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麻涌:打造完整粮油产业链

2009-11-09
 

东莞日报11月9日讯: 出麻涌,沿西部干道,一路向西,蕉林尽头就是新沙港。站在港务局大门口,朝任何一个方向500米都能踏进一家世界500强的粮油企业——这里是全球粮油企业最密集的地方。


  上月底,香港并丰砸下2000万美元,插足这块粮油高地。并丰30万吨棕榈油深加工项目的背后是粮油行业的“中字头”国企和外资巨头纷纷扎堆麻涌。从1993年首家外资粮油企业进入蕉林拓荒开始,麻涌凭借港口、储备粮库和产业集群优势,已初步造出一条完整的粮油产业链。


  巨头盛宴


  “ABCD”四巨头已有三家在麻涌投资设厂,加上统一嘉吉、飞亚达益富可及刚刚签约的香港并丰,麻涌粮油产业内资国企和外资巨头鼎立的局面已经形成。


  打破头也要挤进麻涌的并丰集团是中国棕榈油三大供应商之一,2000万美元的麻涌项目主要生产棕榈油分炼晶体。对麻涌来说,并丰项目的重要性,外界已解读得再清楚不过:“带领产业链走向高端”。


  去并丰麻涌基地不远就是粮油产业链下游的一家饲料企业东莞市康达尔饲料有限公司。康达尔来头也不小,其母公司深圳康达尔集团是一家A股上市公司。


  6日下午,在康达尔面朝东江的莞城老厂房中,公司董事长谢永东告诉记者,“迁往麻涌是莞城旧城改造的需要。同时,麻涌的粮油加工产业发达,能够方便采购到饲料所需的豆粕、麦麸等原料。”


  麻涌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办公室(下称“外经办”)上周给记者提供的一份最新资料显示:麻涌现在已经拥有粮油加工企业40多家,主要生产食用大豆油和棕榈油、小麦粉、方便面等。到明年,大豆压榨量将达500万吨/年。同时,粮油占到麻涌工业生产总值近一半,随着筹备中的粮油企业陆续投产,未来这一比例还将扩大。


  更为重要的是,在麻涌的这些粮油企业中,行内巨头不在少数。中粮、中储粮和中纺三大“中字头”粮企在新沙港务局门口形成掎角之势。


  ADM((Archer Daniels Midland)、邦基(Bunge)、嘉吉(Cargill)、路易达孚(Louis Dreyfus)号称全球四大粮商,业内取其名称首字母戏称为“ABCD”。现在“ABCD”四巨头已有三家在麻涌投资设厂,加上统一嘉吉、飞亚达益富可及上月底刚刚签约的香港并丰,麻涌粮油产业内资国企和外资巨头鼎立的局面业已形成。


  列强扎堆,竞争自不可避免,但巨头之间的竞合已使麻涌粮油产业由单纯的集群效应向产业链延伸跨越了一大步。


  据中粮新沙粮油工业有限公司综合管理部总监张国贵介绍,大豆加工分压榨和精炼两大环节。麻涌的粮油企业中,中粮主要从事大豆压榨和精炼,中纺盈丰单有压榨,中储粮专注精炼。


  “榨出来的油叫毛油,还要精炼才能变成市场上的食用油,所以精炼厂一般都会向压榨厂买毛油。以我们中粮为例,自己压榨的毛油不够精炼用,还向周围的中纺盈丰、统一嘉吉、植之元等购买。”张国贵说。


  榨油之后剩下的豆粕等副产品同样可以卖给产业链下一环的饲料企业。麻涌外经办副主任蔡伟根告诉记者,“麻涌现在落实了三家饲料企业,已经投产的海大饲料每年消耗30万吨豆粕,都是从附近的粮油厂就近采购。”


  “正因为我们这里聚集了大量粮油巨头,产业链也完善,所以在国际国内知名度迅速上升,很多粮油网站都有麻涌报价。”蔡伟根对此引为自豪。


  探路者新亚


  “我们是先有储备粮库,然后才有粮油加工。”储备粮的调仓、流转给一些粮油企业就近提供了原料便利,也使麻涌港区从“西伯利亚”摇身变成粮油投资的“金三角”。


  麻涌现代粮油产业最早要上溯至1993年,拓荒者东莞新亚油脂有限公司闯进“西伯利亚”。据上述张国贵回忆,当时中谷集团、中植油、省粮食局和东莞粮食局四方共同出资组建了一家合资公司,合资公司又与外资的马来西亚亚地种植发展有限公司共同成立了新亚油脂。


  作为落户麻涌最早的外资粮油企业,亚地种植的来头不小,其幕后老板正是赫赫有名的马来西亚“赌王”林梧桐。“那个时候中国和马来西亚打得火热,项目签约时两国总理都出席了。”张国贵说。


  高官捧场并未能挽救新亚油脂在市场中的命途。公开资料显示,“由于各种原因,1996年项目搁置。”2000年,国字号的中谷集团收购新亚并注册成立东莞中谷油脂有限公司。2006年,中谷并入中粮。


  就在中谷入主新亚的前一年,也就是1999年,麻涌粮油产业的另一无形推手——中央储备粮新沙粮库动工。


  黎德庆,麻涌镇党委委员,见证了麻涌粮油产业的成长之路。谈到新沙粮库,他毫不讳言,“我们是先有储备粮库,然后才有粮油加工。”


  黎这样褒扬并不为过。麻涌一地的储备粮库集中了国家、省、市三级,在全国也颇为罕见。其中,新沙粮库是广东最大的中央储备粮库,也是华南最大的粮食中转储备库。


  再加上22万吨的省属粮库和5万吨市属粮库,仅在不足一平方公里的地盘上就堆积了73万吨的粮食。手中有粮,心中不慌。储备粮的调仓、流转给一些粮油企业就近提供了原料便利,也使麻涌港区从“西伯利亚”摇身变成粮油投资的“金三角”。


  粮油天生就是个“大物流”行业。2001年结束的前一天,新沙港区口岸配套设施通过国家验收。港口水深12.5米,散货和集装箱兼备,号称“广州最现代化、最具潜力的港口”。粮油基地与码头比邻而居,配上管道和传送带,美国的转基因大豆,马来西亚的棕榈油都能直接送到仓库,物流成本得以大幅降低,麻涌优势愈发明显。


  落户港区能节能多少物流成本,上述康达尔董事长谢永东给记者提供了一组数据:设计年产能30万吨的饲料厂,从市区搬到麻涌后一年可在物流上节省约500万元,大致相当于东莞康达尔去年全年的利润水平。


  “麻涌磁力”很快吸引了一批企业。2003年,华南油脂进驻,专注大豆压榨。2004年,在香港上市的中盛粮油筹资8000万元投资东莞新厂房。当年,大豆价格过山车波动,国内榨油厂败走“大豆战争”。国际巨头看好麻涌,大肆进入,嘉吉收购华农,飞亚达益富可接下华南油脂一期,上演了前述巨头蜂拥入莞一幕。


  民企“回归”


  “大豆战争”之后沉寂一段时日的民营企业家,又相中了麻涌的配套环境,重新进入粮油产业链,冀望能榨取属于自己的一环。


  分享盛宴的不仅仅是“中字头”和500强这样的大佬。“大豆战争”之后沉寂一段时日的民营企业家,又相中了麻涌的配套环境,重新进入粮油产业链,冀望能榨取属于自己的一环。黄玩忠就是其中一位典型代表。


  6日上午,在樟木头粮食铁路货场背角处的益华油脂公司,记者找到了黄玩忠。“这里是益华不是嘉益,我的老厂,加工出来的粮油从货场内的两个门店卖给客户。”黄摆着手告诉记者,嘉益粮油是他在麻涌注册的新公司。


  黄玩忠告诉记者,公司每天都要租油罐车从麻涌拉毛油回来加工,早上去,中午回,一吨成本40元。按照每天最少2吨的加工量计算,黄玩忠一年要在物流上多花费几万元。


  考虑到成本因素,加上粮油已基本上来自麻涌和广州开发区,黄玩忠下决心投资4000万元在麻涌设厂。目前嘉益粮油已注册完,还申请了商标,未来准备做自己的品牌。


  栖身麻涌的民营粮油企业中,华南油脂的“回归”最富有戏剧性。2004年,华南油脂一期刚刚建成投产,采购的大豆一靠岸,价格暴跌,公司最后转让给外商合资的飞亚达富益可。但麻涌外经办提供的最新粮油产业资料称,“华南油脂投资3.5亿元建设二期工程,从事大豆压榨和维生素提取。”


  距离华南油脂不远的海大饲料2006年就投资麻涌,现在已成长为民营粮油企业的成功样板。上述康达尔公司谢永东向记者证实,投产之后,海大的饲料加工能力2年内就从零一路蹿升到20万吨,进展可谓神速。


  如今,由储备粮库和码头孵化而来的麻涌粮油产业基地,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粮油企业,已经是世界上粮油加工企业密度最高的地区。这些企业之间买卖毛油、豆粕,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


  延伸阅读


  粮油产业链条该伸向何方?


  在麻涌港区粮油基地,面粉、食品用起酥油、人造奶油一应俱全,如果能引入食品企业就地生产终端产品,将使麻涌粮油更加贴近市场。


  黎德庆以豆粕为例分析说,麻涌港区粮油基地未来一年的大豆加工能力在500万吨左右,其中80%的最后要转化为豆粕。已落户的海大、康达尔和金钱三家饲料厂远期加工能力是132万吨,这意味着余下的几百万吨豆粕都要由外地企业消化,省内,甚至是泛珠三角的广西和湖南都有饲料企业前来采购。


  “即使本地企业消化不完,我们也没有引入饲料企业了。”黎德庆说,饲料行业的利润率很低,国家又予以免收增值税的优惠,真正到手的税收并不多,而且还占用了宝贵的土地,又污染环境。


  黎德庆的招商目标是食品企业。在麻涌港区粮油基地,面粉、食品用起酥油、人造奶油一应俱全,如果能引入食品企业就地生产终端产品,将使麻涌粮油更加贴近市场。


  麻涌外经办副主任蔡伟根向记者证实,除了已落户的康师傅,此次东莞党政代表团刚刚考察的郑州三全食品也曾来麻涌看过。山东鲁花也正在洽谈中,未来可能将华南地区的销售中心设在东莞,利用麻涌的强大粮油制造能力来做贴牌生产。


  尽管如此,麻涌进一步招商拓展粮油产业链时又遭遇了“地从哪来”的难题。“全市有4万亩农保用地,我们麻涌就占了一半,从西部干道一路到镇里,看起来大块大块的地,其实能用的不多。”


  在另一厢,环境问题也不容忽视。据上述中粮张国贵透露,公司豆油精炼中分离出的皂角没有在麻涌进一步加工,而是运到天津基地提取附加值更高的维生素E。还有一些棕榈油企业在麻涌分提出化工品,但采购客户不在东莞而是广州开发区的化妆品企业。


  “麻涌没有考虑引进化工企业来填补这些产业空缺。”蔡伟根解释说,“麻涌本身就已集中了粮油、造纸、纺织、造船等产业,工业密度很大,再引入化工企业,对环境和安监要求比较高。”


  “麻涌报价”何时变身“麻涌定价”?


  麻涌的志向不是简简单单做个粮油“世界工厂”而已。政府还在考虑设立粮油现货市场和期货市场。


  除了瞄准终端食品企业做产业链招商,平台建设和粮油交易市场也是摆在黎德庆案头的大事。


  麻涌的志向不是简简单单做个粮油“世界工厂”而已。黎德庆说,政府还在考虑设立粮油现货市场和期货市场。


  电脑周边产品95%都能在东莞找到,但却没有形成像深圳赛格广场那样的“世界市场”。如今麻涌港区的粮油制造企业密集,粮油“世界工厂”骨架初成。日益完善和延伸的麻涌粮油产业链仍难逃“有产能无定价权”的局面。


  如果有交易市场,很多贸易商可能会在麻涌设立精炼工厂,就近采购毛油。同时,还能借助交易市场把触角伸向全国,扩大麻涌知名度,变“麻涌报价”为“麻涌定价”。


  黎德庆回应称,交易市场需要岸线,正在寻找具备这种实力的合作方。


  粮油交易市场干系重大,但在张国贵看来,尽快改善一下麻涌港区的基础设施配套可能对扎根的粮油企业来说更实际。


  麻涌港区实行广州东莞两地交叉共管。“铁路沿线和两座桥是新沙港管理,而工厂是则属于麻涌镇管理,治安、交通和环卫多少都有点责任不明。”张国贵希望,两地政府之间能够加强沟通,让粮油企业专心发展。

 

最新商机
  发布商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