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瓶子攥在谁手中

2009-03-05
 
  荆楚网消息 (湖北日报): 2008年油菜产业的悲情演义,让更多的业内人士清醒过来。就在我们关起门来你倾我轧的时候,国人油瓶子的执掌权已悄然易主。
  五光十色的食用油市场,已隐然被掌控于一支巨大的推手。
  谁是鹬蚌背后的“渔翁”
  油菜籽收购市场的“拉锯战”,在湖北时起时伏,延续至少有十年之久。
  乍一看,这场战斗营垒分明。一方是农民,虽有千军万马,却是散兵游勇,难以统一号令;另一方是企业,虽为数寥寥,但组织严密,常能以少胜多。
  其实,在这对垒的两军之外,还有一支队伍在安营布阵,而且常常在对垒双方猝不及防的时候挥师出击,打你个措手不及。2004年的价格大战,使油菜产业大伤元气,当年秋播面积减少,又恰逢冬冻春寒。第二年,全国油菜籽总产下降。
  物以稀为贵。东西少了,价格应该往上升呀,但奇怪的是,这一年的菜籽收购价连连下滑。为什么呢?因为在农民一麻袋一麻袋地收获着油菜籽的时候,千里之外的太平洋上,满载着大豆的巨轮,正一艘一艘地压向中国的海岸。2007年下半年,我国食用油市场价格一路飙升,几近失控;一年之后,形势又突然急转直下,把一大批加工企业撂倒在亏空的浅滩上。
  翻云覆雨,谁有如此能量?
  或许,以下两个数据可让你不言自明:中国食用油60%以上依赖进口原料或直接进口食用原油;中国64家大型油脂企业总股本的66%控制在跨国粮商手中。
  鹬蚌相争的时候,渔翁已经不露声色地把“话语权”夺走了。
  城里人都在吃啥呢
  2005年5月,浠水县农村一位老农民,曾手捧一把油菜籽困惑地问记者:“这么好的东西怎么就不值钱呢,城里人都在吃啥呀?”
  是的,城里人都在吃啥呢?
  春节前夕,记者作了一番调查。
  武汉市沃尔玛、家乐福、中百仓储、武商量贩、麦德龙五家大超市,食用油销售前三位的品牌分别是金龙鱼、福临门、鲁花,其中金龙鱼占总销量的50%以上;销售量最大的品类是调和油,且近乎一统天下;调和油主要成份有大豆、玉米、菜籽、茶油,其中以大豆为主;大豆油中,90%以上为转基因大豆。
  对消费者品牌偏好的随机调查显示:金龙鱼占54%,鲁花占26%,福临门占11%。对菜籽油,表示喜欢的占45%,非常了解的占17%,经常食用的仅占18%。
  无疑,这个调查所显示的消费倾向,与全国主要城市基本一致。可以说,它反映了国人消费偏好的主流。
  目前,主导中国食用油市场的三大品牌中,来自全外资“丰益嘉里系”的金龙鱼已独占50%的市场份额;福临门虽出自国资“中粮系”之门,但其原料主要靠美国ADM供应;至于鲁花,资本结构中仍有25%为丰益所有。
  跨国粮商凭借资本和品牌的优势,已从上游原料供应、中游生产加工到下游市场渠道,实现对中国食用油的全链条控制。加之五花八门的广告轰炸,把国人的消费观弄得云雾一团。
  试看今日之市场,已是人家之天下。
  大豆产业的前车之鉴
  其实,警钟早已敲响。
  大豆,是我国传统油料作物。1995年以前,我国一直是大豆净出口国。国人食用的大豆油,其原料主要来自国内。
  仅仅5年,中国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大豆进口国。
  是谁“操作”了这一历史性的逆转?那背后的推手,便是西方的转基因大豆。
  转基因大豆的高出油率,西方浸出工艺的低成本,成为国际粮商蚕食中国食用油市场的两张王牌。几年之间,中国大豆产业在西方转基因大豆冲击下节节败退,中国传统的加工工艺也逐渐被西方浸出工艺所取代。
  到了2007年,我国大豆产量仅为1400万吨,同比下降12.32%;大豆种植面积也同比下降了6.25%。而在这一年,我国大豆进口量高达3000万吨以上。
  大豆产业的今天,会不会成为油菜产业的明天呢?
  中国人的“嘴巴”靠谁来打理
  也许有人会说,不是讲开放吗,让人家进来,有什么不好?
  的确,当今世界,谁再主张闭关锁国,无异痴人说梦。但是,作为13亿人口的大国,作为历史悠久的民族,把自己的“嘴巴”交给人家去打理,恐怕有些不靠谱。
  且不说转基因成分和浸出工艺中化学溶剂残留对人体的潜在威胁,也不说棕榈油与“三高”的正相关效应,油瓶子作为百姓生活之必需,作为国计民生之必备,我们总不能没有自己的“安全门”。
  资料显示,1978年至2006年,我国食用植物油人均年消费量从1.6公斤上升到6.7公斤,28年增长了4.19倍。
  2007年,中国食用油总消耗2300万吨,其中直接进口800万吨以上,进口大豆折合食用油660万吨。也就是说,我国的自给率不足40%。
  一方面是需求上升,一方面是自给率下降。在国际风云不断变幻、潜在风险不断增加的背景下,我们该如何掂量这只“油瓶子”的分量呢?