潲水油调查:暴利及法规空白致其屡禁不止

2009-11-16
 

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报道:

  你吃的油脏吗?


  今天我们来聊一个非常特殊的话题--潲水油。众所周知,潲水油是用剩饭剩菜等餐厨垃圾加工处理而成的油脂,含有大量的细菌和毒素,一旦被人食用将对人体产生很大的危害。


  我知道了,除了你说的潲水油,还有另外一种叫地沟油,就是从饭馆地沟里掏出的油脂,名字不一样但都够让人恶心的。食品卫生部门早就严格禁止使用,然而近日,我们的记者却在广东发现了几个规模庞大的、制售潲水油的窝点。


  记者发现广东潲水油制售窝点,潲水油产业链还有哪些环节?


  (广东省东莞市大岭山镇)


  11月7号,在接到知情者提供的线索之后,记者在东莞市大岭山镇矮岭冚村发现了这个大门上没有任何标识的院子。记者一走进院子,就马上引起了老板的警觉。


  “干什么的。”


  打消了老板的疑虑之后,记者在院子里赫然发现,宽阔的空地上堆积着大量污迹斑斑的油桶,数量有数十桶,地上到处都是黑色的油渍,整个院子里也散发着一股难闻的气味,随后,记者见到了这里的老板,他告诉记者,所有油桶里装的都是潲水油。


  记者:“你们这儿都有什么油?”


  潲水油销售点负责人:“都有地沟油还有潲水油。”


  当记者提出要看一下油的成色时,一个工人打开了一只油桶,并用棍子挑出油来,记者看到,油桶的底部还沉积着大量的食物残渣,油也显得非常浑浊,然而老板介绍,在对这些潲水油再次进行沉淀和提纯之后,油的成色将会变得和普通的食用油那样相像,因此,不管潲水油来自哪里,他们一概都要。


  潲水油销售点负责人:“反正有什么油我们就做一个回收,有几十块一吨赚的,一百块钱一吨赚的都做。”


  老板告诉记者,自己并不加工潲水油,而是从别处收购过来,再集中转卖出去,现在的生意非常红火,每天的进货和出货量都非常可观,目前整个院子里的潲水油有10吨以上。


  记者:“每天能收多少?”


  潲水油销售点负责人:“每天有几十桶,70桶左右。”


  记者:“一桶多少斤?”


  潲水油销售点负责人:“一桶300斤左右。”


  其实,早在今年2月份,东莞市工商、卫生等部门就曾组织联合执法,查处了大岭山镇的这家潲水油窝点,窝点负责人也被行政处罚。但在本次采访中记者发现,这个窝点不仅死灰复燃,而且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合法的经营单位。


  “东莞市挚友生物能源科技开发有限公司,经营范围是生物能源、技术开发,销售润滑油、生物油脂。”


  在这份营业执照上记者看到,工商部门允许其经营的产品是润滑油和生物油脂。老板也辩称自己收购的这些潲水油最终都卖到了福建龙岩一家名为卓越新能源的公司,用以制作生物柴油。然而东莞市工商局的工作人员却认定其属于违规经营。


  东莞市工商局工作人员:“根据广东省这个条例的话,你收集跟销售这个潲水油这是作为工业废物垃圾的话,它有一个严控废物许可证的,他没有这个许可证,如果他是加工,生产加工潲水油的话肯定是超范围经营的,违反这个国家规定的。”


  一天七十桶,一桶300斤,东莞市大岭山镇这个潲水油窝点一天经手的潲水油就超过十吨,它的规模确实惊人。


  这么多的潲水油显然仅靠这个窝点老板一家是没办法搜集到的,他刚才也说了,他这里只做中转批发,那么在他的上下游潲水油产业链上还有哪些环节呢?


  东莞的潲水油窝点仅仅是负责收购和销售,而在深圳市公明区大围村,记者发现了一处规模更大的、集加工和销售于一身的潲水油窝点。从旁边的住宅楼上向下望去,这个黑窝点与住宅区仅有一墙之隔,在围墙内还紧邻着一个垃圾场和一个白灰加工点,环境极为脏乱。


  附近居民:“这是真的在明目张胆地搞,大家哪里会不知道呢。”


  记者看到,窝点里的人各司其职,有的正在冒着黑烟的棚子里煮潲水,有的正在把加工好的潲水油装到桶里,有的在称潲水油的重量,还有的人正在把装满的油桶抬到前来拉货的卡车上。附近的居民告诉记者,这个窝点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


  记者:“他们弄了多长时间了?”


  附近居民:“很久了,反正我到这边都快两年了,反正我来的时候他们就在这里。”


  这个窝点的规模非常庞大,每天来到这里的货车也络绎不绝,在窝点大门外蹲守的三个小时里记者发现,有的人骑着三轮或者两轮摩托、带着装有潲水的桶前来送货,还有来自东莞和深圳的货车,其中有的货车甚至来自临近省份江西和福建。


  附近居民:“每天都有好多车啊,你看底下停的一排车都是他们的。”


  所有参与这桩买卖的人都显得神秘和小心翼翼,当一辆拉着潲水油的卡车驶出这个窝点时,为了探明这些潲水油的去处,记者决定跟踪这辆粤B牌照的卡车,然而在紧跟了一个多小时后,卡车似乎注意到有人跟随,开始加速并绕路行走,最终摆脱了我们的跟踪。


  第二天,在接到记者的举报后,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紧急出动了20多名执法人员,对位于公明区的这个窝点进行了查处。


  记者:“对于这个场所我们应该怎么具体操作?”


  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办公室副主任吴胜斌:“立即取缔,坚决打击,我们的执法车辆正在往,运输车辆正在过来,我们要把它拉回去,统一做销毁处理,交环保部门配合一起来处理。”


  在查处这个潲水油窝点时,执法人员共查获油桶220只,其中171桶装有潲水油,按每桶380斤计算,共计32.49吨。在查抄现场记者看到,在加工潲水油的过程中,不法分子使用了包括天平、烧杯、滴管在内的工具,目的就是改善潲水油的纯度和外观。


  对于这种加工和销售潲水油的窝点,吴胜斌告诉记者,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的态度非常明确。


  吴胜斌:“对这种无证无照非法经营的这些行为,我们一向是坚决打击毫不手软,实际上这个东西完全可以变废为宝,作为工业原料是可以的,但是还是在现实中还是有一些不法的商人还是可能会把它又重新的让它流回餐桌流向餐馆,这个我们作为一个食品安全监管部门要把这个路给它堵死。”


  其实,这样的窝点还只是潲水油加工链条上的一部分,更多的潲水油来自广州增城和惠州博罗等地大大小小的养猪场。在博罗一家养猪场,经过长时间的说服工作,负责人终于同意向记者介绍潲水油是怎样被制作出来的。


  这位负责人还告诉记者,不同餐馆、不同类型的餐厨垃圾含油量有着很大的差别,这直接决定潲水油的产量。


  “厂那个食堂没什么油的,就是那个餐馆如果到了冬天开火锅什么的,那个油就很多的,一般到了夏天没有什么火锅,又会少一点。”


  养猪场负责人还表示,他的养猪场虽然只有100头猪,但在正常情况下,每天都可以加工出几十斤潲水油,而每次加工出来的油都会很快被专门负责收购的人买走。


  记者:“那像他们收的规模有多大?”


  “收的就很大了,收的规模很大,看他一开那个车,一天都收一车,应该收得到400斤那个桶可能有十几桶一天他们收。”


  就这样,来自各家餐馆的潲水,一部分被分离成为潲水油,去向不明,而另外一部分在拌入一些饲料之后,被众多养猪场用来喂猪。


  “剩饭剩菜,拿回来烧开就可以了,烧开就拌点饲料给猪吃就可以了。”


  1潲水油到底被卖到了什么地方?


  前面我们看到,广东这些制售潲水油的窝点规模庞大、令人触目惊心,那么我们不禁要问,这些潲水油到底被卖到了什么地方呢?先看一段我们的记者在今年早些时候拍摄的一个短片。


  今年2月底,记者根据知情人提供的消息,来到了位于东莞市东城区怡丰路的一家建筑工地食堂进行暗访,恰巧是工人吃饭的时间,几百名工人都在就餐,随后记者和食堂的老板聊了起来。


  记者:“你用的是什么油?”


  食堂老板:“我们用的好油啊。”


  记者:“什么样的油啊?”


  食堂老板:“棕榈油,我们是在大岭山那里买的,在大岭山一桶一桶打的。”


  记者:“你们买的多少钱?”


  食堂老板:“两块多吧。”


  这个食堂老板口中所说的两块多钱一斤的食用油到底是不是真的棕榈油呢?记者提出要看看食堂的油,却遭到了拒绝。但从食堂的厨师口中,记者得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食堂厨师:“都说是用棕榈油,都是这么说嘛,其实都是潲水油。”


  记者:“工人吃了不会有事情吗?”


  食堂厨师:“没事的,用了很多年了。”


  记者:“你们也吃这种油吗?”


  食堂厨师:“我们基本上不用不吃这种油。”


  这些食堂的管理人员告诉记者,比起其他的油,潲水油要便宜很多。潲水油一般在2块钱左右一斤,而平常吃的花生油要10块钱一斤,食堂一天要用60多斤油,用潲水油一天可以省近500块钱。


  随后记者走访了东莞市的几家建筑工地,工厂和位于牛村的一些农民工经常光顾的餐馆,都不同程度地发现了潲水油的踪影。


  11月,记者再次来到东莞,在此次采访中记者得知,几个月前发现的那些非法使用潲水油的工地食堂和餐馆都已经被有关部门责令整改,但为了弄清情况,记者来到了之前据传出售过潲水油的一个农产品批发市场。


  记者:“什么油便宜一点?”


  “棕(榈)油便宜。”


  记者:“多少钱一斤?”


  “3块。”


  谈到棕榈油的用途,这位女老板表示,炒菜、做饭、加工食品都可以。一名也在购买棕榈油的小贩表示,自己的店就是长期使用这种油。


  小贩:“我们也长期用,用完了再过来买啊。”


  记者:“你们是做什么用?”


  小贩:“做米粉。”


  观察这些售价在每斤2块多到3块钱左右的棕榈油记者发现,油虽然浑浊,但没有明显的杂物,并且也没有刺鼻的气味,而有的老板还保证,这些棕榈油都是来自正规渠道,自己绝对不会出售来路不明的潲水油和地沟油。


  小贩:“我们专门到技术监督局去化验了,有什么质量问题我们不拿一斤给你。”


  难道经过一轮打击,潲水油已经在东莞绝迹了吗?当天晚上,记者走访了东莞市东莞大道附近的一些小餐馆和夜市摊点,却发现情况仍然不容乐观。很多小餐馆使用的食用油价格都在每斤3块钱以下,个别餐馆用油价格居然只有每斤1块多钱,而当地市面上销售的棕榈油最低也在每斤两块多钱,这些餐馆油品的来源实在令人担忧。


  记者:“你们现在用的什么油?”


  某餐馆老板:“我们用的植物油啊。”


  记者:“买的多少钱一斤?”


  某餐馆老板:“一块多也有,两块多也有啊。”


  我国《食品卫生法》第九条明确规定,禁止生产经营,包括潲水油在内的腐败变质、油脂酸败、霉变、生虫、污秽不洁、混有异物或者其他感官性状异常,可能对人体健康有害的食品。那么,长期食用潲水油,又会对人体造成什么危害呢?


  中国农科院油料作物研究所加工中心主任黄凤洪:“吃完这个潲水油后,有这个腹部疼痛,还有各种,在这个身上都有很多一些病变的这种反映,长期食用以后还会导致一些癌变。”


  黄凤洪还告诉记者,潲水油中混有大量污水、垃圾和洗涤剂,经过地下作坊的露天提炼,根本无法除去细菌和有害化学成分,长期食用可能患上肝癌、胃腺癌、肾癌、直肠癌等疾病。


  为什么制售潲水油的行为屡禁不止?


  潲水油的危害非常大,东莞、深圳等地的工商、卫生、环保和市场监督管理局等部门也屡次进行打击,但为什么就屡禁不绝呢?


  有数据显示,截止2008年,全国共查获非法提炼潲水油300多万吨,抓获200多名涉案人员,有效地遏制了潲水油的泛滥势头,那么,为什么制售潲水油的行为还是屡禁不止呢?


  中国农科院油料作物研究所加工中心主任黄凤洪:“最主要就是不法商贩利用这个价格的差异来牟取暴利。”


  黄凤洪告诉记者,废油脂加工是暴利行业,每加工一桶毛油再加上“精炼”成所谓的食用油,总成本仅有100多元,但售价高达四五百元,暴利使得不法商贩不顾百姓的身体健康,利用某些餐馆经营者为降低成本而不惜一切的心态,悄悄地形成了一个产业链条。


  黄凤洪:“不法商贩,一般就是跟那个餐馆里面信息联系,联系以后定点或者到一个时间以后啊,到餐馆里面去取,取了以后回去以后,得到的这种垃圾混合物,回去以后再经过这个普遍粗糙的加工。”


  由于不法商贩都是从分散的餐厅购进潲水,然后提炼潲水油,这也给打击潲水油增加了难度。


  黄凤洪:“打击它的最大的问题难度呢,它地方非常散,就是从事这个潲水油的这些人员呢,都是一些不太固定的人员,没有取得任何的执照和营业执照,对这个潲水油管理呢,涉及到一个综合管理的问题,是完全涉及到方方面面需要很多部门。”


  然而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根据国家有关规定,对潲水油的监管居然涉及工商、卫生、环保、质监、城管、环卫六个部门,环保部门负责前置审批,工商部门负责打击无照经营,卫生部门负责消费环节,分段监管使得对潲水油的打击问题重重。


  东莞市工商局工作人员:“就是所有的大型商场超市,就是我们目前市场上面这个食用油我们是随机进行抽查的,每年都进行抽检的。”


  记者:“那像餐厅和食堂怎么说?”


  东莞市工商局工作人员:“这个不是我们监管的范围,这个属于卫生部门的,那这个我们也没办法,因为这个,我们去执法的话,那我们就是涉嫌越权了,因为我们只负责流通,到了消费环节的话,就不属于我们负责了。”


  更令记者惊讶的是,东莞市卫生部门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截止目前,国家都没有出台潲水油的认定标准,这给潲水油的存在和流通留下了巨大的漏洞。


  “潲水油应该说到目前为止也没有一个特意性指标能够跟食用油区别出来,这个是目前我们监管存在的一个难点,所以如果它那个潲水油经过一些大型的设备处理的话,其实卫生标准是能达到食用油的标准的,所以对我们监管的时候,因为技术上很难有这个很好的支持,所以就比较难识别。”


  其实早在几年前,东莞就已经打算效仿北京、上海等城市,建立专门的餐厨垃圾处理厂,以解决潲水油的处理问题。但如果按照方案实施的话,餐馆不仅不能通过出售潲水赚钱,反而还要向处理厂缴纳垃圾处理费,根本无法执行,最终这个计划不了了之。


  加工和销售的高额利润、法律法规方面存在的空白以及政府各部门间职能的不明确,都使得各地对潲水油的打击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为此,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对潲水油进行更加有效的监管,已经变得刻不容缓。在这一问题上,深圳已经走在了前列,今年9月9号,深圳市原工商行政管理局(物价局)、质量技术监督局和知识产权局整合为市场监督管理局并挂牌成立,在加强工商行政管理和食品安全监管方面迈出了重要一步。


  黄凤洪:“潲水油的管理或者潲水油的这一个回收利用呢,它实际上是一个系统工程,那么需要,第一个需要国家相关的法律,另外一块呢,就是需要各部门,因为潲水油餐馆里面涉及到部门标度,要部门联合行动来共同的治理。”


  半小时观察:


  潲水油、地沟油已经多年存在,却一直没法根治,不是在于打击有多难,而是在这条利益链条上有太多的人在分享利益。从养殖场、餐馆,搜集者到批发商、分销商,他们都从貌似便宜的潲水油上得到了丰厚的好处。于是,围绕潲水油的交易产生了盘根错节的潜规则,它的触角无处不在,唯一的代价就是你我这些消费者的健康。打开潲水油的死结,不止打击这一个办法,怎么规范食用油的回收和处理?这是需要大家再动动脑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