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粮集团总裁于旭波专访

2008-04-30
 

目前,中国大豆加工业由于产能扩张过快,全行业开工率已经由2000年的90%多降至2007年的44.2%;与人们生活息息相关的中国小包装食用油市场,由新加坡益海嘉里 粮油集团占据了大约60%的市场份额。在这种形势下,中粮集团,作为中国最大的粮油加工企业和最大的粮油贸易企业之一,如何在竞争中生存?又如何在竞争中取胜?9月 17日,带着这些问题,《大生》记者在北京中粮广场专访了中粮集团总裁于旭波。


  定价权被垄断


  “可以说,目前中国的小包装食用油的定价权已经被垄断。”于旭波表情略显严肃地对《大生》记者说道。


  于旭波认为,在米、面、油这种基本消费品市场中,如果有企业的市场份额达到30—40%,或50%以上,就形成了市场垄断,不利于行业健康发展。


  根据AC·尼尔森统计数的测算,目前,由益海嘉里生产的“金龙鱼”牌小包装食用油及其所有相关品牌的市场份额,加在一起大约占到了50%。


  “市场上有人认为金龙鱼垄断,但是换个角度讲,不管是不是金龙鱼,A品牌,或者B品牌,只要市场份额达到这个程度,我认为国家都应该采取具体措施,来限制这个 行业的过度垄断。”于旭波说。


  近日,中国发改委发布了《关于促进大豆加工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于旭波却注意到,这份“指导意见”的内容仅限于大豆加工,对小包装食用油并没有限制。 于旭波认为,应该对小包装食用油等与老百姓日常生活相关的食品进行界定。他说,如果市场份额占到50%以上,可能左右市场价格,基本上就可以说他定什么价就是什么价 了。但这是一个商业行为,政府不太好干预。“我认为根本的解决办法就是要限制市场垄断,企业之间是对等的定价机制,对老百姓来讲就有一个比较好的价格环境。”


  2008年8月1日,《反垄断法》实施。于旭波认为,政府的推动有利于行业秩序的健康发展。


  去年食用油价格上涨,中国政府调控能力不仅没有增强,反而减弱,有人认为最根本的原因是大豆产业中原料和压榨都控制在外商手上。于旭波却表示:“我认为‘外 商抬高了价格’这种说法不够客观。”他的理由是——中国的大豆2/3以上靠进口,食用油加上大豆占到油脂消费量的80%。价格受到的左右来自进口的数量,而不是某个外 商。外商也需要从国外购买产品,不可能原料价格很高,产品的价格很低。


  “福临门大厦”显示打造品牌决心


  益海嘉里的金龙鱼和中粮集团生产的福临门小包装食用油,作为市场上的有直接竞争性两大品牌,一直为市场所关注。于旭波认为,福临门与金龙鱼主要有以下差距: 第一,总量上的差距。现在金龙鱼品牌系列的总销量大约是每年220万吨以上,而福临门销量只有60万吨左右,相差三四倍,福临门的市场份额大约不到10%;第二,品牌塑 造上的差距。金龙鱼在这方面做得比福临门好;第三,销售渠道上的差距。在销售渠道的建设和把握上,金龙鱼做得也不错。


  于旭波说:“从一定程度上,对于中粮集团来讲,金龙鱼是学习的标杆。必须承认别人比你做得好,谦虚学习别人的长处。金龙鱼在奥运期间做的广告形象宣传非常好, 值得学习。”


  他补充说:“任何一个品牌都是一个时间的积累,是一个过程。主要包括渠道扩展、产能扩张、优化布局,还包括团队的不断调整和优化,中粮集团正在朝着这个方向 发展。”


  据《大生》记者了解,中粮集团将于2009年“五一”节迁入新居,新的办公大楼就叫“福临门大厦”,这显示了中粮集团打造品牌的决心。


  “过去,谈到中粮集团人们印象中就是一个外贸农产品企业,今天,中粮集团给市场更多的是奉献营养、健康的食品。中粮集团希望消费者知道,她是一个做食品的企 业。”于旭波充满信心地说道。


  80%的开工率


  据中国发改委相关人士提供的数据,目前,国内大豆行业的开工率在50%左右。而于旭波告诉《大生》记者,中粮集团全年平均的开工率在80% 以上。对待记者的惊讶, 他解释说:“中粮集团所属的企业经营得都不错,中粮集团有一条规定,就是我们任何投资的股本回报率不能低于10%,油脂企业在10%以上。”


  ——人士都是一个时间的积累,是一个过程。主要包括渠道扩展、产能的据于旭波介绍,现在中国大豆行业全部的加工能力大约是7000多万吨,但是有效的加工能力也 就4000—4500万吨。“有些企业的加工情况是阶段性的。当地的花生或大豆成熟上市了就开工,其他时间就停产。还有一些企业,他们有产能,但是没有人才,没有控制风 险的能力,开工经营风险很大,无法在多变的市场中生存。”


  于旭波建议,企业要系统性管理,建立质量安全、风险控制、产品创新和市场营销体系。他说,三鹿集团等奶粉生产企业正是由于缺乏完整的质量保证体系和监控体系 ,才出现给儿童带来健康和生命危险的恶性事件。现在大宗商品加工波动较大,如果没有自己的体系,没有一个熟练控制市场风险的团队,不可能在市场竞争中取胜。


  来自高粮价的挑战


  最近两三年,粮食价格的波动非常大。玉米、大豆、小麦价格上涨了两倍多,中粮集团也因此受到了挑战。


  于旭波说:“对于中粮集团来说,营运资金紧了。过去可能是5元钱能做的事,今天必须用10元钱,甚至15元钱。”


  据于旭波介绍,随着中粮集团的发展,特别是董事长宁高宁加入中粮集团以后,中粮集团的产业战略得以确立。通过投资、兼并,中粮集团的经营构架已经初步建立。 现在大豆的经营量大约600万吨、加工玉米500万吨、玉米贸易量500万吨,其他包括小麦、大麦、大米、面粉、番茄、白糖等约有300—500万吨的经营量,一共约2000万吨的 经营量。这样的经营量,在商品价格大幅波动的情况下,怎样才能做到规避市场价格的风险?不但要分析市场,而且要通过期货市场的保值,转移价格风险。在这个过程当 中需要很好的把握市场。


  严守60%资产负债率


  美国雷曼兄弟公司破产,9月17日晨中国央行降息1%——全球金融市场形势复杂多变,作为从事期货出身的于旭波,对于期货市场自然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


  于旭波说:“目前,全球金融市场形势很不乐观,美国次贷危机影响非常大,可以说超出国人的预料。9月16日晚,股市反应非常强烈,雷曼的股票下跌了94—95%,一 个企业一夜之间就蒸发掉了。不过,中国国内的经济形势总体来看比较平稳,不过现在是经济全球化时代,中国不可能独善其身。”


  基于当前的金融形势,于旭波说,中粮集团的资产负债率严格控制在60%这条线上。宁高宁董事长一直要求企业在发展过程中,始终要保持这个负债率。另外,国有资产 监督管理委员会主任李荣融已经发表过多次讲话,要求国资委的企业,在现在这种大的经济环境中,要把握好发展速度,特别是贷款规模,原来的“用贷款来刺激增长的粗 放方式”必须限制。


  据于旭波介绍,基于这种形势,中粮集团不能发展得太快。虽然中粮集团现在要扩张,可能市场机会不错,但整体来看,必须根据企业的资金状况量力而行。经济好的 时候,可以增加负债、贷款刺激发展;经济不好的时候,就要把握内部发展的质量。


  有人认为,大宗商品的“牛市”已经消失,“熊市”奔袭而来,并短期内不会改变。对此,于旭波认为,牛市、熊市是相对的,不是一个永远的趋势。前几年农产品的 涨价是由于自身的供应导致的,比如,小麦是由于减产导致供应量减少价格升高。现在,有人认为农产品多了,首先今年南半球小麦丰收了,此外原料乙醇的生产和消费之 间供大于求,所以大量的原料乙醇的企业开始赔钱,因此减少了乙醇生产量,这应该说是理性的一个回归。至于回归多少,于旭波认为,不会永远跌下去。他的理由是,现 在全球有着巨大的消费市场,发展中国家,包括中国、印度、巴西等随着经济的发展,对肉、蛋、奶的消费是刚性的。因此,现在已经不能再像过去只谈贸易,价格回归一 定程度有可能,但增长还会继续。


  “核心问题是人才”


  目前,中粮集团是中国最大的粮油加工企业和最大的粮油贸易企业之一,作为这个企业的总裁,如何带领企业在市场中取胜?于旭波的回答非常简洁:“核心的问题是 人才。”


  他说:“一个企业有什么样的团队,专业化程度有多高很重要。企业要赋予团队新的机制,包括薪酬、激励和发展的空间,还需要资金,去做品牌、渠道、网络,开发 经销商。但是有了钱了,不是任何人都能做这些事,必须靠人才、靠人才机制。”


  对于品牌建设,于旭波说:“我觉得品牌本身是一个科学。就拿中粮集团来说,过去的人才基本上是做贸易的,后来主要是做加工的。现在,要做品牌,需要员工加强 对品牌的理解,对消费者需要跟踪,对市场需要调研。这样,品牌定位和产品定位才能更适合消费者的需要。”


  此外,于旭波认为,有了品牌以后,重要的就是宣传推广,还要不断赋予产品新的内涵。因此,中粮集团很注重营销渠道的管理和开发,注重与经销商的关系。


  或许拥有了这些,中粮集团才能在风云多变的市场竞争中“闲庭信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