光油脂有限公司在荥阳举行五周年厂庆,托福国际公司董事局成员Christian Maret和托福国际油脂油料高级经理吴刚,专程从德国汉堡赶来祝贺,而托福国际在阳光油脂不过就占了25%的股份。
  托福国际成立于1919年,总部在德国汉堡,农产品年贸易量约4000万吨。其最大股东正是国际著名四大粮商“A、B、C、D”中的“A”,即美国ADM公司。
  “托福国际贸易量很大,但实体投资很少,主要集中在东欧、阿根廷、中国,而阳光油脂是托福国际在全球少数几个实体投资之一。”Christian Maret这样解释他们专程前来的原因。
  Christian Maret还称,从2004年合作至今,托福国际除在阳光油脂持续投入心血外,还一直在观察河南市场,不断寻求投资机会。
  益海集团则早已扎营周口,成立益海(周口)粮油工业有限公司。而益海集团是新加坡丰益投资私人有限公司和美国ADM公司共同投资的中国最大的油脂加工企业。如今,产自周口益海的“口福”油,已成中国食用油领域响当当的品牌。
  为了能在方便面料包里添加最好的芝麻油,康师傅在“中州油库”驻马店设立顶志油脂有限公司,专门生产上好的芝麻油。
  不光是国际粮油巨头,国内知名粮油品牌在河南也布下重兵。鲁花集团在山东省外的第一个工厂就设在周口,周口鲁花去年销售收入已经达到6.7亿元。
  以做豆奶驰名的维维集团,刚刚投资1.8亿元在全国第一花生大县驻马店正阳设立维维粮油有限公司,年底即有望投产。同时还将在信阳建食用油生产基地,目标瞄准的都是花生油。
  记者还了解到,还有一家暂时不能公开身份的粮油集团,正对河南粮油市场虎视眈眈。
  逐鹿目标:原料和市场
  国际国内粮油巨头纷纷陈兵中原,志在追逐两大“猎物”——河南丰富的油料资源和庞大的油脂消费市场。
  河南是中国第一油料大省,油料产量占全国的1/7。2006年,河南花生、油菜籽等油料总产量创历史新高,即近480万吨,其中绝大多数产量都是花生贡献的。同时,河南芝麻产量一直位居全国首位。
  河南主要油料作物的分布基本是驻马店、商丘、开封、周口、南阳、安阳等地的花生种植区,驻马店、南阳、周口优质芝麻生产带,信阳等豫南地区的优质高产油菜基地。
  而这些地区,恰恰是国内外粮油巨头排兵布阵的重点区域。他们的意图非常明确:把产业链条直接延伸到原料基地。
  比如,驻马店市正阳县是“全国第一花生大县”,常年为鲁花集团、金龙鱼等知名油脂加工企业提供原料,而该县最具影响的花生深加工企业是年处理花生1.2万吨的正阳美食美客花生蛋白有限公司。
  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去年花生价格波动大,秋季花生上市时,不同背景的人都来河南‘抢’花生。”
  除了抢原料,更重要的是抢市场。且不提河南地处中原的强大辐射能力,就是河南本身的消费容量已经非常可观。
  “河南每年的食用油需求量是200万吨到250万吨。”河南粮油阳光油脂有限公司董事长司胜利说。
  河南省政府食品办主任陈振杰提供的数据是,去年河南油脂产量是158万吨,2006年才110多万吨。而且去年河南油脂产量猛增,主要是阳光油脂和周口益海的产量有大的提升,河南其他本土品牌并无太大增长。
  守着油料大省的天然优势,河南却榨不出那么多油,难怪自家的地盘会成为别人大享盛宴的餐桌。
  山东鲁花集团商贸有限公司郑州分公司总经理李恒严告诉记者,鲁花花生油在河南的销售收入年年攀升,去年约为3亿元,鲁花集团的销售收入则是60多亿元。
  同时,据业内人士透露,嘉里粮油旗下的金龙鱼,去年在河南市场的销售收入为10多亿元。
  “在河南开设油厂,成本不比港口城市高,因为河南兼具原料和市场两大优势。在加工产业梯度转移的大势下,河南将成为粮油加工企业未来布局的重点市场。”中国粮油学会会长王瑞元说。
  谁能担当迎战重任?
  国内外粮油巨头在河南策马扬鞭、圈占地盘时,几乎没遇到过像样的对手,没有打过像样的战役,即便有战争,亦是前来逐鹿者之间的战争。
  记者在郑州市场做调查时发现,能与金龙鱼、福临门、鲁花等同列超市货架的河南油脂品牌有奥利福、爱厨、金豫、鑫苑、神苑、美食美客、星河等。
  “河南本土油脂品牌的销售占比为30%多。”河南世纪联华相关人士告诉记者。相信会有读者觉得其中部分河南品牌很陌生,因为超市食用油销售区,最出风头的几乎总是那些全国性品牌。
  阳光油脂目前是河南最大的油脂加工企业,也是全国油脂行业10强,但它旗下的两个食用油品牌奥利福和豫鸣,也尚未被消费者广泛知晓。
  王瑞元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曾坦言,阳光油脂的技术和实力,油脂行业的专家们都明白,但全国油脂界还不知道。
  审视河南其他食用油品牌,那些买油回来灌装成小包装油的企业,在2006年至今的食用油涨价风潮中,日子已经很艰难。那些虽有自己的生产线,但没有资本注入或者管理模式落后的本土品牌,也在中外食用油品牌寡头的竞争下,辛苦地寻找生存缝隙。
  当然,这不只是河南油脂行业的遗憾,更是中国油脂行业的遗憾——一个嘉里粮油,其麾下即有金龙鱼、胡姬花等16个驰骋全国的食用油品牌,而中国整个油脂行业除了福临门、鲁花等,还有几个品牌能在全国有影响力?
  国内外粮油巨头在品牌运作、运营管理等方面的长袖善舞,值得河南油脂企业认真揣摩、学习、实践。
  如何添香“中国厨房”?
  如果从产业链的角度考虑,油脂行业的“瘸腿”,对河南食品工业大省的影响更为深远。
  三全副总经理苗国军告诉记者,三全每年要用掉约2500吨速冻油脂,供货厂家有秦皇岛金海、宁波金光、张家港东海等。
  另一速冻巨头思念亦是如此,每年要用掉几千吨速冻油脂,但供应商都是外地厂家。
  白象董事长特别助理詹涛告诉记者,每100吨方便面要用18~19吨棕榈油。去年河南方便面产量为130多万吨,但棕榈油供货完全依赖于外地。
  健丰饼干一位采购经理也说,每100吨饼干要用20吨棕榈油,健丰每个月要用300~400吨棕榈油,一般都是从天津港买油。
  河南是食品工业大省,是全国最大的肉制品、速冻、面制品、调味料和饼干生产基地,这些行业全都需要食用油来“添香”。
  思念运营总监秦鹏坦言,河南油脂工业的发展不能满足河南食品工业的需求,目前河南食品工业用的大部分油脂都是外省生产的。
  “河南油脂行业的发展会让河南食品加工企业成本降低,提高企业竞争力。”秦鹏建议,河南油脂行业应主动靠近河南其他食品加工企业,开发更适合食品加工企业的专用油脂。
  “河南油脂工业目前滞后于全国整体油脂行业的发展。尤其是近七八年,全国一直处于高速发展时期,河南油脂业也在发展,但发展速度和发展规模都落后于全国整个产业的发展。”司胜利说。
  陈振杰提供了这样一组数据:去年河南174家油脂企业,油脂产量是158万吨,产值是204亿元,而山东42家企业产值为678亿元。去年河南油脂行业的产值排在山东、江苏、广东、辽宁、河北之后,位居第六。
  河南是全国油料第一大省、人口第一大省、食品工业大省,与这些沉甸甸的称号比起来,油脂行业的发展显然与之不甚匹配。
  同时,分析各省油脂企业数量与产值会发现,河南油脂企业数量很多,但缺乏“龙头”。而一个缺乏龙头企业带动的行业,在竞争中无疑将处于弱势地位。
  “花生油和芝麻油是突破口”
  河南油脂行业当然不甘心就这样被弱化,而是积极寻求突破。
  河南省十一五食品工业发展规划中,已经把油脂产业列为四大高成长性行业予以重点支持。
  那么,河南油脂行业的突破口在哪里?
  “河南能做大做强花生油和芝麻油两个行业就是胜利!”陈振杰说。
  他解释说,目前花生油行业最知名的品牌只有鲁花,芝麻油则没有一个全国性品牌。而河南是花生产量大省,芝麻产量则一直是全国第一,当务之急是把花生和芝麻的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
  其实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疑问:山东和河南都坐过“全国第一花生大省”的宝座,山东能打造出一个笑傲中国花生油江湖的鲁花,河南为什么就出不了一个能与鲁花并驾齐驱的品牌呢?
  不过,现在想在鲁花卧榻之侧闹出点动静的企业还真不少——维维集团在驻马店正阳的项目,计划年产浓香型花生油2万吨、年产精炼花生油0.3万吨、年产饲料10万吨。同时,维维集团还将在信阳浉河区建一个年产5万吨的花生油基地。
  阳光油脂在并购许昌山花、在开封设立分公司后,目前还在许昌和驻马店积极选址,筹建包括花生油在内的项目。其目标是未来3到5年,力争在河南打造一个大型的地方性油脂集团,油品涵盖大豆油、花生油、芝麻油、专用油脂等。
  王瑞元也称,从战略布局高度考虑,想做花生油的企业,应在安阳内黄附近赶紧设厂。
  司胜利则说:“相信未来几年一定会有大型花生油加工企业出现,打破鲁花独步全国的局面。我希望这个企业是河南企业!”
  谈到芝麻,就得说说驻马店。驻马店油料产量全省第一,占全省的四分之一。全世界最好的芝麻产自驻马店,平舆县白芝麻是国家原产地保护产品,产量居全国第一位。守着这种独特、稀有的资源优势,驻马店芝麻油产业正在快速发展,目前较有规模的芝麻油企业有正源油业、正道油业两家,销售收入均为1300万元,尚有很大提升空间。
  “河南很多芝麻油厂仍然采取传统工艺加半工业化模式,如果有资金注入,再好好进行品牌运作,河南芝麻的资源优势转化为油脂企业的品牌优势并不是很难。”陈振杰说。
  而占油脂需求总量约60%的大豆油行业如何发展,对中国对河南而言,都是一个需要破解的难题——在“南美种大豆,老美卖大豆,中国用大豆”的格局下,在中国大豆产业链被国际市场控制的现实下,河南能正常运转的大豆油压榨企业,只有益海、阳光油脂(荥阳和许昌工厂)麾下的三家工厂。而且,大豆油厂动辄需要数亿元甚至10多亿元流动资金,这让很多企业望而却步。
  没有品牌就没有行业未来
  一个省份的一个行业,如果没有本土强势品牌,而只是国际国内行业巨头在狂欢,这对一个行业、对区域经济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没有品牌的行业和地区,未来将逐步淡出真正意义上的市场竞争。”河南一位学者一针见血地指出。
  “河南出不了高新技术企业品牌还可理解,因为我们缺少积累、缺少人才,但河南作为第一油料大省、食品工业大省,却没有一个强势油脂品牌,让人遗憾!”河南这位学者说。
  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最重要的区别是什么?就是品牌!
  如果不赶紧打造强势的本土品牌,河南油脂行业现在还有生存空间,未来则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蛋糕被别人一点点蚕食。而经济越发展,消费者对品牌的依赖度、忠诚度越高,食用油行业尤其如此。
  重重危机之下,河南油脂行业究竟能否突围?从哪条路径突围?
  这一连串问号谁来作答?
  河南油脂品牌有奥利福、爱厨、金豫、鑫苑、神苑、美食美客、星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