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吉中国CEO:三项建议支招中国农业产业化

2009-08-18
 

腾讯财经讯:日前,全球最大农业公司之一嘉吉公司在京举行媒体见面会,就全球农产品交易及中国农业产业化挑战等诸多问题与在京多家媒体进行沟通。会后,嘉吉投资(中国)有限公司CEO葛诺仁就相关问题接受腾讯财经独家专访。葛诺仁表示,去年以来中国舆论界对进口大豆及豆油价格有些误读,跨国大豆进口企业互相之间竞争很激烈,不可能达成价格联盟,大豆国际价格实际上很大程度取决于全球最大农产品商品交易所——芝加哥商品交易所。


  “芝加哥交易所年平均农产品交易额达到84万亿美元,而嘉吉及媒体常提的其他几家企业所占比例非常少。”葛诺仁向腾讯财经表示,北美和南美农民现在每年种与不种都要看芝加哥交易所价格,当地农民绝大多数都参与芝加哥交易所交易,其他进入交易所的还包括农民合作社、贸易商、加工企业和基金等等,大豆价格的最终形成是大家合力达成,绝不是几家企业可以左右的。


  据嘉吉中国公司谷物及油籽部项目经理缪岚介绍,目前,中国每年大豆需求量为4600万吨,而国产大豆年总产量近1600万吨,这1600万吨产量中1200万吨用于制作豆腐等豆制品,仅有400万吨用于榨油。有数据统计,2008年10月-2009年9月期间,中国进口4000多万吨大豆用于榨油。可以看出,在用于榨油的大豆供应量中,国产大豆所占份额不足10%,利用海外耕地的产出进口是解决缺口的一个有效办法。


  问及全球经济危机对嘉吉的影响,葛诺仁表示对公司业绩影响很明显。“经济危机发生之后,没有哪家企业能独善其身,嘉吉在华业务受到较大影响。”葛诺仁说,尤其是玉米深加工企业损失很大,在中国玉米的采购成本高,但是玉米加工产品面对的一方面是一个开放的市场,另一方面是可替代玉米加工物产品的糖的替代竞争,因此玉米加工业受到了多头的市场压力。


  谈到中国农业产业化未来面临的挑战,葛诺仁称,中国农业今后最大的挑战是如何用有限资源给巨大人口提供安全的粮食,需要从土地流转扩大规模、提高种植技术、提升物流管理水平三个方面来突破,这方面中国应该向俄罗斯和匈牙利等由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转型的国家取经。


  嘉宾简介:


  葛诺仁,嘉吉投资(中国)有限公司主席兼总裁,毕业于美国常青藤名校达特茅斯学院。


  葛诺仁先生是个亚洲迷, 自从少年时期独自一人背包游历亚洲欧洲以后,他就决定留在亚洲。他担任嘉吉(日本)有限公司总裁兼嘉吉韩国公司总裁。他于1998年来到中国负责嘉吉在中国的运营。


  自从到中国工作以来,葛诺仁致力推动嘉吉利用其在全球食品,农业和风险管理方面的经验和知识为促进中国的农村发展和食品安全作出贡献。2002年7月,葛诺仁先生荣获上海“白玉兰”奖章,以此表彰其所做的卓越贡献。


  葛诺仁同时还担任上海美国商会主席,也是赛扶(中国)的主席以及国际青年成就组织的领导成员之一。他是一位十分活跃的领导,尤其致力于推动嘉吉的企业社会责任。在过去多年来,嘉吉为中国农民提供培训210万人次,最近五年嘉吉员工志愿者服务超过24000小时。嘉吉一贯被认为是对赛扶以及国际青年成就组织提供最多志愿者的公司之一。


  以下为嘉吉投资(中国)有限公司主席兼总裁葛诺仁的独家专访全文:


  三点建议支招中国农业产业化


  腾讯财经:作为全球最大的农业公司之一,嘉吉目前在华已有34家独资及合资企业,您认为中国目前农业产业化领域正面临哪些挑战?中国农业产业如何适应全球化竞争?


  葛诺仁:中国农业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如何满足巨大人口对安全食品的需求。土地资源总是有限的,加上中国城市化进程越来越快,如何面临这个挑战?出路之一就是提高生产率。去年中央1号文件提出了土地流转改革办法,这是个有效办法,可以相对大规模的运作,从而大规模的运作。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在逐步加快,城市人口增加,农业人口相应减少这将对农业产生进一步影响。其次,种植技术提高也非常重要,这包括有效的农资投入产出、有效的灌溉技术。再次,一定要优化物流管理,如何把粮食从产业运到有需要的地区,中国在这方面有很大的提升空间,现在基础设施不错,但管理还不够有效。


  总结起来,我对中国农业化有以下三点建议:通过土地流转保证规模化生产;引进种植技术,提高投入产出的效率;提升物流管理的水平,在铁路运输方面建议政府建专门运输粮食的专用铁路。


  腾讯财经:这以上三个方面,嘉吉接下来在中国能有哪些作为?


  葛诺仁:土地流转方面,更多的是取决于国家政策层面。不过,嘉吉很愿意在土地流转改革过程分享自己的经验,向中国政府提供一些经验,比如像俄罗斯、匈牙利这些国家经历过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的转变,嘉吉在这些国家都设有分公司,可以将这些地方的经验传递到中国。如果现在需要2万吨玉米,在中国需要联系1.5万个农户,而在巴西联系5-6家农户就行了,这就是产业链带来的高效益。养殖方面, 我们的专家在全国17个农民培训中心,为农民培训科学养殖的技术。 种植技术方面,嘉吉子公司美盛化肥可以帮助农民培训种植技术。


  大豆价格由交易所决定


  腾讯财经:中国目前每年进口大豆4000万吨用来榨油,。外界有质疑称,如此大规模依赖进口,中国在大豆及豆油价格上会不会失去话语权?


  葛诺仁:现在,北美和南美的农民种与不种,会去看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的价格,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大豆定价。当地农民绝大多数都要参与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其他的参与者还包括农民合作社、贸易商、加工企业、基金。芝加哥商品交易所一年平均交易量84万亿美元,大家可以查一下,以嘉吉为例,嘉吉在其中所占比例很少。嘉吉自己不种粮食,必须要找农民买粮食,不可能自己定价,需要参与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和很多人一起决定定价,决不是控制在几家企业手里,买家太多了。其实,在爱荷华州像嘉吉这样的公司有几十家,中国也有中粮集团等大企业也有很多类似的业务。


  在华业务受危机影响较大


  腾讯财经:据报道,全球经济危机对包括嘉吉在内的国际粮油企业经营利润已造成影响。今年前3各月,嘉吉公司净利润为3.26亿美元,同比大跌68%。上半年经营情况如何?在华业务受到哪些影响?


  葛诺仁:在这场金融风波中,嘉吉全球以及在华业务受到很大影响,因为没有公司能独善其身。如果养殖业向利好,农民愿意更多的去养殖,市场对饲料的需求就会加大。尤其是玉米深加工企业损失很大,在中国玉米的采购成本很高,但是玉米加工产品面对的却是一个开放的市场,可替代玉米加工物产品的糖的价格并不高,因此玉米加工业受到了多头的市场压力。


  嘉吉2009年上半年的业绩与去年同比是下跌的。嘉吉在华业务除了农业之外,还有食品,客户需求缩减, 国内养猪行业今年3月之后接连下跌,这对嘉吉影响也很大。


  未来在华投资由需求决定


  腾讯财经:未来3-5年,嘉吉在中国市场的投资规模多大,将重点投资哪些领域?请详细介绍一下嘉吉未来3-5在华发展战略。


  葛诺仁:嘉吉目前在中国有30多家企业,其中十多家饲料公司。在种植技术方面培训了210万农民。基本上,嘉吉在中国当地盈利不会送回美国,会在中国滚动发展。今后的投资计划,主要是看嘉吉在华每家工厂自己的需求,自下而上的向总部去申请,并进一步投资。随着GDP增长、个人收入增加、饮食结构调整,对肉类的数量和质量两方面的需求会增加,我们进一步观察有无投资的空间。


  至于今后会不会继续在华扩产,需要看资源和需求能否吻合。嘉吉拥有很多经验资源,需要看中国政府是否需要这样的资源,嘉吉的投资主要看需求有多大。希望我们的投资能够支持中国农业的发展,能够符合政府对未来经济的规划,这样的投资才有意义。


  中国应注重软指标同步发展


  腾讯财经:您在中国工作已11年,这段时间中国哪些变化留给您的印象最深?您觉得在经济体制上,中国还应该做哪些改进?


  葛诺仁:讲中国的变化,我可以滔滔不绝说上一天。比如,基础设施、农村社区、个人财富增加,等等。中国近些年变化的速度,是过去日本和韩国等任何其他国家都比不了的。不过,除了在硬件方面的快速发展之外,中国还应注意软指标方面的同步发展,公共服务、教育系统,农民人口进入城市以后,是否可以很快融入城市,是否顺利平稳的融合进来。


  同样的,嘉吉企业的价值观不仅仅追求经济指标,更看重社区参与。比如国内每个地方嘉吉都建立了关爱委员会,了解当地社区的需要,安排志愿者服务,过去一年我们有将近1万2000个小时的志愿者服务活动,嘉吉有5000个员工,相当于每个员工每年至少有2个多小时的志愿者服务。在北京,嘉吉工厂员工就在当地农民工子弟学校上了一个学期的课,嘉吉会把这些企业社会责任的指标纳入员工个人业绩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