潲水油江湖的“红与黑”

2009-09-15
 

广州日报9月15日报道: “谁胆敢收集潲水油,就派人去收拾他!”合法面纱下,是一副邪恶的面孔!潲水油的垄断利益链昨日在江门被活生生扯出来见于阳光之下,一个横行深圳、江门、珠海三地的涉黑团伙被端掉,江门市检察机关以涉嫌组织、领导、参与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偷税罪,寻衅滋事罪,放火罪,强迫交易罪,破坏生产经营罪,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对该团伙提起公诉,27个被告轮番过堂受审,等待他们的是法律的铁面制裁。

 

  “双面大哥”  张武炎


  红


  张武炎是江门市江海区礼乐人。上世纪90年代,他开始在江门地区从事潲水油收集及粗加工。2002年12月、2004年1月、2006年8月,张武炎分别在深圳市、江门市和珠海市成立深圳市奥威环保清洁有限公司、江门市蓬江区创新油脂工业有限公司、深圳市奥威环保清洁有限公司珠海分公司,在上述地区从事潲水油收集、加工业务,身披三家公司法人外衣。


  黑


  张武炎是一个持枪的“带头大哥”,他在江门市江海区礼乐镇购得猎枪一支、12号霰弹17发、51式手枪弹5发。2007年11月,张武炎又在珠海市购得12号霰弹25发。经鉴定,该枪支是以火药为动力的枪支,上述子弹均为制式子弹。


  惊爆


  潲水油粗加工成化工原材料利润更大


  庭审:


  27名被告有14人请了律师


  昨日上午9时,江门市蓬江区法院刑一庭,27个被告陆续步入法庭,为首的张武炎眼光迅速扫向旁听席,被告家属席上随即有几人站起并招手,他点了点头。


  旁听席上,一边是受害者及家属,另一边是被告家属,座无虚席。辩护席上,27个被告中有14个请了律师,庭审过程将持续数天,陪伴始终的还有新会、鹤山和江门三地看守所的干警。


  法官开始验明身份。姓名、出生年月几无差错,但有人否认是厂长,有人否认是股东,均自称是普通员工,有人否认是业务员,自称清洁工。


  公诉书称,在张武炎的领导、指挥下,以深圳市奥威环保清洁有限公司为核心的控制潲水油收集业务的涉黑团伙横行深圳、江门、珠海三地,通过不正当手段借助当地一些部门的力量对其他从事潲水油收集业务的公司及个体收油者进行清查和取缔,以打击、收编竞争对手。该犯罪团伙组织通过实施放火、破坏生产经营、故意伤害、寻衅滋事、强迫交易、敲诈勒索等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迫使其他潲水油从业者退出潲水油收集、加工行业,达到控制潲水油收集行业、获取高额利润的目的。


  揭秘:


  涉黑团伙这样披上合法外衣


  2006年,在江门市《关于申请餐饮业潲水油经营许可》的投标过程中,蓬江区创新油脂工业有限公司一致通过了评审小组的现场审核和评分,成为江门唯一取得环保资质的潲水油回收加工企业。据称,这是一家专业收集餐饮业废油脂为原料,生产提炼工业油脂、高酸油、生物柴油等的“绿色能源”企业。


  有合法资格,为何要通过黑社会手段去收集潲水油?据了解,由于非法加工点的不断搅局,致使正规回收企业的生产受到严重影响,日处理200吨潲水油的生产线,有时连十分之一的潲水油都收不到。江门市区(不含新会区)内大大小小的餐饮企业每天约可产生潲水油300吨以上,然而蓬江区创新油脂工业有限公司每天能收集到的只有2至3吨,公司的专业处理设备面临“断炊”的危险。


  一方面,当利益丰厚的潲水油回收加工指定给一家企业经营,势必引起之前其他潲水油回收者的不满,想要垄断市场,不得不采用非常手段,而另一方面,成本低廉的非法回收者又用较高的价钱走街串巷向餐饮店收购潲水油,隐藏于荒山野岭进行非法加工。


  “实际上,绝大部分潲水油都被收集后粗加工用于化工用途,而不是大排档用油,因为价值更高。”受害者及家属都是潲水油收集从业者,“其实加工处理后,当做原材料卖给化工厂,其利润比制作食用油大得多。”


  恶行:


  遍及三地罄竹难书


  [深圳]


  2007年6月,被告人黎沃秋发现被害人张某驾驶粤SC27××小货车经常在深圳市南山区各酒楼收集潲水油。同月20日15时许,被告人黎沃秋在深圳市梅林的一条路边又发现该车在收集潲水油,于是将情况汇报给张武炎。黎沃秋遂联系被告人翁兆锋。当日16时许,被告人翁兆锋纠集两名男子驾车跟踪张某。当行至深圳市南山区西丽新车管所十字路口附近时,翁兆锋等人截停张某的车辆,持铁管冲上前,砸烂该车的挡风玻璃,并将张某从车上拉下来,对其进行殴打,致使被害人张某左小腿等部位受伤。事后,张武炎将人民币2000元通过黎沃秋转交给翁兆锋等人作为报酬。经法医鉴定,张某的损伤为轻伤。


  [江门]


  2007年5月,被告人廖泽云发现被害人马云青、马云龙驾驶一辆小货车到江门市江海区各酒店收集潲水油。同月4日,廖泽云在江海区高新工业区美味食品厂附近又发现马云青等人在收集潲水油。廖泽云等人持工具前往准备教训对方,马云青等人见状后逃离现场。廖泽云遂将马云青等人遗留的小货车轮胎放气。后马云青等人返回现场,并与廖泽云发生冲突,廖泽云因此受伤。廖泽云将此情况报告张武炎,张武炎遂指示黎沃秋雇请翁兆锋从深圳带人到江门暴力教训马云青、马云龙,以迫使马云青、马云龙退出潲水油收集行业。


  [珠海]


  2008年5月28日19时许,被告人黎沃秋发现被害人黄长荣、徐安国等人驾驶粤J747××小货车在珠海市香洲区清蓝山庄收集潲水油,于是报告张武炎。张武炎遂指示被告人黎沃秋找人暴力教训黄长荣、徐安国等人,以迫使黄长荣、徐安国等人退出潲水油收集行业。被告人黎沃秋于是雇请被告人臧建民实施暴力教训,致黄长荣、徐安国腿部、胳膊等部位受伤。


  控诉 监视、组织、策划


  暴力清除竞争对手


  公诉书中描述了这个带黑社会性质的团伙是这样运作的。张武炎逐渐拉拢、吸收被告人殷小明、黎沃秋、陈锦辉等人加入上述公司负责监督收油工,以防止其将收集的潲水油外卖;收集、整理其他个体收油者的信息,以便对其进行打击;具体组织、策划、实施对其他潲水油从业单位和潲水油从业者的打击活动或者为上述打击活动提供后勤保障。


  张武炎还长期雇请被告人臧建民等人充当打手,作为其打击其他潲水油从业者的工具,逐步形成一个以张武炎为组织者、领导者,以被告人殷小明、黎沃秋、陈锦辉、麦伟雄、陈广深等为骨干成员,以被告郑文炽、廖泽云等人为组织成员的较为稳定的犯罪组织。该犯罪组织通过实施放火、破坏生产经营、故意伤害、寻衅滋事、强迫交易、敲诈勒索、恐吓、滋扰等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迫使其他潲水油从业者退出潲水油收集、加工行业,以达到控制潲水油收集行业、获取最高额利润的目的。


  定性  10人以参加黑社会


  性质组织罪追究其刑责


  除了这些个案外,还有很多没有列出,可谓罄竹难书。检察机关认为,被告人张武炎组织、领导以暴力、威胁手段,有组织地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欺压、残害群众,组建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直接组织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直接组织放火;直接组织寻衅滋事,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强拿硬要、任意损毁他人财物,情节严重;违反枪支管理规定,非法持有枪支等数罪并罚追究其刑事责任。


  被告人殷小明、黎沃秋、陈锦辉、麦伟雄、陈广深、陈文炽、廖泽云、吴建华、翁兆锋、臧建民等10人应当以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被告人付柏华等16人分别以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放火罪追究其刑事责任,目前该案仍在继续审理中。


  庭外


  昨天中午,记者来到了江门市蓬江区杜阮镇亭园村老雅山,这是张武炎作为法定代表人的三大公司之一江门市蓬江区创新油脂工业有限公司所在地。只见公司大门紧闭,高高的烟囱没有喷出烟来,但来到公司背后,却能听到机器运转的声音。据亭园村的村民文小姐反映,“自从该公司开办以来,空气中都是难闻的潲水臭味,令人感到不适并想作呕。”

 

最新商机
  发布商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