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D四大粮商:农产品自由贸易体系之危

2008-01-23
 

很多人深深地怀疑,2007年粮价的狂飙突进,背后不乏“ABCD”四只巨手的推波助澜,尽管他们找不到确切的证据和数字。


  在充斥着传言、阴谋论、神秘人物和资本的国际粮食市场,“ABCD”是江湖上最悠久的传说。这四个字母代表着四家拥有百年以上历史的跨国粮商:ADM(Archer Daniels Midland)、邦吉(Bunge)、嘉吉(Cargill)和路易达孚(Louis Dreyfus)。


  尽管公众并不熟知他们的存在,但是目前世界粮食交易量的80%,都垄断性地控制在这四大粮商手中。“只有他们可以定价”,南京财经大学粮食经济研究所教授李全根说。


  2007年,四大粮商毫无悬念地成为粮价上涨中最大的赢家,已经公布的报表显示,2007年的5-11月,嘉吉净收益同比增长了61%,而在邦吉,2007年前9个月的净收入增长高达107%。


  最好的时代?


  对于跨国粮商来说,这是最好的时代。


  邦吉的报表显示,从2006年1-9月到2007年1-9月,邦吉的交易规模只增加了15%,但是其净销售额却增长了66%,全部门业务利润增长227%,公司主席兼CEO Alberto Weisser兴高采烈地用“卓越”来描述这些数字。


  邦吉毫不犹豫地将自己奇迹般的业绩归功于国际市场的高粮价,尽管也有矿产等投资,但是农业部门始终是邦吉最强的部门。在四大粮商中,邦吉以注重从农场到终端的全过程为名,在南美拥有大片农场,一边向农民卖化肥,一边收购他们手中的粮食,再出口到其他国家或者进行深加工。


  据公开报道称,邦吉目前是巴西最大的谷物出口商,美国第二大大豆产品出口商、第三大谷物出口商、第三大大豆加工商,全球第四大谷物出口商、最大油料作物加工商。


  这样的发展策略令邦吉在高价时代左右逢源,2007年,所有地区业务都出现了增长,在欧洲和南美,谷物开发和油料作物的加工利润增加了;在北美,谷物出口则大幅增加。


  对于世界最大粮食贸易商嘉吉,形势也是一片大好。2007年8-11月,嘉吉净收入达到9.54亿美元,比上年同期增长了44%。其主席兼CEO Greg Page说,嘉吉的成功也是来源于强劲的市场需求。在过去的7年中,嘉吉投资了180亿美元。来拓展自己的全球业务,而现在,他们看到了回报。


  在嘉吉的5大业务部门中,贡献最大的仍然是传统的开发加工部门,这个部门负责在全球范围内粮食的采购、加工和销售。


  各有策略


  在2007年,所有粮商成功的轨迹都是相似的:在价格不断攀高的市场,他们只要做好自己的传统业务,控制好风险就可以了。而不成功的粮商则被同一块石头绊倒:生物燃料。


  2007年6-9月,ADM的净收入增长是9%——明显低于其他粮商。公司季报显示,由于世界市场对于植物蛋白和食用油的强劲需求,油料加工仍然赚钱。拖累公司的是玉米深加工项目,一方面,玉米价格不断上涨,另一方面,生物燃料乙醇价格下跌、交易量也减少。2007年6-9月,ADM在玉米加工上的收益,比2006年同期减少了3600万美元。东方艾格农业咨询师马少峰说,自从粮价上涨以来,美国的玉米深加工项目开工率不足20%。


  但是ADM仍然很有信心地表示,随着燃料添加剂的禁用,乙醇价格重新上扬,玉米加工仍然有利可图。


  这反映了四大粮商在高价时代不同的策略。“在生物燃料部分,ADM最为激进,邦吉次之,路易达孚相对保守,而嘉吉根本就不看好这个市场。”路易达孚(北京)贸易公司研究部经理李鹏说。


  在四大粮商中,ADM向来以注重研发著称,几乎在生物燃料出现之初,ADM就迅速成为美国最大的生物乙醇生产商。而在美国总统布什提出生物燃料计划后,ADM更是双手支持,宣称将在2009年之前,在这个领域投资23亿美元,并且和大众等公司开展一系列的合作计划。


  而其他粮商则谨慎得多,目前为止,邦吉仅在巴西有一家独资的甘蔗乙醇生产厂。路易达孚也是直到2006年,才开始在美国兴建了第一个年产8000加仑生物柴油的工厂。至于嘉吉,尽管也生产乙醇,但是为有兴趣的投资者提供生物燃料技术和服务的热情,似乎超过了他们自己投资生产的热情。


  李鹏表示,四大粮商的分歧在于对市场未来走向的判断不同。以嘉吉为代表的一方意见认为,粮食市场的涨价并不能有效抑制需求,也不能有效扩大耕地,因此未来不会有很多粮食可被用于生物燃料。另外,生物燃料的未来发展,直接取决于石油的价格,如果石油价格下跌,那么生物燃料将无利可图。


  但是耐人寻味的是,四大粮商在中国的经营策略,恰恰和全球相反,到目前为止,只有嘉吉在吉林有一个玉米深加工项目,其他三大巨头,都因为中国政府对玉米深加工的严格限制,而持观望态度。


  “农产品自由贸易体系面临崩溃”?


  虽然四大粮商手握全球80%以上的农产品贸易,只要这四家愿意心照不宣地向一个方向行动,即使各国政府也对市场无能为力。而眼下,他们面临着这个世纪以来最严峻的考验。


  “如果任由各国控制出口,鼓励进口,世界农产品贸易可能陷入停滞,农产品自由贸易体系面临崩溃。”某国际粮商高层表示。


  最先采取行动的是印度。2007年10月,印度政府宣布对其大米出口施加限制。印度是全球最大的大米出口国之一,每月的非巴斯马蒂大米出口量约为30万吨。一些非洲国家非常依赖印度的大米供应来满足本国的需求。


  紧随其后的是阿根廷, 2007年11月,阿根廷政府宣布,将提高其主要农产品的出口关税,其中大豆的出口关税从原先的27.5%提高到35%,小麦和玉米的出口关税则从20%分别提高至28%和25%。


  一个月后,2007年12月25日,阿根廷再次宣布了一个让人震惊的消息,阿根廷将会无限期暂停小麦出口登记工作。


  “阿根廷是世界主要农产品出口国之一,小麦在全球市场中占有重要份额。这对全球农产品贸易的打击太大了。”某粮商感叹说。


  然后,俄罗斯也开始行动。2007年的最后一天,俄罗斯政府宣布,将小麦出口的关税从10%提高到40%,以稳定国内粮食价格,这一税收政策一直持续到今年4月30日。


  俄罗斯内阁办公室新闻中心称:“2007年俄罗斯粮食价格上涨16%,远远超过去年的涨幅7.5%。提高粮食出口税的政策将于其正式公布之日起生效,并持续到今年4月30日。”


  “由于粮食价格在过去的一年上涨超过40%,全球粮食储备降到历史最低点,印度、阿根廷、俄罗斯、乌克兰,甚至澳大利亚,这些全球最主要的产粮国都在采取措施抑制出口,看上去这会平抑国内的物价,但是,国际粮价会为此被抬得更高。”在交谈中,某粮商忧心忡忡的表示。


  除了想方设法的把粮食留在国内以外,各国还纷纷采取政策,意图进口更多的粮食,欧盟就这么做了。


  2007年12月,欧盟27国表示将暂停征收大部分谷物的进口关税。欧盟的声明指出,除了燕麦、荞麦以及小米之外,2007/08年度(7月至次年6月份)所有其他粮食的进口关税将暂停征收。


  欧盟在大部分问题上吵得不可开交,但在这个停止征收谷物进口关税上,27个国家竟然毫无二致的投了赞成票。这其中包括欧盟的粮仓——乌克兰,也包括欧盟最缺少粮食的国家——德国。


  欧盟农业专员玛丽安·费希尔·波尔表示,暂停征收进口关税有助于欧盟进口粮食,部分缓解国内粮食市场面临的压力。她说,欧盟已经连续两年粮食收成不好,目前国内价格高企,而且世界粮食价格也很高。


  “问题在于,如果所有的国家都禁止出口,再优惠的进口政策,又能去哪里进口粮食呢?”粮商反问。


  正因如此,在中国粮食出口政策逆转的情况下,2008年1月4日,新年伊始,嘉吉排名全球前35位的总裁全部来到中国。在一周的拜会过程中,他们分别拜访发改委、农业部、各重要农业省市领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