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指数应景上涨,大宗商品谨慎乐观

2009-06-10
 

上周二,美元指数创出了78.33的年内新低。但谁也没有料到,美元指数自此掉头向上。在亚洲多个国家宣布增持美国国债以及令人意外的美国非农就业数据等助推下,美元一路磕磕碰碰攀至81.46位置。


  尽管昨日美元出现小幅回调,但这一轮走势仍引发了市场争论——这究竟只是一场应景式反弹还是美元中期跌势已经改变?多位分析师接受信息时报记者采访时称,美元此番连续上涨就是中低级别的反弹行情,在82.6将遇到较强阻力,中长线仍然看淡。


  “在经济复苏的预期下,美元避险需求减弱,资金寻求如股市、大宗商品等更高收益的去处。”东华期货首席分析师陶金峰认为,大宗商品后市仍谨慎乐观,但石油、黄金、大豆等商品面临过关考验。


  美元上涨之路:应景式反弹还是跌势反转?


  5月,破罐子破摔的美元贬值幅度继续加大。不过,进入6月后,戏剧性一幕出现了——美元指数走出了令人意外的强劲上扬态势,跌碎了一地眼镜。


  上周二,美元指数创出了78.33年内新低之后,周三随即在这一位置企稳,并且逐步反弹。到了周五,美元势如破竹连续突破多道阻力,一口气上探至80.82,最终收于80.66。本周一承接周五强势,美元指数最高见81.46之后升势才有所缓解,周二出现小幅回调,截至昨日晚上19时报80.86。


  民生银行资深外汇分析师何威认为,美元近期走强得益于亚洲多个国家联手购买美国国债以及美联储加息预期,另外包括就业数据、零售数据以及消费信心等经济数据中也有好转迹象,更是为美元走势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上周五公布的美国非农就业数据显示,5月份美国就业人数减少了34.5万人,这一降幅远低于经济学家预期的52.5万人,并创下去年秋季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的最小降幅。这一数据让市场为之欢呼雀跃,并认为美国政府旨在救经济于艰困的努力终于开始见效。


  美联储也在此时发出警告,称若经济复苏启动且通胀忧虑升温则央行必须准备加息。于是,美元再因未来加息的预期受到追捧。尽管人们仍在为到底是今年年底还是明年加息而争论不休,尽管现在就断定美联储将着手于收紧政策似乎太早,但美元仍扎扎实实地扬眉吐气了一回。


  “但并不能认为美元跌势就此反转。”东华期货首席分析师陶金峰认为,对美国经济复苏预期还得经过市场的进一步验证。美元指数此轮上涨,只是一场中低级别的反弹,反弹力度比较弱,在82.6高位有较强阻力,而且还不一定能上探至82.6。


  美元连续上涨之路是走过场式反弹,而并非跌势的彻底改变,这在市场获得较多认同。资深外汇分析师王洋认为,美元上周反弹,至少到现在为止还是暂时的技术性调整。一旦有进一步的利好消息出台,导致美元指数在技术走势上同样确定根本性的转变才意味着美元前期跌势结束。


  在何威看来,即使经济状况转好,美元仍将继续贬值。“过往经验来看,美国进入加息周期后,大约在第7、8次加息后,美元才会进入强势,但这样的时间也只能维持一年的时间。”他说,从经济复苏到经济繁荣的过渡期中,美元会短暂强势,但在经济复苏初期与经济繁荣期之时,美元无可避免的处于贬值通道。


  “经济复苏初期,假若货币波动频繁,这将打击实体经济的生产信心。因此政府将尽力维持资本市场稳定,而不是让包括货币汇率在内的资本市场大起大落来刺激大家的投资欲望。”何威说,现在正是处于这样的时期,经历了上半年25%~26%的贬值之后,美元指数贬值空间已不大,但就此反转强势上涨却是可能性不大。


  不过,何威仍认为,6月这一月份却是对美元有利的。“随着市场对企业半年报数据出现好转的预期加深,美元本月内仍可能振荡上升。”


  商品期货后市:大宗商品面临“过关”考验


  此前,以原油、黄金为代表的大宗商品发起了声势浩大的上攻之路。


  今年以来,国际金价不声不响地开始了冲击“千元大关”之旅:从年初的最低802美元/盎司,再到前几天最高站上990美元/盎司,“千元大关”似乎成了一层窗户纸般一捅就破;原油期货眼下已升至7个月高点,较年初价格几乎翻番。单在5月份,原油期货就已经上涨30%,创下十年来最大月涨幅。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美元指数终于出现了久违的反弹,大宗商品也因此不经意地被闪了一下腰部。这一场征程是否就此搁浅?


  “美元短暂上涨,近日大宗商品面临调整压力,但这并不影响大宗商品偏强的格局。”陶金峰说,在经济复苏的基本面之下,加上流动性过剩已经市场炒作等因素,大宗商品后市仍将谨慎乐观。“假若经济面不继续恶化的话,大宗商品仍可能低速上涨。”


  不过,在陶金峰看来,多个期货品种将面临过关考验。“比如原油尽管上周一度突破70美元,但70美元仍是阻力位,黄金在1000美元备受考验。国内期市方面,沪铜在41600元位置,大豆在3800元位置,豆粕0909在3600元附近等,这些都是关键阻力位。”陶金峰认为,在上述多个位置附近,将存在拉锯战。多个品种将反复多次上探,但或会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当然,也有分析认为,实体经济需求不足,大宗商品泡沫隐现破灭危机。有业内人士称,除了要看美元脸色意外,预期二季度货币的供给量增幅会往下走,很难再像此前一样拉动商品价格。另外,假如原油回到70美元以上,也将可能打击经济的恢复。


  美元商品关系:美元、商品比翼双飞难实现


  那么,近期是否会出现美元与商品同向运行的情况呢?陶金峰告诉记者,在去年年底至今年3月初的一段时间内,商品价格的波动规律大变,一改过去“美元涨,商品跌”的老套路,出现美元、商品同向运行的走势。但这一情况近期出现的概率很小。


  “当时,金融危机风险预期加深,市场对美元的避险需求增加,人们首先考虑美元,然后才是商品。”陶金峰说,眼下多个国家的复苏苗头已经出现,特别是中国更为明显。“经济复苏时,资金寻求更高收益的去处,比如股票、大宗商品这些风险更高的地方。”陶金峰说,此时市场对美元的避险需求已经减弱。


  长城伟业期货首席分析师景川说,美元作为全球结算和支付货币,对商品运行的影响不可忽视,是全球金融和资本市场的一个较为重要的影响因素。美元与商品的负相关关系长期存在,已成为商品等投资决策的参照系。


  “在美国次级债危机演变成为全球性金融危机情况下,这种负相关曾在短期内发生一些变化,一度出现过美元与商品和股市齐涨共跌的现象。”但景川认为,这些变化难以形成趋势,长期来看,整体的负相关关系没有从根本上发生变化。


  他说,本轮经济最为明显的是美元与黄金的变化,作为共同的避险功能,两者在危机来临的时刻都扮演金融属性的货币职能,但并没有因此而改变两者之间的长期反向运行的趋势。

 

最新商机
  发布商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